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21  

2016-10-10 08:44:1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

 

这春夏之交的风,说没有就一点也不来,好像这些地方从来就没刮过风。可它一来,就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它的存在。现在他们三个人是往北走,这风正好是对着眼睛的,吹得眼睛也发酸。这马儿也不喜欢这风,迎面的风吹得眼睛也睁不开。所以这三骑马都不那么愿意向前走,可是变了马,就得受人的驱使,于是三骑马都使用动物本能的一招:怠工。没办法,也只能听马的,就让它们慢慢地走吧。这十里路,就走了半个多时辰,看那太阳,离西山也不远了。好在已经到了,就再也不说话。那两骑马走到那儿再也不肯前进了,上次它们在这儿受到惊吓,它们都还记得。记忆力不好有时是好事。人类一生遭遇过很多的悲惨,如果不是遗忘,天天想起这些事,人不会被这记忆折磨掉性命吗。可老马识途,他们都记得这个地方有些恐怖,再也不肯前进了。

卢宽不解其故,张文只能作出一句说明,就下马让张虚在外边看马。他和卢宽两个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儿。大白天,草丛里倒也没有什么。可张文还是谨慎,把剑一挥,扫过草面,当然也不会出现狐奔兔窜的事儿。这儿芳草萋萋,春夏之交,正是草长时节。可这儿过于荒僻,虽说芳草萋萋,可因没有人烟,去年的枯茎还硬梆梆地挺立着,让这空旷的处所添加了一丝恐怖。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情绪支配,没鬼也会生出鬼来,何况这本是一个经常闹鬼的地方。

二人小心翼翼地来到墓室门口。这儿地势低下,到了这儿,就看不到环绕的群山,连上边的几株树也看不见。走下几步阶梯,就感到了一股阴森森的冷气扑面而来。这个地方距地面这么远,夏不见日,冬能避风,寒暑与之无涉,炎凉与之无缘。这时地面还热气升腾,这底下却仍旧冷风飕飕,两个人都出了一身冷汗。背上似乎都起了鸡皮疙瘩。二人运神,抵抗寒气,勉强走到那墓室口子上,离地面已经很远了,只看到顶上的不大的天,怪可怜的,而且越往下走,那点小小的天就更小了,真的好比到阴间地府。而那点儿腐臭的气息就更加难闻。

张文拉了卢宽一把,卢宽也已经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两人马上退向上边。张文说:“我想这里面恐怕有很多的骷髅。他们是闻到这股子死人气息之后再也出不来的。这里面几乎没有了任何生气,我们快点儿到那门口瞧上一眼,就尽快地跑上来,不然我们也就真的吃不上那店中的晚饭了。”

卢宽说:“这还不行,我们得把鼻子用点儿布条掩上,或者把鼻子塞得紧紧的。实在憋不过了也只能到这儿再呼吸。不然那真会死人的。”

他们马上明白这个缘故,这墓室之内已经没有了新鲜空气,腐烂物质已经消耗了下面的所有的氧气,不知此理,贸然下去,必死无疑。

可张文正要下去,卢宽却改变了主意,说:“我们还是上去吧。”

张文生气了,说:“如此胆小,早知如此,我也不会让你来。”卢宽性子却好,说:“你误会了,我们再上去,准备一根长长的绳子,只下去一个人,一个在上边,看到情势不对,就把下去的人往上拉,拉到可以呼吸的地方,也就没事了。想明白了吗?”

张文没听完就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两个人再回到地面,张虚见了,就问,看到了些什么。听说什么也没看到,只是那气味儿极其难闻,张虚也吃惊了,可是哪儿有绳索呀。也不能把马缰绳取掉呀,那不让马也跑了。

张虚就说:“那张温是怎么进去的?他一定也准备了长长的绳索。”张文一听就笑了,说:“他哪里进去了。如果他真的进去了,他看到的骷髅就不是一具,一定是好多具。你没听到那小店主人说有四起人也想进去探宝,却是一个也没回来吗?都烂在那里边了。有十来具骷髅了。”

可三人还是到了张温那儿,不为别的,就为了解决绳索的事。张温一听,就说:“果然有智,好吧,我也帮你一把,一起去,绳索的事好说,先用绑缚茅棚的绳索凑合,再不然,把这被子撕碎了搓成绳子。”

准备已就,五个人都来到那墓室那儿。还是张虚守住马匹,四人下去。

到了那空气还勉强可以呼吸之处,卢宽就说:“我先下去,不过我也要留下几句遗言,如果那个了,你们就在通知我的家人,把几根骨头送到南阳安葬。”还没说完,张文就说:“少废话,我先下去,我儿子也十多岁了,再过几年就可当家了。”

张温却什么也不说。这么说来,他是只来看热闹的了。张文当然也对张温并不寄托希望。他看也不看张温,只是把绳索缚在腰间,就准备下去了。这时候真有点易水送别之感了,风萧萧兮墓室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正在这时,只听到上面有人高喊:“快上来,有人杀马了。快来呀!”那惊惶的声音任何人听了都非常恐怖。

一听此言,张温立刻往上爬,其他几个当然也不甘落后,快速爬了上去。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