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36  

2016-10-31 10:01:3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6

 

吴常只能匆匆吃晚饭,他不想等到明天再做这件事。他本是一个夜行族,晚上做事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其他的人,晚上想出去走走。可是当时的制度也很严格,市场里早已关门,其他地方也不可能有娱乐场所。一起吃饭的人对吴常吃了饭还出去表示惊奇,或者表示鄙弃,到底其本色未改。可吴常对这些奇异的眼光只是扫视一遍,露出一点轻蔑的微笑,也就走了。只不过他是自己收碗的,他要让炊事员对他有点好感。以后他很难说会按时吃饭,不奉承炊事员,吃饭也就难了。

他没骑马。他要做的事是不能骑马的。上衣披开,露出前胸的几根黑毛,也露出了他那结实的肌肉。折了一根树枝剔牙,轻轻地哼着流行歌曲,当然喽,是古代的流行歌曲,但也只是下里巴人之类的,绝非阳春白雪。本想哼一支黄色的小调,可这是县城,他不愿引人注意。街上行人很少,巡警开始出动,可是这些人已经认识了吴常,对吴常的举动也不作干涉。县太爷要用的人,下边的人也只能忍着点儿。其实他们也想显露威风,可是他们都不敢,只能压抑着本性。压抑的同时也就羡慕吴常能把一个人的本色表露出来。

可在十字街头,他看到卢宽骑马而来。是从北门那儿进来的。吴常奇怪。要查此案,北门那边似乎没有任何线索呀。卢宽看到了吴常,也就停马问候,说:“又停留在县城出不去,又这么自由,还哼着歌儿,一定是有人想用你,一定是同那古墓孤魂案件有关。我说对了吗?”

对其他人可以不说实话,对卢宽却不能这么做。吴常只能以实相告。卢宽仍在马上,说:“人生难遇得意事。你际运好,能得意时且开心。这是人之常情,只不过能不能听小可一言?”

吴常说:“别人的话我历来不那么愿意听,可是你说的又当别论。你是英雄中的文士,文士中的英雄。熟读春秋左传史记汉书,却又能舞刀弄剑,行侠仗义,我佩服,你说的我都听。”

看看四周,没人拢来听他们说话。巡夜的人也只远远看着。卢宽说:“为人在世,要瞻前顾后。一句你就懂,不要再说了吧。”

吴常收起那油条相,肃然而立,说:“谢谢提醒。放心,再过一会儿,这个吴常也就让人看不到了,也只一句,不要再说了吧。”于是双方都笑,双方都心领神会。

可卢宽正要走,吴常马上问:“你从张文家来?”卢宽在马上回答:“正同李务大战呢。我想发点儿救兵去帮他一把,失陪了。”

李务也来了?这事情就复杂多了,吴常只得真正百倍小心。李务是不那么讲道理的,听说去了终南山,怎么就回来了?学成?没这么快。师傅不想再收他。有可能当上了真正的骗子,同张温成了死党,这种人能收敛吗?当师傅的也怕毁了自己的名声呀。

天色渐暗,吴常再也没时间考虑这些事情了。他要去的是东城,在那市场的东侧,有一所寺庙,叫灵净寺。吴常想,那刘老先生可能会隐居在这儿。到城外去,不论哪个村庄,都不安全。在城内尚且觉得保不住自己,当然只能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去。到那寺庙里去,和尚们都有点儿武功,闲杂人不准入内,这才是安全的处所。想不通的是什么人接走了这一家子,听说有二十多口人,要好几辆车才能全都运走。而且守城门的人没人见到有七八辆车接连出城门的,那当然只能说是在城内。也许卢宽崔伟已经到过这儿,但吴常知道,这里他们进不去,只有他吴常有本事进得去。对此他有充分的信心。合法的手段是进不去的,只能用非法的手段。在这天将黑未黑之时,人将静未静之际,是寺院里警戒最差的时候,吴常必须上紧才行了。

可是吴常也还没想到此行的危险。寺内当然早警戒森严。没有一个能干的人,这寺庙会接收这么一个敏感的人吗?吴常纵有千虑,也有一失,而且这一失偏偏是最重要的一失。他还在街上吊儿郎当,寺庙里派出的人早就报告了庙中为首的人,那儿早就加强了戒备。他们就等着可怜的吴常自投罗网。

吴常到了那市场外面,隔一堵墙就是寺庙。这时可以听到市场内传来的音乐声。想到娱乐场所去,就只能在那里面过夜。不到大天大亮,市场是不开门的。这声音很正常。空气里闻不出半点异味。吴常想先进市场,再由市场翻墙而入寺庙。他想,这是寺庙中人想不到的进入路线。他只要纵身一跳,够着围墙,他真的要纵身一跳了。

可是他没有完成他的动作,只手按在墙头,将足欲越,却又落下地来。他听到了有点异常的声音。里面传来了梆声朗朗,如急风骤雨,似催战鼓声。按规矩,这个时候不必敲梆。可是还不到一更就敲梆,无论怎么说,都不正常,也让人心跳。

而且他也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开溜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