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18  

2016-10-05 11:14:2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

 

真是慌不择路,才半里路,就听人大声说:“哪能吓到这个样子,还英雄呢。走江湖的人遇到过多少风险,这也怕!”可马不听话,又走了几步才勒住马,张文这才说:“胡兄,我这马可没见过多少世面,它吓怕了,哪能听我的。”

拦路的是张温,他说:“下马吧,我知道你不敢吃我的饭食,也不敢喝我的酒水,可是进我的茅棚坐片刻工夫行吗?我还有话对你说呢。”这时张文看见了小六儿也正在一旁站着,如影随形,原来张温也不是一个人在这儿。

星光暗淡,也看不清这个茅棚是个什么样儿,只能模糊地觉得这个茅棚仅能容身,若是隆冬季节,住到这儿不冻死才怪呢。这时小六儿点着了一盏小油灯,这才看得见一里一外两间,里边当然放着铺盖,虽说暗淡,却也看得出是丝絮被子,决不是农家的芦花被。被面是绸的,不是麻布的。可见张温过的也不是贫困的日子。炊煮的器具都是铜的,当然很值几个钱。再看这两个人的衣服,却都是丝绸之类,不比张文只穿麻布。一个是上等人的衣服器具,一个是下等人的衣裳冠履。张文立刻忘了刚才所受到的惊恐,想起这衣着的差距,也笑了起来。他说:“在这荒郊野外,看到这般衣物器具,都是只有钟鸣鼎食人家才有,农人见了还以为你们是落难公子呢。”

小六儿大了一岁,说话也不同去年,也说:“挣到了钱不花,带到土眼里去?那才叫发疯呢。人生一世,草生一秋,都要活得像模像样的,不能太过得窝囊。张虚,我看你现在脸还发白呢,吓着了?”张虚说:“你这张嘴也变了,去年是打也打不出一句话来,现在嘴唇薄了,舌头活了,说话也随便了。在哪儿发了大财?”

张文却问张温“你还有什么话没说?天晚了,快半夜了,我们还要赶几十里路才得到家。你想说快点儿吧。”

张温却很从容。说:“你这么远跑来,那骷髅也没看到,太可惜了。”

“你怎么知道我没看到骷髅?”张文当然要问。可张温却说:“我在这儿看着呀,这么远,看不到人,可可也知道你们到了什么地方呀。白光中看到你挥手打了一个什么,想必是打出了一个石子吧,打着了吗?不要打,那神灵是不喜欢有人冒犯他的。下回你再来,他会惩罚你的。你想过了没有。还想告诉你,听当地人说:这墓室里面原来还有一具骷髅,去年才有几个胆大的,请来和尚念了半天经,烧了纸钱,这才收拾了,就葬在那儿。”张温用手指了,张文也看到了不远处就有一个坟堆。“我访问了参加收埋的人,他们说,墓室外面的那一个可能是想进去盗宝,可那守宝的魂出来了,把这个盗宝的吓死,收埋时,那副骷髅的模样儿,他们说是向前扑到地上,明显地是被吓死的样子。你想进去,明天大白天再来吧,你好看看那骷髅是个什么样儿。”

张文耐心地听完了,说:“真是关心我,那么明天上午我们再来吧。”说话之间表示了几分不快,可张温却仍是神色平和,愉快地说:“我在这儿等着。不过我也还是不能为你办饭。前去十里有家小店,在那儿可以吃到饭,不过你来时先要跟他们约好。”

这时马也平静了,再骑上马,张温步行相送,可是正在张文要加鞭时,张温大声说:“以前同你没有多少直接的接触,总以为你够得上大英雄,什么都知道。今天晚上才知道你这个人心眼儿恐怕也不那么开窍,有时候一点简单的事也想不明白。我守在这茅棚里,生活这么恶劣,为的是什么,你一直没问,也许你只在想,张温这个人呀,一定是想从这儿弄到一笔钱财,明明弄不到了,却还这么痴心妄想,这种人具的可怜。如果你真的这么想,我明天也就走了。难道你不知道我正是在帮你的忙吗?你真有点笨。你走吧,我也不再送了。”说了这么一大通,张温住步,让张文走。

张文听了这么一大通的话,也就问:“我可能真的有几分笨,实在想不明白你留在这儿对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张温已经往回走了几步,这时站住回过头来大声说:“那么我明天再等你一天,你想明白了再给我一个回复。”

马儿也走得从容。主仆两个边走边谈,张虚说:“这个张温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只是等待着我们来?”

张文说:“我们来了,他早就知道了。我却看到炊烟才知道这儿住着人。这家伙可真有几分厉害。可他到底想做什么?说是为财吧,恐怕他什么也没发现。他现在恐怕是想方设法吸引我的注意力,让我同他联系。他要看我的一举一动,看准了以后才会动手。查访的事儿他要走在后头,抢宝时他就会走在前头。你说是吗?”

张虚笑了,说:“老爷会蠢到这个样子,把甜头给他,自己只喝清水?”

可张文什么也没说,只给马儿加上一鞭,夜色中可辨大路,才半个多时辰,他们已经上了官道,这样走起来方便了,晚上没有其他的行人,两个人也就并排走着。张文说:“到现在我才想明白了。张温以为这古墓孤魂一定是我的什么祖先,不然怎么会同我相像。一定是这个原因。”

张虚说:“怪了,难道你也不知道你的祖先同这个魂灵有什么关联吗?”张文说:“有三四代了,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我家的老房子几拆几建,伯叔的后代在哪儿我都不知道呢。也许我只能回家去问老太太了。”二人快马加鞭,大路上扬起一片黄尘,只不过这是晚上,如果在白天,这么快的奔马是会引起人们的惊惶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