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28  

2017-01-12 09:29:4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8

徐敬业正在紧锣密鼓地布置追杀张文李武的事儿。这几个人进入心腹,让他寝食不安。为此还让他差点儿错杀了自己的侍卫。尽管徐为说,张文此次来扬州恐怕只是为了查那太守与王爷是不是真的都死了,也许两个人都没有死。就为此事,别无他意。可是徐敬业哪还听得进。他只要把这几个赶跑了,马上就要举大事。他再也不能延迟了。还要拖延就失去了机会。他再也不能与朝廷修复关系,如果想生存,就必须有此一举,这是生死之搏,哪怕是孤注一掷,他也只能这么做,成与败是无暇顾及的。那边才四个人,全城这么多兵马,连这四个人也对付不了,还谈得上同武家的人作对吗?如果所有的计划都不行,那就来一次街巷大战,他不相信无法歼灭这区区四人。

他先叫江都县来一次试探性的动作,如果文攻不行,那么就来武的。他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这四个人还没有清醒时就掉下脑袋。本来他也知道兵贵神速,他的动作已经太晚了。可是,他本想在路上就把这几个人消灭了,没想到他们还是大摇大摆闯进了城,从盱眙到扬州,一路上那么多人阻截,却没一个有真本事,这就让徐敬业也有点顾忌。他再次叫来李友,问:“准备得怎么样了?有把握吗?”

李友虽说父亲是个真正的王,而徐敬业只不过是国公,而且他这个李姓也只不过是封的,并非真正姓李,李友从心眼里看不起这个姓徐的,可是现在时移势易,他屈居其下。听了徐敬业的吩咐,他站立着看着徐敬业,心情也有点说不出的滋味,便说:“使君以为这是瓮中捉鳖之易事吗?一路上调兵遣将,围追堵截,对付区区四人,如临大敌,如抗千军万马,也无功而返,且折损数人,现在靠我组织几个残兵败将,惊弓之鸟,其心已疑,其胆已怯,就可成功吗?”

“说错了,怎么能说是残兵败将呢?是威武之师呀。”徐敬业最忌讳李友所说的话。

李友听了心里也觉得有点好笑,都同张文李武交过手,都已经尝了失败的滋味,却还自诩为威武之师,也不怕江湖上的人笑掉了牙齿。可是李友不能笑出来,因为现在这是与他自身的性命有关的事了。他看着这间屋子,明显地变了样,所有的帷帐都已经撤除,李友心里也骂:这么怕,难道刺客真的会藏身幕后吗?中午时连自己的的贴身卫士也了伤,差点儿送了命。怕到了这个程度,还想倒武复李,真的只不过是做梦。可是现在他也只能听徐敬业的。他再也没有一支队伍。寄人篱下者命该如此。一个失败者是没有资格向他人谈论成功的艺术的。若有良方,何不自己用之于南阳,还用得着向他人推介吗。

徐敬业看着李友,目光中透露出来的是一种威胁,可李友已经不再那么怕了,他知道也许他自己只能独自奋斗,他不可能让徐家的几位勇士为他尽力了。于是李友说:“我正在尽力。可世上之事,成败只能由老天爷作主,个人是只能竭尽一切力量。如果老天爷闭目塞听,不问人间是非,置正义于不顾,助纣为恶,我个人也无能为力。我想大帅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徐敬业听到这一句软中带硬的话,只能瞪了李友一眼,也不想同他争吵,毕竟这才是正统的李姓的人。是他的曾祖打出了唐朝这个天下,自己的父亲只不过是一个帮手。于是挥手让李友离开。这是很不礼貌的举动,可李友也只能忍受。这个外姓小子,简直像个乡村小儿,太没有贵族气质了。

这时骆先生回来了,天色也不早了,徐敬业看着骆先生说:“到街巷玩玩?”

可骆先生的话让徐敬业大吃一惊。骆先生说:“我见到张文他们四个了。”语气平淡,可这句话重若千钧。

“他愿意同你见面?你想同他们见面?太不可思议了。骆先生,我还以为你是铁心同我并肩战斗的呢。”

听到这句话,骆先生就想:太没气量了。这样的人也想成大事,恐怕是极难极难的。成大事者要气度恢宏,可徐敬业哪一点够得上这四个字的评语?现在张文已经给他指点了一条道,不然到何处终其天年?骆先生知道他真的投奔错了一个人。他所依附的不是一株大树,只不过是一株枯木,而这株枯木是不可逢春再长出嫩芽出来的。于是骆先生的语气就有了几分冷:“我猜他们只不过是为了探究太守王爷是否真的双双去世,把这事情查得实在了马上就会回京复命的。他们不会在此逗留太久。徐公又何必这么畏惧?”

“先生此言错矣。我畏惧吗?我何曾有半点畏惧?我只是觉得可惜,没人陪着先生,一个大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不然这是下手的最佳时机。”

骆先生只能强忍着自己的笑,说:“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吧。一个真正有本事的人,他从来就不知畏惧。你不是一路上都有人想对他们下手吗?可有哪一位提着人头回来领功?我听说在十里铺几十个人全都空返,连人也见不着,遑论其他。”

徐敬业强忍着心中的不快,他对这位名闻天下的老先生实在不能太浪漫,便说:“先生好好休息吧,你等着他们来报告好消息吧。”

“希望如此,只不过一定要在今晚结束此事,我想他们明天就会离开此地。”

徐敬业根本就没想到存在这么一种可能性,马上问:“从何得知?”

“猜。世事成败岂能预先得知,只能猜测。只能猜测。天意不可知,天命不可逆。如此而已。”说完,骆先生穿上鞋,站起身来。

不仰仗骆先生的名声不行,靠着骆先生做成大事恐怕也不行,徐敬业有点茫然。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