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29  

2016-10-20 08:28:3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9

 

事出突然。看着这只还没落气的狐狸,人们都不知说什么好。可是到底是谁变了狐狸,真的是那个下跪的胆怯者吗?谁也不敢说。其实都希望傲慢不法的家伙变成了狐狸,可也没人敢作出这样的结论。

再清点人数,张文不见了,卢宽也不见,就连那个坐在二门内的吴常也不见了。这几个人到什么地方去了?据没看到变狐狸的二门卫士说,这些人都追那两个人去了。两个?袁令问了一句。可是他马上后悔此问。当然是两个,这狐狸并非人所变,只不过此人戏法玩得甚是高明,手脚极快,让人一时看不出。没想到有一个吴常,他没看到变狐狸,也不相信变什么狐狸,看到那个横蛮不法之徒突然逃跑,就知有事,也不管什么公堂规矩,立刻追了上去,卢宽看到了吴常追向外面,也就立刻追去。张文当然也知那个坏蛋是个什么人,早就想到会玩出什么戏法来,只不过没想到玩得这么高明,这么直截了当,反应过来后也就追了上去。

这是一条大街,看到后面有人追,街上的人也就有了不同的表现,大多数当然也逃,纷纷躲进自己的家里。这大街两旁当然没有商店,唐朝的商店都只能开设在市区内。居民区与集市区分得非常分明。所以这街上的空闲行人并不多。但也有几个,看到此人挟着另一个人急忙逃走,见义勇为者自古到今当然都是有的。于是也加入了追赶的队伍,可是没人敢在前面拦截。

那大汉跑得真快,可是他拖着一个人,想跑得比别人快,也难,所以他就把手中的人丢了,这一丢就让这个人碰撞得脸青面肿,只能躺在地上呻吟,能保住一条性命,还算不幸中的大幸。可吴常越追越近,因为那个人穿那么一件大袍,这种衣服实在不利于逃跑,所以他也边跑边脱,就在这个时候,吴常离他很近了。可他突然停住脚步,往下一蹲,吴常也作了准备,哪知此人这一动作是骗人,他马上又跑,这样就拉开了他和吴常之间的距离。这时卢宽也到了,两人合伙力追,可是总相距那么远,但这时已经到了城门边,守城人看到这一场面,当然立即关上城门,可是这城门哪是一下就可关上的,结果是先逃的人腰一弓就出去了,后面的吴常卢宽却被关在城里,吴常大骂,城门再次打开,可那个逃跑者已经不知逃向何处。这时张文也追来了,可是没有了目标,只能站在桥上四处张望,这时崔伟送来了几骑马,于是各人各走一条路,极力追下去。

可谁也没想到,那个人出了城门到城门已关,他就没跑了,躲在护城河边的芦苇丛中,听到马蹄声远了,他拍拍手,从容不迫地再进城门,守门人却没能认出来。他一会儿就看到了路边的宽大的袍子,也就披在身上,再次来到县衙门。这时公堂上的人还没散,看到这个变戏法的人来了,无不吃惊。郑丞一直站在门外,看到此人,声音也不正常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他退后一步,准备一旦有事立即逃跑。几个衙役也立刻来到县令身边,准备应对突发事变。

此人站到堂前,大声说:“我说过了,那个自称是小店主人的是个妖精,你们都已看到了吗?我想,你们马上派人前去柳时村,查明真相,还我产业。那些为妖精说话的,一一逮捕法办,以正视听。这样的小事,县令也不能处理,朝廷派你来是干什么的?领取国家薪俸,不能为民办事,国家养你作什么用?派谁去?快点儿说明,本人没有多少时间等待,我还得回去操办生意呢。“

情况未明,袁令哪敢立刻作出决断,可此人却怒眼圆睁,一一扫视众人,说:“看来这县衙里妖魅甚多,让我仔细看看,到底还有多少妖魅。”于是他手搭凉棚,装模作样地看起来。袁令不等此人观看,就向后堂跑去。领导先跑,其他人刹那间一跑而光,连那些卫兵衙役也全都跑光了,这大堂之上就只剩下这个身穿宽大袍子的人了。

可逃跑的人忘记了还有没接到逃跑命令的两骑马,还坚守岗位,正在二门外摇着尾巴驱赶苍蝇呢。这个大汉倒也很是清廉,二马只选一马,从容骑了上去,可他不向他原来逃跑的南门,却向北门跑去。虽说离柳条村越走越远,可是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他这次行动有点出乎其预料,他的计划是没有把张文计算在内的。是张文这个人让他的计划得不到实行,此张文的可恶又得到了证实。

可他马上知道他选对了方向,前面一所大宅,不正是早两天骚扰过的张文的家吗!事不宜迟,趁其不备,打进张文家去!

想不到要进张文的家也不容易,还得先通报。这些天他们加强了警戒,避陌生人如避狼虎,哪能使之入内。

此人对着这守门人扬了扬剑,就说:“认得我的这位朋友吗?如果我的这位朋友说不,我就不进你们的门了。”

话刚说完,就听到了梆声,此人正想向他当前的守门人动手,却看到了守门人身后已经多了一个人,此人却是一个正在拉弓拈箭的。此人知道情势不妙,立刻转身,可他跑得再快,也跑不过离弦之箭,背上中了一箭。庄内立刻出来几条大汉,把他捆住了,就绑在门住上,等待主人回来发落。此人一动,就加上几根绳索,还有人寸步不离地看守。任凭他如何会变戏法,到了此时,也一点办法都想不出来,即使把自己变成狐狸吓唬众人也做不到了。而那背上的伤口却因其运动而不断地流出血来。世上很多人猖獗一时,到了倒运时只能婴儿般任人摆布。此人的魔法再精也用不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