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活青龙寺27  

2016-08-02 08:50:5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7

 

聋哑人是听不见他人说话的,怎么能听见别人问这问那呢,可李武的回答却让朱桓十分惭愧,九分惶惑,八分愤怒,七分怼怼。

李武骂道:“跟着你们这几个饭桶能做好什么事情。那是张文!”那种神情让朱桓心跳,他只能回答:“张文才三十来岁,此人却有五十多岁了。张文武艺非凡,此人力气很小。”朱桓本想声音大点,可是说出来却显得非常小心,好像蒙童回答先生的提问。

“唉,孺子不可教也。你总能看出一点破绽出来吧。”李武俯视朱桓,露出了几丝怜悯。

朱桓想了想,说:“也许是。我看着这小溪,他就自个儿捆柴,这一回没要我帮忙,很快就把柴捆好了。对,恐怕我也上当了。”朱桓尽量小心,语气是极缓和的。

李武稍一点头,就向小溪上游走去。朱桓问:“你和张文是至交,怎么不去追寻?”

“如今当点儿官的,有几个是聪明的呀,尽是一些傻得不能再傻的人。”李武仍旧向上方走。朱桓听到这几句话,强压着心头的火,小心翼翼地说:“那聋哑人,也就是你说的张文,做了手势,说要十个人才能上去。童迟叫人去了。”他不能不关心李武的安危。

李武也不想再说,仍然一个人向上走去。朱桓马上想,这李武有万夫不当之勇,一个抵一百个,哪能只抵十个。再一想,李武明知那是张文,却不去追寻,也有缘故。既然张文不想让别人知道,何必识破他呢。就算见着了他也不会承认的呀。这才知道李武其实是一个心思很细的人,不是一个粗人,真是天空不可管窥,海水不可蠡测。

可是,李武走了没多久,就停步不前了,朱桓也看得出来,前面没路了。小溪两旁的荆棘灌木虽说都已落叶,可因很密,想从这儿走过去,确是极难的事。可看那溪水,却渐渐变清了,这么说来,上边的人已经走了,再也没人向这溪中倾倒土石,即使到达目的地,也空无一人,再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但也许还能从留下的痕迹中看得出一些蛛丝马迹来,那帮人做了些什么,至少还有一个洞子未及堵塞。可是应当从什么地方才可走到那儿去呢?而吕安已经带着他所有的人全都来了。听说要十个人,恰好昨天晚上一场搏斗,只有两个人伤了点皮肉,伤势也不重,只不过正好放在寺中疗养,剩下的十个人也就全都来了。可他看到的溪水正清,知道已经抓不到人,但至少可以察其形踪。所以决定还是继续搜索,砍也要砍出一条路来。李武笑了,说,这才像个做事的,有点儿像三国时的邓艾了。吕安听了,知道李武也不能说只是一介武夫,却是读过书的,而且还不能说是粗通文墨,真的不可小觑。

可李武是为元春做事的,既然这事有人管着,他也乐得闲着,慢慢走回寺中去。吕安看着他那悠闲的模样,也生出几分羡慕之情来,情不自禁地说:“没人管他,也没人管得住他。你们看他好自在。”

可也巧,李武刚进寺门,就看到好久没露面的吴常。这吴常很有几分诡秘,看见李武,也就微微一笑,稍稍点点头,带着多十三多十五,三个人正要向山下走去。李武忙问你那个孙超呢?说,不见人了,他有他的事,也不是我的一根裤腰带,由他去吧。李武也说,是呀,江湖上的人分分合合,早晨是朋友,下午是仇人,这种事也多得很呢。吴常却说,倒也不是这样,我们还是好朋友。再问:“不抢宝了?”回答说:“这么多人抢,死了这么多人,我何必冒这样的危险呢。人要寻短路,有的是办法,何必到这儿送死。这么死了也叫不得好死,是吗?”一副淡然的样子。站在一旁扫地的和尚听了也不断点头。

正说孙超呢,孙超就来了,李武问,你跟着吴大侠下山去吗?孙超说,你变了,爱打听消息了。好吧,朋友之间,就对你说句真话,我留在这儿还有点儿事,事情办完了也就下山去了。什么事儿,你就不必打听了。江湖上的人各有各的秘密,你也知道,这些是不可以打听的。说完了,也就露出一点神秘的笑容。

可孙超把李武招呼到寺外一株大树下,悄声说:“你看那拾柴的驼背是个什么人?”

李武却避开这个话题,只说不知道。

你不是已经放出话来,说那可能就是张文假扮的吗?

咦,他怎么知道我说的这番话?可李武也不想多说。他在猜,孙超为什么要提起这句话。

孙超说,我们时常到山下去吃一顿饭,这山上没什么好吃的,所以打听到的消息也恐怕比你们多些。

这么说来,你有消息对我说。是呀,到这山上太寂寞了,什么都不知道。我干的这事也不知能捞到些什么,打发我几石粮还不知往哪儿运呢,真的我也想走了。你有什么好消息就告诉我吧。

孙超耐心地听完了李武的话,觉得这个李武变得多嘴多舌了,李武说完了,孙超就说,这山上原来就有这么个哑巴,同他娘住在一起。没吃的,连养着的狗也杀着吃了。

李武大惊。怎么那哑巴的娘自称是张文的妈呢?他没见过张文的妈,张文也从来不提及他的家人,他兄弟几个,李武也都不知道,反正自己也从不对张文说自家的事。可现在孙超这么说,把李武从昨天晚上起形成的印象全都推翻,就像听说孔圣人是大坏蛋而盗跖却是天下第一好人一般,颠倒乾坤,混淆黑白,所有的信念都翻了一个个儿,是那个女人欺骗了他?可那个女人知道世界上有个张文。而且那把剑,明明是上品中的上品,一个穷困无告的哑巴是不配有这把剑的。难道昨天晚上他只不过是作了一个梦?

孙超看到李武的模样,也知道他一言千金,可是,孙超对自己所说也不那么相信。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