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39  

2016-08-18 10:16:3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9

 

萧谢二人以为李存把话说完了,没想到李存的话还才开始。他示意三个人都坐着不动,从容地说:“我还想说几句。那一天那个自称李琦的人所说的话,不知各位是否记在心上。”

李宝臣厌恶地说:“这种人说的话,提它作甚。全属无稽之谈。”

李存仍旧不看李宝臣,只轮流地看着谢萧二人,慢慢地说:“此人来历不明,我疑心此人就是那个张文。可是他所说的话,我们也必须考虑,虽不可言听计从,却也言之有理。我指的是他所说的做活两个眼的说法。谢贤士,你怎么看?”

这李存比其父亲似乎优雅得多,举止的从容,神情的镇定,比起那个老王爷完全是两个样子。他笔直地坐着,双手放在膝上,面露微笑,让两个谋士有如坐春风之感,可李宝臣却如坐荆棘,很有几分不安。他知道明天他和这位二王爷就会分道扬镳了。李存是不会跟着他走的。李存要的是保存势力,以图东山再起。可李宝臣自己也知道他所做的事,只不过是孤注一掷,成功的把握是很稀微的。

可谢坚与萧荣两个怎么也看不出李存的慌乱。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一个人是极难保持镇定的,可是李存却像平时一样,那心态仍是那么地平和,也许他根本就没想到大局会向什么方向发展,所以什么忧虑也不可能有,此谓之愚。也许他知道即将发生的一切,可是他胸有成竹,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再大的风浪他也无所畏惧,此谓之智。愚也智乎?现在还看不出来,此谓之深沉。

他说:“我记得那个自称李琦的人,说,进可以攻而胜之,退可以守而固之,这就做活了这盘棋。现在我们来评估一下,我们现在攻可胜吗?青龙寺一百和尚,能抵得住我们的进攻吗?我想,攻进去是可以的。宝王爷对此一点怀疑也没有,我也不抱异见,可是要说易于击水,势如破竹,我也没有这么乐观。一个李武就够我们打的了。莫里沙固可牵制李武,可他勇力有余,智谋不足,很难作我们的内应。如果能召他归队,我们的胜算也就多一分。宝叔,你说我们绝对可以攻进青龙寺吗?”

李宝臣尽力保持自己平和的心态,冷静地说:“难道这一点也会有疑问吗?难道我们对自己的力量估计就如此之低吗?一支没有自信心的部队,是一支难以取得胜利的部队。带兵的人首先就必须有胜利的信心,不然是会影响士气的。”

“好吧,这件事你就全权负责吧。照你的说法,这只眼绝对没有问题。可是,我们必须做活两只眼,不然这块棋也还是活不了。这另一个眼也就是退可以守,守则必固。我们设想一下,我们守到哪儿?我想宝叔不会让我们守到青龙寺吧?”

“难道还会有人以为我们必须坚守青龙寺吗?我想我们的队伍中不会有这么愚蠢的人吧。”李宝臣露出了丝毫不屑的笑容。

李存的心态仍旧是那么地平和,说:“那么。下一步是守住一个什么地方?我们难道可以学赤眉黄巾?现在我们能流到什么地方去?难道有人真的以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只要有人振振臂一呼,就会应者云集吗?如果攻而不能守,我们这种进攻有何意义?“

李宝臣有点忍耐不住了,但也还得百般忍耐,说:“少王爷,难道你到现在也还没有明白我们攻下青龙寺的目的吗?我们只不过是把那儿藏着的钱弄出来。弄到了钱,我们就会开拔,或乘胜攻下洛阳,或直取长安。难道老王爷没同少王爷说过这个方略吗?”

李存马上说:“宝叔,我忧虑的也恰好就是这一点。如果打下青龙寺,没找到钱,是好事。如果找到了钱,说得严重点儿,我想好多的人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到那里,或者是一顿乱抢,或者是自相残杀,而抢到了钱的也就一哄而散,再也不听节制。到那时,参与抢劫不只是我们自己的人,还有那些所谓的英雄豪杰,会挤进我们的队伍中来,如果我们不能把把这帮人赶走,我们就会腹背胺敌,这诸多困难,我想各位也许还没考虑到。武元春早就放出话来,要把青龙寺变成一个老鼠笼,有鼠笼必有诱饵。这诱饵是什么?宝叔,最好只让你的三百铁甲兵去攻下青龙寺,我现在说句实话,我那七百亲兵是不会动的,我们会打向另一个方向。要问我打向什么方向,其实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只能祝愿宝叔一举成功。说得严重点,请您原谅,千万不要让我遥空设祭。”这话说得一字一句,说得很是沉痛。让李宝臣听了也心惊,让谢萧二人听了都暗暗吃惊,怎么李存的想法这么悲观?

其他三个一时心冷如冻,意凝如冰,有话必逆其意,谁敢再说。李存就说:“我们现在就把攻打青龙寺的人事安排好,把去南阳城中的人也安排好。萧先生,你去南阳城中。明天临走时我再同你说几句话。如果今天半晚动身也行。”

把人事安排好了,李存就走了,其实他知道那七百人他也指挥不动。人心已散,听说青龙寺真的有钱,那七百人还会听他调遣吗?到那时有心而无此力了。可李宝臣怔怔地坐着,什么也不想,他想静一静,是把这千多人带走,自行其是?会有一大半人跟着他走的。可是,这个队伍的分裂是好是坏?他还没有想好。

李宝臣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这支队伍的自我毁灭。他不知道武元春正在期望他的人马快些儿去打青龙寺。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