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20  

2016-10-07 10:34:0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

 

本来要赶个大早,因卢宽来了,借马换驴,反而耽误了时间。到达那儿之时,太阳当顶,阳光耀眼炙人,幸有和风拂面,还不致汗流浃背。既然已是午正时分,只能先去那乡村小店吃饭。这里不当交通要道,来往的旅客稀少,所以这店子里来了客,也得临时做饭。张文只能说:“晚饭也准备好,行吗?”想不到店主说:“那得先付钱。你们是去哪儿?是想去看那骷髅吗?如果是,我把话说在先,你们还回得来回不来,就很难说了。有好几回,唉,好像有四回了吧,说看了那骷髅再回来吃晚饭,还到我店中歇宿,结果都没回来吃晚饭。不是吓人的,这里都有登记。你们也到这木板上写个名字,吃了饭,就在这水牌上抹掉你们的名字。日后你们家里寻人,我也有个交代。”

说得这么可怕,他们三个都笑了。店主看到三个人都笑,知道这几个人同过去的那几个一样,都不把那骷髅当回事,店主再也不犹豫,拿出水牌来,让客人写上各自的名字。当然首先是张文摸笔。刚把张文两个字写下来,店主脸色大变,站起来,退后几步,说:“先生,我赔钱给你们,你们到别处吃饭行不行?我们这个池子太小了,容不下大鱼。小二,不要办饭了。让他们都走!”因为太紧张太激动,那声音都嘶哑了。

张文又惊讶,又恼火,慢慢地说:“你过去见过张文吗?”

店主离张文远远的,声音也变得尖利,犹如豺嚎,说:“没见过,可是大家都这么说,说张文是个什么人,你们走吧。走吧,我赔钱。”

张文叹口气说:“想不到当今皇上对我还有说有笑,到这乡下却连吃一顿饭也难。”

店主闻言大惊,说:“真倒霉,你在什么地方喝醉了?咦,没有酒气,是不是有点疯癫?”他退到了店外,作好了逃跑的准备。店小二也紧靠着后门,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鸟,只要发现情况不对,就会飞入空中。

卢宽说:“看来我们又上了张温的当。他一定在这儿说了很多坏话。是不是有个人在这儿说给你们听的?这个人比这个张文个子差不多。只是眉毛稀一点儿,衣服穿得很鲜明,全是绸缎的,他那个伴随叫小六儿。你是听他说的对不对?他还在你这儿买米买柴,价钱也很优惠,是不是这么回事?”

店家却不说了,现在他也不知怎么才好。于是卢宽就大声说:“小二,饭菜快点儿搞出来,弄得快多给你赏银。弄不出,连你和你主人一起捉到官家去。到时候你就能见到崔县尉了。”

卢宽写下自己的名字,张虚也写下名字。店主看着,再也不敢说话。可卢宽却不依不饶,俨然已是官家的人,拿腔拿调的,有板有眼的,那店家是乡下人,极难见到官家的人,看到卢宽这个作派,听着他那外地口音,早就软了下来。百姓怕官,古今皆然。

饭是很快就办出来了,可是邻家听说来了官家的人,还有那个叫张文的,也就离得远远的,看着里面的热闹。最后来了一个老者,走得慢悠悠的,一看就是很有身份的。看他那模样,倒也看得出是见过世面饱历风霜的人。而且似乎也还有点功夫,手中还拿着一根木棒,那样子是有备而来。张文见了,也就起身表示一点礼貌。哪知那老人见了张文,大惊,声音颤抖地说:“你你你,你姓张?”

张文放下饭碗,站起身来,再对老人恭敬地施礼。这老人可也是真正的老人了,年纪大约在七十岁上下,在那个时代,能活到这个年龄的那要算真正的高寿。这么大的年纪还手执木棒,还准备同妖魔作战,也算得上极不简单。可他看到张文时这个模样,让所有的人,包括张文自己,都吃惊不小。

可老人见了张文,凝视了好久,最后却倒地而拜,弄得张文也急忙扶起,根本就不知所为何事?他也跪下回拜,那老人却连声说“不敢当”,这才恭恭敬敬地站着说话。这就张文更加莫名其妙,不知出了什么事,那没吃完的饭也冷了。老人看到饭冷了,这才说:“您吃呀,我忘了,您吃呀。”吃饭这事情终究非常重要,张文也就先把饭吃了再说。他也没想到吃一顿饭会吃出这多的事,摸出一根藤会带出这么多葫芦。饱历江湖,这样的事还是第一回遇到呢。

可老人想了想,说话却也谨慎了,他只说:“张先生,听口音家里就是青州人?”

张文恭敬地说:“小可世代都是青州人。只不过家道中落,到现在祖上传下来的人,也就是我家这一支,其他的都不知流落到什么地方去了。只有我家守着祖宗的宗祠。”

老人道:“七十年前的那场战乱,多少人家破人亡呀。我小时候见张将军,他的相貌极其威严,我到现在还记得,快七十年了,也还记得。可惜,后来就没有他的消息了。”张文说:“对,我们也避难他乡,我从小就到处漂泊,等到回到家乡,重振家业时,也就我家这一支人了。你所说的那个将军,可能是我的一个伯祖,他们最后都不知流落何方。”

老人看着他们都已经吃过了饭,就说:“去看看吧,也许看过了,我也不必再说话了。我只不过是猜想,我说出来的也作不得数。也许现在还不到说话的时候,说了对你们张家也一点好处也没有。你去吧。夜饭就留在这儿吧。祖宗会保佑你们回来的,你们会回来的。”

张文知道老人藏着很多秘密,很可能贞自己祖上有过交往,这才是真正的宝物,可要取得此宝,却也不易;要让他一吐心中之秘,决不能勉强,他也不好再问,就去看看。太阳已经偏西,到那儿还有近十里路,不抓紧时间确是不行的了。他们走时,村中的人竟然都来送行,大有易水送别之感。这意味着什么,三个人都很有几分不自在。不说别的,连太阳似乎也变得阴暗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