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28  

2016-08-03 09:17:2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8

 

因孙超一句话,李武神色大变,孙超自然也有几分莫名其妙,可对李武之所思,却也无法猜度,也就笑一笑,走开了。再看昊常,已经走到下山路上转弯处。那扫地的和尚也目光远送。李武问,这个江湖好汉,阴阳怪气,你怎么对这么感兴趣?

和尚说,你认识我吗?如果不认识,就当知道我叫圆澄。

李武心想,我对你叫什么哪会感兴趣呀,你想巴结我?所以自报姓氏?

和尚说,当年你走的时候,是我偷偷地给了你一点东西,让你撬开了那房门上的锁,这才跑脱的。如果过些天这儿有难,你可要还报于我。

李武想起了当年的事,连声说了几声谢谢,接着问:“你这么怕?难道这儿真的会有难吗?难道这寺中真的有笔大财富,真的怕人抢劫吗?”

圆澄说,哪会有这样的事。若有,这吴常就不会走了,现在他走了,也许他早就查明白,这儿没有他的事。也许传说中的那笔钱是有的,只不过不在这儿,早就转运到其他的地方去了。圆澄说着,看了李武一眼,也就走开,留下一个天大的谜,只能由李武自个儿钻进去查个究竟。想得明想不明也是李武的私己事。李武看着和尚,头也不回,刚才还画一张山水人物,走开了就变成白纸一张。世界上最自私的只是和尚,他们只管自己的修行,说白了,只顾自己生前,也顾他人死后,为人超度,可是那是他的生意,或者说只不过是其商业利益,没这些法宝他们能弄到饭吃吗?

纷至沓来相互矛盾的消息,让李武头也大了,他也有点迷到底来此何为?似乎满目锦绣,遍地辉煌,定睛一看却只有白茫茫一片大地。也许他该向元春提出,留这儿空虚无为,不如离开了充实自在。昨天晚上一顿乱杀,虽说自己没有受伤,可是所费之力也很不小,这个晚上因为太累子,倒床就睡,那套血衣只能丢径,再也洗不干净,可今天晚上就担心有恶鬼前来索命。这些枉死鬼,没个地方去投胎,肯定会向他李武闹事的。想到这儿,李武总有点儿怕。可反念一想,这也不过是老天爷注定了的事,老天爷在这些人生下来的时候就安排了他们要死在李武的剑下,这样想李武才能安心些,不然他会睡不安宁。昨晚没有鬼魂向他索命,也许他杀对了。可是事后看到那么多尸首抬了上来,自己都有点作呕。

吴常走了,孙超走了,四顾彷徨,已忘其所自,不知其所之。李武也不向元春打招呼,就自作主张,到山上去探测叛党踪迹,这一事件,他觉得张文肯定会参与。这么大的事,朝廷不用张文,那只能说狄仁杰头脑发昏。他想找到晚上所见的那个茅棚,是张文也好,是一直住在山上的那个哑巴也好,他都要查个明白。可刚走到后边,元春却在,李武只能向他报告一声,但只说想寻找那个哑巴,并没有说及其他的事,张文这两个字当然更不能说。可元春却只点点头,似乎对李武这个人的存在已经不那么关心,也许只要李武主动提出想走,他也马上就会点头似的。李武就想,你没把我当回事,我也不把你当回事,好吧,吃过晚饭就提这件事,他要走了,腰间还有几百钱,还有一骑马,回到家乡去的盘缠是够了的。向元春是要讨工钱的,有钱万事亨通,没钱大路畅通,不说二话,提脚走人。是命官就当肝脑涂地,精忠报国,只是临时雇员,也就有了走的理由。

可晚上一直没迷路,白天却不辨方向,他始终没找到那条去那茅棚的路。或者说,路是找对了,可他以为那儿见到个一个茅棚的地方却什么也没有。但再仔细看,也许那不是梦,那地方确实曾经有个茅棚。桩孔还在,烧火痕迹也还很明显,那个拉屎的茅坑虽说已被覆盖,那点儿臭味总是消失不了。可余下的确实只有一片空旷。难道这对母子遭到意外?似不可能,如果有人害了这对母子,也就没必要把茅棚痕迹清除干净。

提剑而望,蓝天白云,怡心娱志,鸟声啁啾,悦耳动听。可这么重要的事,朝廷想起了他李武却忽略了张文,似不可能。李武相信他所见到的一定是张文,可孙超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张文也下了毒手,把那对母子除掉了,这才冒充?张文的心有如此之毒吗?

可就在他想下山时,他发现对面山上,大约三四里外,似乎有很多的人。难道从南阳城中逃出的一千多人就在那边活动?再细看,似乎也能发现炊烟。这儿地势高亢,能看到很远的地方。只窝在寺中,当然什么也看不到。李武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元春。想到这,他也就把辞别的念头打消了。

可元春听了,却说:“我才这么几个人,能做那样的大事吗?我也只能自保。这事儿就让狄福去办吧。”

李武也心惊,狄福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动的,如果狄相把狄福也搬到这儿来,那么这儿一定会有大事的。

于是李武马上改变主意,说:“这几天,除了吃饭,我什么事也没做,我想走了。”

元春看着李武,对李武提出这个要求也不感惊奇,只是说:“你想走,我能拦得住你吗?我留不住你,只能感到遗憾。不过,你想回到你家去,那可不行,你只能听狄福的。很快这青龙寺就会成为一座空庙,没有你到这儿镇守,到时候狄福还是会让你回来的。去还是留,当然只能由你自个儿定夺,你再想想吧。再说,你也过不了狄福的地界。”

又是一个让他头痛的消息。

想了想,他却又向后山走去。元春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随行数步,却也没有阻拦。

李武总觉得在那茅棚遗址上似乎有点东西没有细看,现在想起来了,那也许是血!

他是跑上去的。扒开树叶细看,那真的是血迹。可日已西下,当然只见暮色渐渐地从山底向山上蔓延。元春下了逐客令,他只能走了,连晚饭也没捞着。所以他再也没从青龙寺过。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