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墓孤魂12  

2016-09-27 11:54:2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

 

张文正在惊疑,崔县尉已经带领几个兵丁到来。看到张文等三个,也笑着说:“看看也好,说实话,我也不相信昨天晚上我们之所见,也可能看错了。”可他一个部下却大声说:“大人,这话可说不得,你向县令已经这么报告了,到这儿却说也有可能看错了,难道我们都有毛病了吗?”

崔伟却也只是笑笑,也不谦让,带着众人进去。张文等也在后面跟着,可才走了几步,一个兵丁大叫:“见活鬼了,昨天晚上明明这儿有只死狐狸呀?是什么人弄走了?”一个也大声说:“真的见鬼了,明明有血迹呀,现在什么也没有了,洗也洗不得这么干净呀?”

张文看着崔伟,这意思也很明显。死人被弄走了,这很正常,可是说昨天晚上所发现的只不过是几只狐狸,那就太不正常了,那明明是崔县尉弄鬼。可崔县尉也只能喃喃自语:“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昨晚上明明看见的是野兽呀。”

卢宽却想,看来这几个人说的不是假话,那样子皆是发之真情,决非演戏做作。可是要说看见的是狐狸,也决无可能,如果是说谎,崔县悻为什么要演出这么一出戏呢?演这么一出戏对他有什么好处呢?而且他还向县令这么汇报,结果什么也没发现,欺蒙长官,这可不是小事呀。崔县尉虽说是少年新进,饱读诗书,深知圣人之道,决不会视前程为儿戏,可要说是狐狸,同样也是不可能的。卢宽也想不出其中的道理。

张虚却蹲在地上,其他几个都起身了,他还蹲着,张文见状,也跟着蹲下去,崔伟也蹲了下去,三个细经地看了一阵,几乎同时说:“还有狐狸毛呀。大家看,这难道不是狐狸毛吗?”果然那台阶边上还残留着几根狐狸毛,当然也可能是兔毛黄鼠狼毛。“可狐狸哪儿去了?”崔县尉自说自话地爆出了这句话,可神情恍惚,其状如在梦中,也像是宿醉未醒。

卢宽却也立即站到他们身边,也自说自话地说:“我明明在这儿放倒了一个人,这人哪儿去了?我不会记错的,那绝对不是一个梦!”

一个兵丁却不客气地说:“假如也留下了人毛,那就好了。”

卢宽看着这个兵丁,形容呆滞,心海翻腾,想骂也没法骂,一肚苦水找不到放泄之途。苍天不语,大地无言,人毛都没留下一根,什么可以作证?

崔县尉说:“我也只能说各位所说的全是真的了。这么说来,杀了人是真的,杀了狐狸也是真的,现在什么也没有更是真的。难道昨天晚上有人把死尸全都移走了,再放上狐狸,可是今天上午又有人把那几只狐狸也弄走了?”

张虚站起身来说:“可是,刚才我们进来时,落叶都是完整的,没看被人踩踏碎了的落叶。这怎么解释?”

即使孔圣人在,也不能作出解释。何况村人也都证明这儿确实闹鬼。一群人在村中找到一家小店吃过午饭,席间不便商议此事,只能到外边树下坐作一堆再谈。可是都只能相对无言,继则哑然失笑,这个搔头作凝思状,那个拍脑作悟会意,问起来却没人说话,谁也拿不出权威的解释,崔伟说:“算了,此事确实离奇。我偏偏把这事向县令汇报了,现在倒弄得我骑虎难下,这事情还是只能由我再去赧颜作个说明,同诸位无涉,只不过张先生卢先生两位少不得陪我走一趟,不然小可也难自圆其说。”

虽是下计,却也只有此计,一群人正要走了,偏偏又生一事。有个村人在一旁大声说:“其实也是一群胆小鬼。不敢去抓那个盗墓人,却编了这么一个狐狸精故事。”

崔伟马上下马对那村人说:“你怎么知道有个狐鬼故事?”

“哼,你们在那儿小声商议,哪个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这大宅子里闹鬼也不是一年半载的事儿。自从那什么侯自尽了以后,这儿就闹鬼了。你们不是商议这事儿,还会议其他的事儿吗?”

“那么你说的那个盗墓贼是怎么回事?”

“一群吃饭猪,什么也不知道。再往前二十里,有一座古墓,听说还是千多年前的古墓呢。有人说几十年前有人在那儿埋了宝,听说……算了吧,你去问别人吧。我也没看见过。免得官家说我造谣。”

一案套出一案,话说到这个地步,即使这个不想说了,崔伟也得查下去。此人再也不说,就只能问当地的里正。走了几家,看看红日平西,卢宽再也不提回家的事,张文也不想再走,可是他突然想起,家里会不会出事?如果那群坏蛋趁机进攻家中,那几个女人抵敌不住,那就不是小事呀。想到此,急忙同县尉说了一声,就往回赶,卢宽也想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于是也随着张文,再到张文家里去作赖着不走的客人。虽说他说愿意到旅店去歇宿,可张文哪会这样,卢宽确实也想住到张文家里好方便得多。

三个快马加鞭,天刚黑不久,就离家很近了,果然回来及时,老远就听到喊杀声。那帮坏蛋真的再次进攻张府了。

可他们也没想到,出现了火光。唉,难道会放火烧屋?那可真的危险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