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30  

2016-10-21 09:49:0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

 

昊常卢宽张文崔伟等几个去追那个变戏法的人,可是再也看不到此人。他两条腿也跑得过四条腿的马吗?而且大路多歧,也不知此人到底走向何方,所以他们都不再追下去。但张文却想,既然看不到此人,可能此人就在城门落下的那一小会儿,躲在城门边的什么地方,然后再进城去。于是张文绕一个圈回到城内。先看到那个被他甩伤的人,还躺在路旁,他已经没有了力量行走,张文就从腰间拿出药来,敷到伤处,再做些推拉,此人不久也就能言能语了,也看明白了救他的就是曾经到过他店中的那个人,他泪如雨下,诉说他的苦楚。可张文这时却很难取舍,他要追的是那个变戏法的人,向远处看,那个人原来丢下的那件宽大的袍子,却不见了,这才知道此人一定回到城内,只是不知他从那道门出去了。而且此人一定是骑马来的,也一定找到了他的马,再去追此人,完全是空费力气。把那个可怜的店主送到一位医生那儿,自己也代付一点儿医资,于是他只得回到县衙,因为他还不能想走就走同路人不过是一只风筝,飞得再高也还在他人手中。

张文到了县衙,也看到了其他的几个,都垂头丧气的。连袁令也很为沮丧,想不到大堂之上被人戏耍了一番,偏偏又有多人看到,这种难堪,书之于史,是够后人百载之下还有人谈笑的。于是袁令对着众人叹道:“让厚德先生知道了,此事又将遗臭万年了。”

张文听了此言,马上就发问:“小人斗胆问一句,这厚德先生是何人?难道他是本县境内的太史公?”

郑丞本想笑出声来,但转念一想,刘厚德是个文人,张文名文,却是武人,武人同文人这个圈子是难以发生交往的,于是他说:“张先生,江湖上的英雄豪杰你认识的大约也不少,可是本县耍笔杆子的,张先生却可能知之不多。慢,张先生问起此人,是何缘故?”总算聪明,他马上猜得着张文对这个写历史的人感兴趣,一定有原因。

张文说:“那吴常还在那儿等待召唤。他刚才谈到了,今天早晨他到那古墓看过,说那墓室中进口处尸骨狼藉,最初的尸骨可能是在相互斗杀而成,这些尸体腐烂后就生出秽气,后来进入那儿的则因这秽气一一身亡。想必各位大人还记得此事。”

说到这儿,张文停住不往下说,崔伟就插上一句:“可这是近事,张君所想要了解的却是几十年以前的事,是吗?”

张文说:“吴常还说到,那墓室正中有具尸骨,身上还有烧毁的卷轴痕迹。这事情很为可疑。那位老者携带卷轴到那儿,必是等着另一个人,可是另一个人来了,却发生了争斗,结果是两个人都死于非命。那么应该可以拿到那份卷轴的是什么人?那个原本要拿到之人,为何后来没有去那儿取到卷轴?要说此人不知道有这么回事,那决无可能,只能说那个本当拿到卷轴者也已经死去,再也去不了那儿。可那位在墓中等候者,是每天定时在那儿等候还是只在约定的那一天在那儿等候?这个人应当是本县之人,决不会是千里之遥赶到这儿来做这种事的。我想如果有一个饱知本县史事的饱学先生,应当知道此事。“

令丞二人听了此言,说到极为周到详尽,无不倾耳而听,而且听时连连点头。可张文停止述说后,崔伟却说:“我想张君还有句话没有说出来,是吗?”

令丞二人又感到奇怪了,崔伟怎么能看出别人心思?没想到张文应道:“确是。有人谣传,在那儿能看到一个鬼魂,而那鬼魂却极似小人。难道在那墓室中去世的是我家先人?因为隋末大乱,我的先祖辈,多人不知下落,至今其后人也不知是否还在人世,而小人也几十年流落他乡,十多年前才回归故里,重振旧业。因此对先辈之事知之甚少,也许这位厚德先生能给小人提供很多帮助。”

说到此处,令丞二人都再次连连点头,县丞也就想因此修补同张文的关系,急忙说:“如果张君想见到此人,鄙人原作绍介。”

可袁令却摇头,说:“郑君此言说迟了,若是半个月之前,您能作绍介,还可见到刘厚德先生。可是从那以后,刘先生就不知往何处去了。其家人也不见了,”

崔伟紧张起来,忙说:“卑职来本县不久,还不知此人,也没接到任何报告说发生命案,这么说来刘先生是自己搬家了?搬家了却不让他人知道,这是一个案子,卑职一定查明此事。”

可袁令却摇摇手,要崔伟不再往下说,他自己却沉吟不语,好像正在想着什么,大堂上也就一片寂静,只闻雀鸟之声,不闻咳唾之响。其他的人也就不想打扰他,让他独自想个明白。于是一片静寂,能听到他人的呼吸之声,连外边的守卫军士也不知里头发生了什么事,伸头探脑地想看个明白,看到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只看到木雕菩萨的场面,这才退缩回去。

可县令却一只手摸着那只仆人刚送上来的酒杯,却毫无啜饮之意。酒其味极为淡薄,在茶普及之前,这酒是只当饮料的,是用来解渴的,可袁令也忘记了喝,但他很久都没说话,大家也都看着他,不知他到底在想什么,也无人有胆量打破这片静寂。

足足过了一刻工夫,也就是后来人所说的半个小时,袁令才长长吁了一口气,轻声说:“刘先生是为这个张温所暗害还是见张温出现在本县,就先行躲避?崔君,你可将此事查个明白。”

崔伟倒抽一口冷气。他知道这个案子又是极为棘手的。刚来本县时的高兴,想一展其才的抱负,至此全部消失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