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51  

2016-09-05 08:52:2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1

 

李存知道他的事情完了。进了老鼠笼子,再也没有出来的老鼠,这支队伍就这么散了,他一直不想打青龙寺,他知道这些人经不起钱的诱惑,钱是个好东西,有了它就可在世上生存,没了它就无法在人世立足,可是,钱也让很多人为此而送命,一支军队也会因钱而失去战斗力。他现在面临的事,就是如何从这儿脱身。他觉得只要能熬过这几年,能找到一个隐身之处,他的后半世还是可以过得称心如意的。他已经派李小五去叫谢坚,现在他知道即使谢坚来了也无任何裨益,他需要的是立即离开此地,而且不带任何随从。即使是李小五他也不会带走,此人形迹可疑。他为此准备多年,随身总是有点儿铜钱可供逃难之用,现在到时候了。可是,他正向林深处走去,连他的随从也不知他到什么地方去,还以为他只不过是想去那隐蔽的处所方便一回,所以也没跟着。连那李小五也没跟着。可谢坚已经来到,他快步走向这林深处。听到脚步声,李存的步伐也加快了,可谢坚知道现在可以说话了,便叫了一声,这一声不是叫什么王爷公子,而是直呼其名。李存听了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才走了几步,就商理财李厚者,其名也,知道现在有人直呼其名,不再是什么王子了。他不得不对付此人。一看,却是谢坚。于是他也只能站住。

谢坚走近了他,却什么也不说,只说,走吧,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走得越快越好。李存是个聪明人,知道他的行动目的已经让谢坚察觉了,也就对着谢坚笑了笑,迅速爬上了岭脊,这时再看青龙寺,已经淹没在绿阴丛中,只见一二处屋脊。同时,他们也看到了远处似乎戈矛闪亮,有排成长龙的队伍正向青龙寺方向行进。这一定就是官军。

再也回不去了。数载经营,毁于一旦。任凭他如何吼叫,再也没人听他的,什么效忠李氏王朝,原来都只不过是一些空话。可是,这七百人或者那一千人,知道他们的命运就在这片刻之间可以决定吗?

因为慌不择路,只在那密林中行走,他的衣服已经被荆棘挂破,手上也流出血来,想象这些人最后全都倒于血泊中的场景,他似乎想再回去,尽其责任。可是,谢坚却正看着他,这谢坚露出的微笑,里面有对他的赞许,也有对他的指责。早点儿把这些人拉到南阳城外,能攻进去就攻,不能攻就弃而他逃,也许还能留住几百人,也不致像现在这么只有他和这孤零零的王子两个一起逃亡。李存看着谢坚,也笑了,说:“就好像春梦一场,没想到事情会这么样,没想到这青龙寺里还真的有钱。可惜,这些钱不是救命草,却只不过是催命符。好吧,我们走吧。不要再看这么些伤心的事。”这时似乎听到鼓声,可是他们也知道这鼓声对他们对那支部队都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就这么抛弃你的人马,就这么只身逃跑?”有人就在他们的近处说话。

李存与谢坚都大惊。这时荆棘丛中又钻出一个人来,都认识,就是那个组织宛王府抢劫钱库的假张文,后来他们知道此人真名叫做张温。这张温也有几分神出鬼没,怎么会在这样的时候在这样的地方出现?

原来就在和尚们从三百铁甲发动攻击时,张温也正帮着李宝臣的队伍,他想参加这支队伍,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那佛像肚子里的钱。他已经查得实在,那佛像肚子里没有经文,没有解救灵魂的符咒,只有钱!他也知道武元春故意留下那些钱,虽说明知那些钱只不过是一个陷阱,可钱这个东西太诱人了,古往今来,好多人为钱而丧命。正在那未动或者那倒霉的小兵刺破佛像,发现了那么多的钱时,李宝臣的队伍全疯了,都向大殿扑去,可是那大殿能容纳那么多的人吗,于是这些人就想到拖,拉,拽,甚至运用了手中的武器。有些铁甲兵行动极为不便,也就立即脱下铁甲,也加入到那抢钱的队伍中去。张温知道他最后的机会到了。事不宜迟,快点儿打进去。可这时候,那圆性和尚猛然一棒,让他眼前一片黑影掠过,定睛一看,是圆性和尚。张温知道此人的功夫,也就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站着看着,说:“难道你真的不念兄弟之情?”

可圆性却只是挥动那根齐眉棒,那棒影就成了一片白光。张温知道他的剑是轻剑,也不可能削铁如泥,这齐眉棒上都包了铁皮的,砍不断。而棒又重,恐怕连这柄剑也会飞掉,他只能边打边退,渐渐地退到了圈子之外,突然圆性一棒直刺其背,让张温踉跄数步。他正想回过身来,可不容他转身,那根齐眉棒又刺着他的背,让他接连走了数步,他已经进入到了荆棘丛中。这时张温明白了,这是哥哥要他马上逃走。在这最后头头,兄弟之情还在。张温也不再回头,就往这荆棘丛中冲去,也不管那儿有路没路。即使听到衣服被撕得哗啦啦响,他也顾不了这多了。

现在看到连李存也逃出来了,谢坚原先还敲着战鼓呢,现在竟然也丢下了鼓捶,钻进了这荆棘丛,而且衣服也挂破了,形同乞丐,张温看看这两个人,再看看自己,忍不住哈哈大笑。这一笑当然也很有传染性,李存这位王子与谢坚那位指挥官,也跟着大笑起来。

但笑声还在继续,他们又陷入了恐慌。那李琦,也许就是那张文,竟然就在那斜坡下边。他只站着,不笑不语。李存问:“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只能打。如果你有这个本事,能逃出去,那是你的幸运。”他扬了扬手中那柄重剑。虽说这也是一柄七星剑,可这柄剑上镶了一颗金星。而且与那其他象征皇裔的七星剑不同,这是一柄重剑。谁也想不到张文这个人,个子不高,却也能舞动这柄重剑。

张温马上说:“我不走这儿了,我早就说过了不再同你作对。”张温转身再往山上逃,他这一回真的非常慌乱。可没想到张文大声说:“你走那儿?那才真的是死路一条,狄福已经到了那儿,他会让你逃去吗?”

张温听出了话中的意思。也就回身坐到地上。谢坚挺身而出,与张文舍死苦战,那李存知道谢坚有意掩护他逃命,也就趁机走另一方向,几乎是连滚带爬,那张文似乎也没发现李存已经逃掉,却还在一招一式地与谢坚交手。这谢坚开头还打得极其认真,打着打着就觉得有点不是滋味,这柄重剑怎么落得这么轻呀,是张文力气不足,还是另有原因?他向后跳了下,收住手中的剑,这时张文才说:“咦,李存呢?”也就放下谢坚不管,向与李存逃去方向相反的另一方向追去了。

张温还坐在那儿呢。他对着远去的张文扬着手,也就匆匆离去,也不向谢坚说上半句话。

谢坚长叹一声,他现在完全知道张文是有意如此,可张文怎么不想致他们三个于死命呢?尤其是放过了李存,这是什么原因?恐怕也就是因为李存是唐皇宗室吧。谢坚明白了,可是他现在该向什么地方逃去?再次亡命天涯,他真有些不想重走这条路,真的想一剑刺中自己,了结自己。再也没处可去了。身无分文,只能沿途乞讨了。

可他竟然发现,张文在战斗时,掉下了他围在腰间的一吊钱。

拾金不昧?他愕然而立。他从来没有捡拾过他人财物。他能在这儿等待失主吗?他要追上去把钱交给张文吗?

可他马上明白了,这是张文故意解下来的。张文去追李存时,回头看了一下,可是没有看着别的,只是看着地上。这明显地是一种暗示。他不能死,张文不让他死,可是他还能为谁服务?也许只能活着,不为任何理念而活着,活着的目的就是珍惜生命。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