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46  

2016-08-29 09:05:2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6

 

李宝臣发现他的指挥有点儿不灵。甚至他发现有人早已跑了。养着这些人几个月了,等到用兵之际却临阵脱逃,真让人气恼。他想把这几个逃兵抓回来,亲自杀之,可此事却也不能率尔行之,如果抓人的自己也跑了呢?那不成了亏本生意?他的两个亲信都不在身边。萧荣到南阳城中收拾王爷的尸体去了,能不能回来他也没把握。谢坚还在这儿,可是他正在分配任务,也不知他能否把此事做好,也不知谢坚用什么口号去作动员。一个杨之光自动带人去追杀张文,带走了十多二十个人,可杨之光刚走,李宝臣就知道了那只不过是一句漂亮的话,是堂而皇之的逃兵。他哪有真本事把张文干掉。为什么一时鬼迷心窍,竟然铸成如此大错?

可谢坚来了,对李宝臣笑着说:“布置已定。我看可以动手了。集合吧,我来说几句。”

朝阳很美丽,粉红色的晨雾似乎预示着一切顺利。士兵们也都吃得饱饱的,士气正旺。三百人只站了那么一点地方,还好,似乎还有那么多人,也许说跑了人只不过是谣传。五人一伍,二十五人一队,都按阵势站好。谢坚大声说:“青龙寺开始散了。你们都见过的那个吴常今天一早就跑了,什么原因你们知道吗?”

李宝臣也不知道的事谢坚居然先知道了,知道了却不告诉他李宝臣,这让李宝臣很不高兴,可现在什么也不能说,只能听下去。

“吴常他用马儿驮着两百斤铜钱,趁着今天早晨的大雾,偷偷地溜了,现在狄福正在派人去抓,所以狄福根本顾不上青龙寺。狄福来到这儿也是向着这些钱,没想到吴常和他带来的两个小贼走到前头。现在青龙寺的和尚也都出动了,他们也正想挖出钱来。我们是早点儿去把他们赶走,还是等他们把钱挖出来再去抢?”

本来谢坚还想说几句,可这三百人却哄了起来,纷纷说:“再不去还轮得着我们吗?”

都这么说。可没想到有一个却大声叫:“莫闹,我问一句,谢先生,你说的话实在吗?等到我们死的死伤的伤打进了青龙寺,挖他一个底朝天,却什么也没有,到那时恐怕把你吃掉也解不了恨。吴常早就跑了……”

又有一个声音说:“你什么也不知道。吴常被狄福派人抓了回来,去抓吴常的就是李武。今天我们得先想个主意除掉李武,只可智取不可力取。谢先生,你能想得出计策来对付那个李武吗?不然我们都成了他剑下之鬼,连家人也不知道我们死在那儿,到清明节也没人烧陌纸钱。”

一个个都消息灵通,也不知这些消息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难道谢坚建立了一个极其有效的情报系统?

只不过李宝臣生气了,怎么在这节骨眼上提到李武呢?这叫动摇军心!他恨不得一剑把这个人劈成两半。可这个人也机灵,看着李宝臣,大声说:“相王爷,今天的军法就得松动点儿,杀一个就少一个。我想,王爷早就想好了对付李武之策吧。”

谢坚却举起手来,轻声说一声请安静,虽说没几个听到了,可这些人却真的安静下来了。谢坚说:“我们不早就准备了长矛队?长矛队的站起来,亮出你们的家伙来!”

那一百人的长矛队果真站了起来。他们都穿着铁甲,戴着铜盔,手执长矛,至于他们脸上的神情却谁也看不到。

“看到了吗?李武有本事对付这支长矛队吗?你们这样的兵只要一千个,就可打进长安城。你们是世上最好的兵士,你们今天要让世人看看,你们是什么样的人物!现在各自小便,打起仗来就没时间拉屎拉尿了。”

李宝臣向谢坚表示感谢。谢坚看来今后会成为一个将军的。他调度有方,他的设计应当说也是完美的。于是谢坚讲了几点战法,先上的是短刀队,手执盾牌,抵挡弓箭,等李武出现,长矛队就列队向前,但也只是慢步前进,步步进逼,然后围而攻之。

这些人中一部分是江湖侠客,这些人虽然很仗义,可是也算是自由主义的典型。对那三百人的严格的纪律当然是适应不了,所以对这几十个人也只能单独编队。李宝臣悄悄地对谢坚说:“这些人到底有没有偷偷跑了的?”

谢坚轻声道:“在这样的时候还能产生这样的怀疑吗?你不懂得侠客是些什么人。你对他好,他也对你好。他们答应了的事就一定会做到。难道你没有读过司马公的史记吗?这些人重然诺。”

“可那是古代的侠客。”

“一脉相传,再过几百年恐怕也还是这样。即使现在他们已经离开了,可是他们答应给你做的事,他们决不会脸一变就说不。不然怎么会自称为侠呢。你不懂什么是侠。”

李宝臣不喜欢谢坚说话的口气。这是一种教训的口吻。纵横江湖数十年,所见者侠,所交者侠,难道李宝臣连侠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吗?他很少见到重然诺的侠。谢坚这个书呆子却以为现在的侠还像千载之前司马公笔下的那种人。可是李宝臣不想说,现在只能听谢坚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