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26  

2016-08-01 19:44:0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6

 

吕安本以为顺着那条地道,就可以找到那地道的入口。可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事却只做了一半,这地道却通向大殿外他们原来看守的地方。好像早就挖好了,他们弄来一批人,大声喧哗,分散了他们十二个的注意力,于是几十个人就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悄悄地进入地道,继续向前挖,挖出的土倾倒在什么地方呢?竟然也就只离他们驻守之处仅一百步之遥。如果孙超当场说出,真让吕安也脸面无存。其实还得感谢孙超,可能他是故意掩饰吧,给他留下了一张脸。可到了第二天早上,再看到孙超时,却见孙超还在问:“找到了几个出口?”几个?吕安目瞪口呆。

这时天色还早,鸟雀叫得正欢,天气很晴朗,早晨的空气也很清新,短暂的雾岚迅速地消失,可以看到鸟儿不时地箭一般飞上蓝天,欢乐,早起的鹰也在那儿盘旋,阴险。吕安的心情也很好。杀退了那帮匪徒后,他也美美地睡了一觉,虽说只睡了不足两个时辰,可睡得深沉,木头一般,也睡够了。醒后神清气爽,心境甚佳,所以他还对孙超笑了一笑,可笑了却觉得事情很不对劲,几个出口?可他们只找到一个出口,而且反复搜查了,确实就只有那么一个出口。唉,神不清而气不爽了。

正想问孙超,可是一想,这个赏钱,只能由太守说了才算,他可没钱给赏。所以也只能忍着,没法答应孙超一笔赏钱,哪怕只是一百钱他也给不起。政府给他的没有钱,只有几十石小米和十来疋麻布与绸布。这些东西也没法变出钱来。作田人真的不需要钱。只有那些经常跑江湖的人才需要钱。钱这个东西,对安分守己的人本就没多大的用处。

没想到孙超也不说赏钱了,指着一个,此人个子矮小,背着一把柴,腰背伛偻,看来年纪也不小了,恐怕有五十以上年纪。这么苍老,还要检柴为生,看着都叫人生出怜悯之心来,人生之双刃剑竟如此乎。孙超走到此人身边,比比划划,此人点了点头。原来这是一个聋哑人。孙超对吕安说:“就跟着他走吧。”

世上很多事情叫人难辨是非。孙超是开玩笑还是说真话?看那神情,好像不是逗着玩的,反正跟着此人走一趟没事,也就派两个人跟上去吧。大白天,那些偷鸡摸狗的人,现在没有也不敢活动,正如吴常所说,白天睡觉,晚上做事。

童迟朱桓二人就跟着这聋哑人走。看着这个人背着那把柴,路上看到了干柴还要弯腰去捡,捡了有时还要把柴再缚一回。他的力气也很差,童、朱二人只能帮着忙,用力缚紧。可这聋哑人走的却是那下山的路,一走二三里,拉尿四五回,缚柴七八次,八九十回只徘徊。这就让童朱二人迷惑了,此人误会了孙超的意思,把他们两个带错了地方。朱桓说,我们还是打回转吧。孙超要他做的是什么事,恐怕他没弄明白。可此人哪能听见,仍旧向前走去,走了一会儿,他突然停下搜索,看见了几处干枯的柴枝,同时也发现了童朱二人没有跟上来,就哇哇几声,继续往前走。这时他就折上了小路。于是童朱二人就飞步向前,也上了那条小路。才走数步看到满地尖刺,是新砍过柴的痕迹。什么人在这儿砍柴?难道还会要他们两个帮忙捡拾枯柴?二人又站着不动了。没想到此人手一指,指着的是一条小溪,然后就埋头捡拾干柴。这些柴都还没有全干,可是也可进炉灶了。他再也不理童朱二人。好像他本就不知道这两个人,跟着他有什么事。

朱桓苦笑一声说:“跑了这么远,却只不过是上了孙超的当。”可童迟却站到溪边,人还没靠近,就大叫一声:“看,这水浑了!”

朱桓一时没有明白过来,还说:“水浑有什么……”可他也没把话说完。这山间溪水应当是清水呀,怎么水会变浑呢?想问这个聋哑人,知道是问不清的,只能沿着小溪往上走。可聋哑人又哇哇叫,做出手势来,表示上边有人,很会打的,有刀子有长剑的。还用手表示,要十个人,才能上去。二人商量片刻,决定由童迟回去报告,朱桓则在这儿守着。聋哑人却很快地捆了一把柴,也奇怪,这一回没要人帮忙,就把柴捆好了,力气和技巧,都有了。朱桓正想看上方什么何动静,那聋哑人突然就不见了踪影。这真的是一个聋哑人吗?朱桓竟然有点不相信了。

童迟还没到,就看到了李武来了,只他一人,神态潇洒,步履从容——可从容中有几分警惕,潇洒中有几分匆忙。来到朱桓身边,李武站着,也看着这溪水,什么也没说,也不知是他没想到这浑水是什么意思,还是他早就知道有这么回事。朱桓告诉他,是一个聋哑人引导他们到这儿来的。李武听了也没在意,朱桓说,你看,刚才他还在这儿拾了半把柴呢。李武马上就问,是个老妇人吗?回答说是一个聋哑人。

李武大声说:“你问他是谁了吗?”那急迫之状,大为失常,让朱桓觉得极为奇怪。

朱桓笑了,却不说话,只是摇头。李武再问,朱桓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那是一个聋哑人!”他说了,真的想笑出声来。这李武怎么这么不明白事理,或者说其反应过分迟钝,过分昏瞀。难道聋哑人是什么人,他也不胆魄吗?可李武的反应之强烈,也让朱桓大吃一惊。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