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40  

2016-08-19 08:20:4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

 

这时这树后的房间里静悄悄的,李宝臣到房间里坐下,这里有张破旧的书案,他想写下他的几项指示,可他也心乱如麻,执笔而不能书,掷笔亦不能思。再也没有其他的人打扰他,可他听到一种窸窣的响声,让他不经意地回头一看。不看则已,一看让他心惊。他发现了那个哑巴就站在他的身旁,只不过那背似乎直了一点儿。衣服还是那样地破烂,形容还是那样地憔悴,可是一双眼睛却发出光来,他急忙拿出佩剑,大声说:“你到底是何人?”

可这个人再挺直一下,身子似乎又高了些,他也拔剑出鞘,这剑熠熠发光,剑柄处嵌有七星,可却是六银一金,李宝臣清楚地记得,他也曾短暂地拥有此剑,可得而忽失,没想到今日复见此剑。这让李宝臣也吃了一惊,忙问:“你这把剑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话刚出口,却马上想到这是一个哑巴,能听到他所说的话吗?但此人却开始说话了:“你应当想得起来,这剑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你不是已经见过多次了吗?不是已经问过多次了吗?”

李宝臣站了起来,执剑作突击状,说:“李琦,你假装哑巴?”

“李琦另有其人,他是他,我是我,相似而已,本是两个人,你却只当一个人看,我有什么办法?”

“那么你到底是谁?”

“不知大人是否也听说过,我生下来就用张文这个名字。”

李宝臣退后一步,做出了一个马上投入格斗的姿态,可看到张文却把剑插进鞘中,没有与之战斗之意,李宝臣也就只好继续举着他的剑,保持那个前弓后的马步桩式,厉声说:“此来何为?”

“这么紧张,怎么能上战阵。当将军的人,第一就要泰山崩于前而目不瞬,猛虎降于前而心不惊。看到一个人就这么心惊,看到千军万马潮水般涌来又会如何?难道也会屁滚尿流吗?我只对你说一句话。要么去巴山当草寇,要么去青龙寺冒死一搏,二者只能择其一。再待在这深山里,人心都散了,再过两天,你手下吃饭的人也就会少几个,十天之后,就会一散而光。狄福想不战而胜,也就因此故呀。”

“你在散布流言。”

“刘邦手下的人听了四面楚歌,只会增强斗志。项羽手下的人听到四面楚歌,却会连夜脱逃。什么原因?我走了。”张文慢慢地向门边走去。

“慢。你这几天一直说你叫李琦,你是怎么知道世上有个李琦的?”

“我怎么知道世上有个李琦,现在再作解释也没必要。我只提醒你一句,萧荣马上就会走。你以为萧荣真只不过是去把那宛王爷的尸体弄到此山来葬吗?难道可在这儿修建王陵?难道你没有想过,李存和萧荣是否还有其他的想法?我同你说过的话已经够多了,我也不想再同你说话了。其愚蠢也如斯,其固执也如斯,与你纠缠,于我何益?”

李宝臣从小就以为他是世上最聪明的人之一,可在张文眼中他只不过是一个愚蠢的人,这比骂他一句更令他伤心。可现在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他问:“你以为他们真的会去攻打南阳?谢坚和萧荣一大早就向我提出过这个建议了,可是现在改变计划还来得及吗?他们只会出计谋,没带过兵。临阵改变计划,是兵家之大忌。他们不懂。”

“我再一次告诉你,你能调动的也就是你那三百铁甲,另外那七百人你是叫不动的。你这三百铁甲,今明两天恐怕就会葬身青龙寺。当然,我是很希望你死在那儿的,你以为我真的会当一个医生把你的病治好吗?如果你不改恶从善,我是不会当菩萨的。我也不会让你有到终南山去同那个李宝臣见面的机会。我现在真正要扮演的也就是一个角色,当一个恶魔。我说的每一句都是刀都是剑,都要人的命,都让人走上死路。也许我应当多多地挽救几条生命,可是老天爷告诉我,这件事做不到也没必要。这是命。命中注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你发令吧,你让那三百铁甲去死吧。”

李宝臣笑了,他根本就不相信张文所说的话。“真是没有见识。即使在南阳城中,也没有这样的军队。这三百人都可说得上是精锐之中的精锐,一个个以一当百。你以为他们没打过仗?他们都是饱经战阵的,你没带过兵,你对行军打仗之事一点也不知道。”

可张文只是一笑,大步离去。李宝臣知道他杀不了此人,只能目送此人离去。

这李小五呢?他不是说已经把那哑巴送到其家中去了吗?

李宝臣跟到门外,看着张文走远了,却看到李小五也从那边走了过来,和张文擦肩而过。李宝臣什么都明白了。什么人都不可靠。他把那千把人能带到什么地方去?这批人也可靠吗?他一点把握也没有。

李宝臣心有余悸。这是张文吗?他怎么进来的?可他真的是李琦吗?像,也有点儿不像。他与李小五是什么关系?张文的那把剑明明是只有嫡长子才有的,怎么张文也有?这一连串疑问都没来得及问。他那忐忑不安的心跳动得更加剧烈,这几年虽然饱经惊恐,可所经历的全部惊恐都没有今天这一回这么大。他走了几步,叫了一声李小五。李小五站住,回头,看着李宝臣,莫名其妙。李宝臣问:“你把那个嘴巴驱赶到什么地方去了?”

李小五说:“相王若是不相信,可以到他那个小小的窝棚去看看,我担保他现在还在那儿。”

“有这样的事吗?你刚才遇见的那个人不就是那个哑巴吗?”

李小五笑了,说:“不像。不过也有点儿像。那是两个人,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他好像也在我们的营里,一起吃饭,一起出操。他应当就是相王你自己的部下,怎么您不认识他?”

李宝臣更紧张了,追问:“此人来多久了?”

“我也不知道。这千把人原来大家也互不相识,突然聚到一起,还列队编伍,这样大家才相互认识了。所以他在没有出操的时候,来去自由,谁人管他?”

李宝臣的吃惊更进一层,此人竟然成了他的部下,这样的部下有多少人?如果此人人背后给他一剑,他到阎王那儿去报到还不知道怎么死的呢。可是再对这千多人一一查清来历,在这风声鹤唳的时候,只能把人逼走,除此之外一点好处都没有。李宝臣不敢再往下说,甚至也不敢再往下想。李小五见这位长官正在思考,也就这么走开了,可刚走两步李宝臣又叫住他,“你注意到那个人的剑吗?”

李小五听到了李宝臣声音中充满的恐怖,也紧张了,问:“这些人都带来了武器呀,不然我们到什么地方给他们配备这么多刀剑!”

“你觉得他手中的那把剑怎么样?”

“应该是很有来头的。是李氏宗室才有的剑。那柄剑是镶着七颗星,银的,闪闪发光。有人说那是北斗七星。我也不明白。只知道是把好剑。”

“你能问明白他那柄剑是从什么地方拿来的吗?”

李小五又笑了。“这能问吗?杀掉一个人,就有了一件好武器。你敢问他们吗?这些人哪一个来历简单?有几个不负命案?王爷你自己去问他吧。”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