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54  

2016-09-08 09:56:3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4

 

再说杨五娘。她正在犹豫不决,不知是杀掉李宝臣还是不杀。可是李宝臣只不过是朝廷想杀的人,于自己却是无怨无仇。但现在杜威吃着政府的饭,就这么放走了这个要犯,该怎么向狄福交待?是有意还是无能?她无言以辩,无颜以对。于是杨氏催马向前。这时在暮色中她看到前边的人早已离开了大路,就像惊弓之鸟,破巢之蜂,四散逃命了。当然,杨氏也知道她只能注意其中的一个人,其他的人逃向何处,杀一千也于她无益。

她看到李宝臣已经逃到了一座山上。这荆棘丛立之处,骑马并不能给她方便。可是她也不能失去她的战马,不然她就会处于劣势。她后面的队伍也已经逼近,各自寻找目标。这支队伍是认识杨氏的,虽说相识的日子还很短暂,但一个能打仗的女人,人们当然都会很快就认识。军中缺少的本来就是女人呀,有 么一个女人在,怎么不引人注目!这位头领轻声问:“是那个头子?”可他也没有等待答案,他知道杨氏也只会追寻李宝臣一个人。杨氏答应了一句就看到了目标,策马向山上追去。那个人虽说未穿王服,可从其行动,从其形貌,凭直觉她觉得只能是李宝臣,不可能是第二个人。

但上山的路并不那么好走,比李宝臣快不了多少。在半坡中,她已经离李宝臣很近了,追兵也就在她的身后。李宝臣知道他已经逃不脱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应战。他当然看出来了这是杨五娘,就大声地说:“你这个女人,为什么过去我没有看穿你这蛇蝎心肠。来,让我结束的你的幻梦!”他挺剑而前,迅速地从山上冲下来。杨氏迎战。这时杨氏才知道李宝臣确实也是一员武将,他的剑术也是很不错的。杨氏只能尽力迎战。这时三百人追五百人,每个人都有极其骁勇的对手,都是人自为战,都是生与死之间的决战。谁也不敢有丝毫的疏忽。杨氏也还得防备她的背后突然出现另一个人。有一个人来到她的身后,她正想对付此人,可是另外一个官兵已经替她挡住了那个突然袭击者。

李宝臣在昏黑中使尽全力,一剑比一剑下手更重。男人力气本比女人大,杨氏也知道她一时还难以取胜,可是她也决不能放弃。李宝臣也知道想立刻战胜杨氏也无可能,他只能赢得时间,等到夜色浓重时,他就要隐身黑暗中。所以他也边战边向山上退去,只要这个女人的注意力稍有松懈,他就马上隐身林中。于是他改变战法,刺向她的马。杨氏抓住这个机会,从马上跳了下来。李宝臣也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跳到林中去。李宝臣在一株树后,杨氏想刺中他也很难,李宝臣边战边说:“没想到你也会叛变。你是一个恶魔。看剑。”杨氏以为他会来一招最厉害的,可是李宝臣却退到了另一株树后,离杨氏更远了,而她身边再也没有其他的人了。这时暮色已浓,星光亦微,想看清李宝臣在何处,确实也极困难。此时听到马嘶声,她也担心她的马被人牵去,给敌人逃走提供方便,她也只能放弃了李宝臣,迅速朝山下跑来,果然看到了一个叛军正想骑到马上去,只不过另一个官兵已经向这叛军杀来,杨氏才得抢回她的马。

她已经尽力了,即使碰到狄福也能说上几句。她打算回去了。李宝臣确实与她完全没有私怨。她完全没有必要不顾自身安危同李宝臣拼命。于是她拍马缓缓而行,她要回去了。她不是一个正规的军人,她已经做了她可做的事,而且这不是她该做的事。这马也知其任务已尽,乐得安闲从容,也缓步而行,让她有点时间思索她所当作的事。马儿走得很慢,落步很轻,连足踏落叶的声响也听不到。可她突然听到一种沙沙声,那正好是人踏着落叶时发出的声响。她什么也没想,就向这个声音冲去,一霎时工夫她就冲到了这个声音旁边。

一个人走出荆棘丛,坐到了地上,看着她。在黑暗中,她也看不清此是何人。但她想,恐怕是再一次见到了李宝臣。他想反其道而行之,趁着那边人们正在厮杀,他走这条回头路,就可安全通过,他怎么也没想到杨氏也走了回头路。

“等一会儿再下手,我也走不动了,我病了,已经耗尽了我最后的力气。你能听我说几句吗?”

“等你的话说完了,你就再一次从我的眼皮子底下逃走吗?”

可杨五娘马上想,宛王府那么多人,许多人恐怕只不过是为钱财而来,也只不过是为钱财而死,只有这一个才够得上真正为理想而献身,杨五娘真的不想对这种人下手。可是,如果她放过了此人,等待她的只能是不可预测的命运,那恐怕是凶多吉少。

这是一片空阔的树林,李宝臣即使恢复了力气,想逃也是极为困难的,所以杨氏也不想马上就杀掉他,终究她与他没有怨仇。她说:“你有什么话要带给你的家人吗?”

“什么人也没有了。武氏这条毒蛇,把我们李氏宗室的人都杀戮殆尽了。”

“你真的是李宝臣吗?有人说你这个李宝臣是冒名顶替的。”

“不管用什么名字,我的确是李氏宗室,不然我会为李氏王朝捐出生命吗?如果不是李氏,难道我就不能到武家政府去做一点儿小官吗?可是我姓了李,没有了这种可能。我的信念也就是要恢复大唐王朝。你呢?你难道可以做李唐的叛臣吗?”

“你错了。天下还是会姓李的,你以为武家子弟真的会世世代代当皇帝吗?你以为天后会把帝位传给同她什么关系也没有的侄子们吗?你以为朝中重臣会听从武氏那些纨绔子弟的话吗?到了最后的时刻,还是只能把帝位传给她的儿子。这样她才会进宗庙。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难道你也想不通吗?何况现在天下乂安,百姓乐业,你们却只思一姓之利,不顾天下之危,想挑起战争,制造动乱,你以为民众会拥护你们吗?识时务者为俊杰,你选错了目标。我敬佩你的为人,可是现在我没有办法,如果你还活着,我也没有了前程。你也得为我想一想。何况我已经杀掉了一个,我已经没有了退路。你只能作第二个了。”

“你也没有必要动手,我只有一个请求,你想法给我一个全尸。”说着,他一剑刺入他的心脏。

杨氏下马久立,表示她最后的敬意。

2016-3-23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