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49  

2016-09-01 08:30:4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9

 

李存个子虽说不高,站在队伍前,谈不上威服众人;论武艺,恐怕也很平平;论言辞辩给,更上不了台阶,所以他不想同李宝臣议论。可是他处事沉稳,见事明澈,却也有很多部下对他佩服,不然这七百人也不会心甘情愿地跟着他。他这七百人,现在就都没有盔甲,只能说是一支轻装步兵。真正打阵地战,非其所长,可是也不能说绝对不能打。当短兵相接时,他们都可以一当十,那个凶悍劲儿,恐怕也是人见人怕。可李存对这支队伍也不抱希望,他没有足够的钱财养活这支。他知道青龙寺大佛肚子里有钱,可是那笔钱一挖了出来,他这支队伍也就会散掉。现在他也不知道事情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

派去宣召谢坚的人还没回,却有人来报,杨之光到了。李存有点带疑,看到杨之光就问:“你没跟着相王干,却自个儿到这儿来了,所为何事?”

杨之光先跪下拜了两拜,也不等李存说什么,就自个儿站了起来,这模样儿行的不是君臣之礼而是宾主之礼。他说,我奉命来擒拿张文,也就是那个叫李琦的人。

李存大惊:“那李琦真的就是张文?他竟然混到我的门下来了,真是胆大包天!拿到了没有?”可杨之光也看得出来,这个吃惊的样子似乎也有几分假装。

“不知去向。此人行踪无定,想抓到他极是困难。”

李存笑道,说:“这么说来,捉拿张文是你自己的主意,并非相王的命令。是吗?”说时,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这丝冷笑让他的从人也怕。可是没想到杨之光却半点儿惊怍也没有,平淡地说:“张文走了,那么多人有胆在背后骂张文,却没一个敢于站出来前去捉拿。我愿意前去捉拿,想必说不上是做错了事。”

杨之光的话中就有了一丝刚气,让李存马上收起了笑意,严肃地说:“对,应当捉拿。可是,你探听到了吗?这张文现在藏身何地?”

杨之光笑了,说:“知道了那还不手到擒来,小可还会空手来见吗。小人想,这张文不会去得太远,他所做的事一定同这青龙寺有关,决不会远离此处。狄仁杰叫他来这儿,我想就为着对付我们,他敢私自逃跑吗。如若发现其踪迹,我们决不会忘记自己的责任。”

“那么你现在来见我,是何用意?”

“我担心的是军纪。来青龙寺所为者钱,可一见到了钱,大家都去抢钱,队伍不成队伍,这时候军纪大乱,恐怕敌人现在按兵不动,也就是想用钱来引诱,一旦发现了钱,千把人失去控制,其后果不堪设想。”

李存马上知道了这件事的重要性,马上说:“难道青龙寺真的有钱吗?”

“有,只不过恐怕就那么几十贯吧,那吴常和他的两个傻瓜部下,各自拿了二十来贯钱跑了。他们当然不可能全都拿走。”

李存打断了杨之光的话:“这个消息从何而来?”

“有一个小兵看到了。可这小兵不敢要,狄福军纪严,所以他的队伍也没有一哄而至,仍旧按兵不动。还有一句话不知王爷想不想听。”

李存有了新的疑惑,就问:“一定是一句让我们难堪的话。”

杨之光放低了声音。“那是徐江三,原来在我们那儿,现在已经投奔了狄福。”

李存不想说,他看着身边,没几个人敢靠近他。这是纪律。所以这话也没几个人能听到。

杨之光接着说:“可我们这些江湖游侠,来南阳只为了钱,他们看到了钱,还会记得有军纪吗?王爷看看那山下,对,那树阴下,对,就是那儿,那是什么人?他是奉令行动还是自由行动?”

李存对这杨之光不能不多一分敬重。在这样的时候还有这么忠心耿耿的人,让他也很感动。可是现在他手上的人能用者不多,他身负指挥重任,又有谁能代替他传号施令,去维持军纪呢?事实上他这七百人的纪律就比不上李宝臣的三百人。他能不能把这七百人管好他也还没有把握。这些人都是为利而来的,哪一个是为复兴李唐而不惜牺牲性命呀。

可就在这时,传来一个高亢的声音:“抢钱啦!”杨之光就说:“那是张文,也就是那个李琦,我们必须去擒杀此人。走,兄弟们,此功非我们不可!”他带着那二十个人马上走了。每个人都拿着弓箭,腰间也都有佩刀,都是些全能之士。

可才走几步,李存就看到了,下面的那些人,似乎有十多个已经向他脚下不远处冲来,李存只能下令:“下移五十步,什么人靠近,格杀毋论。”他的队伍马上向下移动。居然没一个敢自由行动的。

可李存对这支部队的担心仍旧存在,他也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乱。他大声宣布:“我们乱了队伍,就等于是自杀。传给每个人,队伍绝对不能乱,狄福的人正在看着我们呢。想保住性命也就得维持队伍的整齐。”于是他的各支队伍都把他的话传达下去。想到纪律与自己的性命相关,倒也都不敢轻举妄动。他们都知道,蚁群非常可怕,可一只蚂蚁就什么力量也说不上了。

杨之光果然看到了张文,他笑着对杨之光说:“来哪。”说完就躲到了树后。可与此同时,一颗石子飞来,让杨之光猝不及防,额头上挨了一下,可杨之光马上明白了,如果不缓和一点,第二下会让他的眼睛也瞎掉。可他的朋友们哪知这个厉害,弯弓搭箭,便向张文射来。可这是林木茂密之处,张文又那么灵活,弓箭此时根本就发挥不了优势。杨之光主意变了,轻声说:“那些狗东西都抢钱去了,我们却会空手而归。”一个人说:“我们也去?”

“我们为何而来?将如何回去?”杨之光明知故问。

一个说:“现在李家得势,我们还是跟着好。”另一个说:“可惜只是一所空庙,什么人也没有,恐怕这里暗藏玄机,我们急流勇退,脱身趁早。”几个人正议论纷纷。

杨之光却说:“一,我们杀得了张文吗?二,杀掉张文向谁请功?三,有了功他们拿什么赏赐我们?封侯赐爵?”

这二十个人都恍然大悟,也向那洞子奔去,先分几吊钱再说。这座空庙里暗藏多少险恶,现在还没人知道。

可那小小的洞子里已经有了十多个人,再加上他们二十个,根本就进去不了。路上散落的铜钱确很诱人,可是里面传出的话也让人扫兴:“没了!你也该分一点儿!山中打猎,见者有份呀。”

可已经背了几吊钱的,却拔步急走。孙超在山上看着,高兴极了。这些钱正好是他故意散落在地的。现在他什么也不管了,什么驴马他也不要了,背着那二十来贯钱,两百多斤(今天的衡制),择林深处翻山而去。吕安现在也不知在何处,再也管不着他了。

相互残杀开始了,杨之光大叫:“不能动手。再动手就都中了官军的计了。”可是世界上,就怕架没打起来,一旦打起来就没法让他停歇。杨之光的喊叫当然也让多半人觉醒,趁此机会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可此时鼓声大作,谢坚指挥他的人向这些为乱者逼近。杨之光再次大叫:“官兵没胆去杀,却想杀自己人了。散了吧。”轻轻一句,就有十多个人也爬山越岭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