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34  

2016-10-27 08:49:3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4

 

吴常却还留在县衙。换上别人,可能早就急得吐出血来。可是吴常从小起就是与想象不到的事情结成了朋友,对危险习以为常,在别人魂飞魄散时仍能心态如常,他觉得他遇到任何危险都能想得出对付之策来。所以在县衙里吃过中饭以后,他就坐在榻上闭目养神。袁令却有一个习惯,中午爱小睡一会儿,土地不开口,老虎不咬狗,所以也就没有人支使吴常去做什么事。到了下午,县令却忘了这事,吴常本来中午不睡,到这时候,什么事也没得做,忙人得闲,瞌睡也来了,便也小睡了一会儿,醒来后,见没人叫他,实在闲得发慌,他也就往外走。守门的人却拦住了他,说,这个地方进来也难,出去更难,你没人允许,是出去不了的。

吴常也乐了,说:“好,一天三餐都有吗?晚上到什么地方睡?还有,发不发工钱?”

守门人也笑了,说:“这些事呀,我们也不知道。要说发工钱,恐怕是没有的。我们都是从家里出来当差的。只有饭吃,却从来不给钱。我还想你也是这样的呢。难道你在家就没当过差吗?”

吴常说:“当差这个事,可以请人代理呀。难道你们家就不会请人代理吗?一年当多久的差?”

守门人说:“我也是代人当差,当了好几年了,也想回家去了,种几亩地,打些粮食,讨个婆姨,生他一大堆小孩,好好地过日子。”

吴常折了一根小小的树枝,剥皮留心,剔着牙齿,就站在门边同这个门卫聊天。县丞却住在县衙外,午后得闲,也就街上走走,看到了这个吴常还在这儿,就想起了这是袁令留下的人,恐怕是袁令把这个人忘了,自古贵人多忘事呀。郑丞知道,袁令爱午睡,也难得提醒,就对吴常说:“你到我那儿去坐坐好吗?如果县令有请,就着人来叫我。”

吴常也笑。“我还以为县太爷要同我说些极紧要的事呢,还以为从此以后青云直上,交了好运,从今后就能光宗耀祖呢。却原来只不过逗着人玩儿。好呀,结识您这样的大官儿,也算是我吴常交上了好运。只不过郑大人有什么小事让我去做?若是我做得了的,一定做好,只不过这不是当差,也得先讲好工钱才行。吃着自家的饭,做着公家的事,这是我做不来的事。”

郑丞只能抿着嘴微笑,只不过那目光是怡悦的。他的两个从人却都笑出声来。郑丞只说:“现在你正没事烦躁,如果到我那儿坐坐,以消郁闷,那是你数钱给本人的事,如果你不想这么做,那本官可失陪了。”

吴常便说:“这也不行,我哪有钱买你消闷。如果你找我消闷,我也因你而消闷,谁也不欠谁的。好吗?”说笑已毕,吴常也就到了郑家。其实吴常也多次出入官宦人家,对郑家布置之奢华一点新奇感也没有。郑丞马上就看得出来,吴常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不可等闲视之。

其实郑丞也真的有事。他放低了声音说:“这县里的刘载先生,也就叫刘厚德,现在失踪多日,刚才崔县尉已经去察查了,我想,你年纪大些,经验丰富些,做这种侦察小事,应当没多大困难。你想做这事吗?”

其实吴常很想做这种事。他一生就爱玩这个,可是这是他人请他做的,有无风险现在也还很难说,所以他仍旧谈生意。“这明显地是公事,是变不出钱来的事。难道郑大人想掏自家的腰包让我去做这种事吗?可我想要钱,这个价钱不好讲,三天五天或者半天,或者三五个月,都说不定。如果我花了上月时间才查出此事,到时候崔县尉早就查了个明白,郑大人出不了钱,我也不好意思问郑大人要钱。这可怎么办呢?”

郑丞正色而言:“这可真的欠缺一点儿君子之风。”吴常说:“君子言义,小人言利。大人您是君子,讲的是礼义,可是小人是小人,爱的是利。不然我怎么生活?假若家中有钱,我也不会出外做我现在这个行当了。一天十个钱,不高吧?”县丞说:“每斗米五钱,一天两斗米,你这日子也好过得很。”吴常说:“我也不是天天都有生意,好几天没捞着事做了,大人也只能高抬贵手,多给点儿,如果做得好,还想多给几个赏钱呢。何况斗米十钱,早就涨了。”

郑丞长叹一声说:“我也同江湖上的人打过交道,可像你这样的人也还是第一次见过。就依你的吧。县令那边我就去打个招呼,你不必在意。”

吴常当然明白,这县里的几个头头明顺而实不和。可是他对这种事也见得多了,不以为异,只要有古怪新奇的事,没钱他也想做,于是他马上去了。很快他就找到了那条小巷,发现蛛网新破,那当然是崔县尉他们留下的行迹。只不过蜘蛛们此时都休息去了,没一个上班的。他也一直跟到后门。看着崔县尉他们去了,他才又折返进来,他想,留下的只不过是不值钱的粗重,再就是些变不出钱的衣物和卖不掉的书籍,故此小偷们也不想来光顾。可看情形走得很匆促,会不会忘记极重要的东西呢。

以他锐利的眼光,很快就有所收获。他发现了一个纸团。放在千多年后的今天,发现一个纸团,可能不会引起人们的重视。可是在唐朝时,一张纸还是很贵的,那个时候一张纸决不会只写一面就会丢弃,一张纸总是要两面都写过了才会被丢弃的。可是,他看出来了,这个纸团是只写了一面的纸,这么一个纸团上写的什么?怎么这张纸只写一面就被丢弃了呢?他马上捡拾起这个纸团,细心地打开一看,上面果然写有字迹。吴常也是粗有文化的,也读过半本《论语》,几篇《左传》,,知道些学而先进以及郑伯克段之类的事,这纸上也没有什么生僻的字,可是意义却怎么也解不出来。上而定的是:

青郎实有意,查女岂无心。莫怀塊(块)室待,戌正听鸣琴。

这根本不是诗。再没水平的人也不会写出这种诗来。吴常是江湖上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暗号,是用来与他人联络的。这张纸太重要了。他再也不去寻找其他的东西,有了这个就够了,就可以向郑丞讨赏钱了。

可郑丞拿到这张纸,却翻来覆去地看着,怎么也想不出这张纸的重要性。昊常真想骂一声真笨,可是他当然不敢骂,同时他也知道,读经观史的人对这些事情其实是很外行的,这江湖文化与官场文化其实有很大的差距。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