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15  

2016-09-30 10:12:3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

 

张文决定下午到那古墓去察看一个实在。因为路程远了一点儿,所以中饭也吃得早些。吃罢饭马上就走。黄氏夫人倒是不会阻拦的。可他那老母却正好从他哥哥处来这儿居住,说了一声:“让别人知道你去过那儿也就行了,不可恋战。”老人家见识多,张文当然谨奉教。

上马疾驰,不到一个时辰也就到了那古墓那儿。古墓后面不到十里就是那雄伟的摩云岭。这座墓葬选在这儿,连不懂风水的张文也觉得选对了一个地方。可是,那古墓却也是百孔千疮,除了那尸骨没人拿去放到神龛上祭祀之外,其他的能拿走的东西都拿走了。当初想千年以后仍有人到这儿来地设祭上供,可是从来没有一个朝代能持续到三百年以上,这个朝代结束了,于是这墓葬也就成了人们争相盗窃之所。想到这儿,张文也就觉得那种厚葬其实极是荒唐。

这儿极其荒僻,春草还浅,去年遗留的枯草衰黄,密密麻麻,有几处略微放青,草深半寸,也就让马儿吃着。几处草地有马儿吃过痕迹,足可证明有人来过。张文先察看崔伟他们到底是不是到过古墓入口处。可是也看不出什么足迹来。晴天是很难留下脚印的。那石板铺设的甬道,虽有春夏之交换青时的落叶,可落叶却也不多,因这儿风大,这里的落叶也就被风吹跑了。听当地人说,隋末时有一位将军在这儿存放了一笔很大的钱。河南的摩云岭也说放了一笔很大的钱,这个摩云岭也说放了一笔很大的钱,可是这么多年了,传说仍旧只是虚幻的传说,从未听说有人把虚幻变成了现实。当然,也许早就有人把这虚幻的传说变成了现实的财富,可是这样的人会向世界声明他们得到了什么吗?难道张温相信这儿真的埋有金银珠玉,能让他成为百万富翁吗?他怎么会这么痴迷,要挖出这笔恐怕根本就没有存在过的钱来?难道他在青龙寺吃的亏还不够吗?他在那儿可说一无所得。吴常就比张温所得多得多,也许吴常再过些时候也不必重返江湖,冒险犯难。可张温却还不甘心,还想发一笔大财,让他这一辈子也享受不尽。贪心本是一个人最大的敌人。很多人就毁于贪心难遏。

张文先在离墓半里路处仔细观察。他还不想就走近去。老母说了,只要让人知道他来过这儿也就行了,他并不相信那儿真的有钱,他也安分知足,现在有的钱也可让他这一世过得像模像样了。他此来的目的更多地是打草惊蛇,是做给别人看看的。所以他并不急于进那墓室。这时就想,会不会埋着的是银两?运送那么多铜钱,要那么多的人运送,不惊动当地人简直是不可能的。这么说来,这笔财富如果真的有,所隐藏的地点也是一个很小的地方,不会是一个极大的处所。

附近根本就没有居民。因此也看不到房屋。甚至可说到此来樵牧的妇孺也没有。这个地方太荒僻了。如果在这儿藏上几十百多人,可说是很难发现其踪迹的。

可张文不进墓室,也不进那个墓庐,就坐在马上,仔细地看着周围的一切,看得张虚也有点莫名其妙,主人到这儿想看的是什么呀?可他也不过是饶有兴趣地等着,他脑子也活,也在猜想这位老爷思维的指向。对,一定在寻找人的踪迹。

太阳西垂,张文等于只不过在这儿看看风景,然后他发现了一大片草地,青嫩异常,张文就把马牵到那儿。他带了马料,还是黄豆呢,可他现在还不想拿出来,让马先吃个饱。他在有意拖时间。等天黑了再疾弛回家。现在张文他不是想见鬼,而是想见人。

太阳终于落到了山的后边,只远处山顶还残留着几许阳光,也转瞬即逝,张文也把马牵过来,喂了一点豆子,让马吃得心满意足,这才上马缓缓而行。当然,张虚是主人的影子,张文怎么做,张虚也原版翻印。张虚也知道了,他也发现了有一个地方升起几丝炊烟,《因明经》上说,此山有火,以有烟故,这个道理张虚当然也懂。至于那儿是独居还是村落,这就不是他所能知道的事。不过张虚也想,决不会有离群索居的隐士住到这么荒僻全无景色可言的地方,凡夫俗子住在这儿,必须多有几个才可壮胆,才可抵御猛兽。这儿极目所见无麦田,无菜园,翠绿初生,褐黑犹存,春天仅在冬景中艰难地生长,可是这些人住到这么一个地方来做什么?当然只有一个目的。为了财富,为了填满那永远不可能填满的欲壑。

慢慢地走了不到一里路,到后面传来的马蹄声。这个地方居然也能听到后面传来的马蹄声,当然是极不寻常的事。何况这是黄昏时候。张虚当然得提防是响马,所以心情也很紧张,手摸着剑柄,好比豺狗看到了一只鸡,正待作最后的一跃。看主子张文,却似乎不察不觉,似如闲庭信步,花港观鱼,也不怕后边有人突袭。但他也还是突然地停了下来,那当然不是因为发现了奇花异草。

会有人放暗箭吗?两个人都应对的准备。

张文似乎看穿了张虚的心思,说:“人家要放暗箭,早就放了,还会等到这个时候吗?他也不知道我们的后边有没有人呀。他想保住自己,就只能使用和平手段呀。”

正说着,后面的人来了,还有半里路的样子,张虚也看得出这个人竟然就是张温。而且确实只有他一个人,没有随从!

张文平静地等待着张温。张民骑着马,相离十步,他就停下,高声说:“怎么不到我那儿闲坐片刻?”

这个态度是非常友好的,完全听清出有任何敌意。不说别的,他竟然没带佩剑,只是一双空手。他完全没有任何防御准备。他穿的是白衣,完全是老百姓模样,虽说居住在荒无人烟的野外,可是也看不出黧黑的面貌,却有几分白皙。而且也看得出,脸部竟然也还丰满,好像最近期间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全然没有张文那种忙碌。他满面含笑,老远就在马上双手作揖表示一种善意。

于是张文跳下马来,也双手作揖。表示出极其友好的姿态。张温也下马,坐到了张文的旁边。

可两个人会说些什么话,张虚不想听,当然是极为紧要的话,可这是张虚管不着也没资格管的事儿,他东张西望,倾耳谛听,在十多丈远处保持警戒,苍茫夜色,树木极少,一片空旷,不闻鸟声,倍觉空寂,增添了此间的神秘色彩,也加重了张虚的紧张之感。张文对此也没说什么,张温对此当然也不能发表意见。

可他们会说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