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36  

2016-08-15 08:16:0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6

 

吴常倦而不睡,去深山探险,所欲为何,孙超也想探听明白。他到寺内偷了些斋饭吃了,也向对面山上走去。在那山的背后,似乎有很多人集结待命,他潜身密林之中,似乎还能听到马的嘶叫声。可孙超也没想到失踪的哑巴,却似乎出现在前边不远处的林中。孙超总觉得这个哑巴极不平常,可他也很难想象那就是张文。现在再一次看到那把象征性的柴,他就觉得这种伪装太低级了,这绝对不是张文,这种伪装,水平如此低下,真正的张文哪会用之。可此人真的是哑巴吗?看那警觉的神态,应当不是。他不知该如何对待了。可孙超却不知他也被人盯上了,这个人正在暗中注视着他。而且只要有了机会,就想取掉孙超的头,不让他再回到青龙寺去。这是一场斗智斗勇的游戏,如果谁的智勇胜过其他的人,谁就会在这场搏斗中获胜。

可是孙起总怀疑自己做错了事。他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到现在他也有几分糊涂。到底是为了取宝,还是为了对付李宝臣的那些人马,现在只是做梦,还是正置身于真正的战斗?他真的也不明白。

日已过午,林子里也极闷热,连鸟儿也懒得啼叫,他突然从枝叶丛中,看到前面来了人。这当然是宛王那边的人。可是走得也很有几分匆忙,而且还有一种躲闪的姿态,前瞻后顾,左右张望,如避狼之兔,似惊弓之鸟。等那人近了,这才看清楚,此人居然就是吴常。吴常同李宝臣也有勾结,这是孙超百思而不得其解。等吴常近了,孙超就走出林子,可一种预感让急忙躲避,还算好,一支箭只从他耳边飞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正算计人,人正算计我。难怪吴常走路也那么躲躲闪闪,只择林深处走。

这样,吴常也就完全隐入林间了。过了好一阵他才再次出现,这时他已经到了孙超身边。孙超问:“你不怕那个放箭的人?”

吴常一笑,抽出剑来让孙超看了看,上面的血迹还没擦干净呢。两个人退到了安全的地方,这才在林中坐下。吴常主动地把他在敌营见到的事说了一遍,孙超就说:“你为杜威如此冒险,实在大可不必。”

吴常说:“其实也算得上是一次侦察。看样子,今天晚上或者明天他们就会攻过来了。我也想把这件事告诉寺中长老,让他们有所准备。现在就去吧。你也没有必要再到那边去了。他们就要发兵了,你到那儿还回得来吗?”

于是吴常要求面见寺中长老。可那知客却说:“你能见到他吗?哪怕是武将军也见不到他呀。”

武元春伫立那儿,形容肃穆,全如往日,可那眉宇之间却显露出一种担心。他老远就看了吴常回来,正想来问个虚实,见到吴常说了这句话,就说:“如果长老不愿接见,我们两个就打进去。”语调中有一种凛然之气,让人怕惧。

知客当然马上跑进去禀报。这时武元春就问吴常:“你好大的胆,孤身闯敌营,太轻敌了。看到了吗?”

“你有的时候很聪明,有的时候也很有几分傻气。我是睁开眼睛去的,怎么能看不到一些事情呀。看,知客似乎到了那儿,我们就先行几步,进去吧。”这语气中对元春似乎少了几分恭敬,让元春有几分不快。

才说了几句,慈清长老就说:“你以为这庙中确有一笔财宝吗?”

“不然我在这儿逗留不去为什么?那莫里沙守在庙中为什么?只不过我也不知这些财宝藏在何处。”

慈清说:“我也不知道,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我们也听之任之吧。”他手一挥,意思是想让这二位不速之客离去。可是吴常却说:“当务之急不在财宝之有无 ,而是有好些人以为这儿确实埋藏着一笔巨大的财富。江湖豪杰盯着,宛王余孽盯着,可怕之事也就在这儿。树欲静而风不止。他们早就打算血洗青龙寺了。长老,你难道就不能作些准备吗?”

慈清沉思片刻,知道他也必须有所应对,可如何说清此事,却颇费思量,太直白则太俗,百余出家的性命就只为保卫这笔来历不吸之财富吗?太含蓄则无人领会,空费口舌。这就颇费思量了。他已经知道了官家的意图,必须诱敌上当。本来他不想干预此事,。出家人就当与政府分清界线,哪能助纣为虐呢。

可世上真正的出家人是没有的,出了家当上了和尚也还得听政府的话。慈清知道这番道理。现在他思考的是由谁来唱这出戏。

可是慈清想着想着也怕了,万一真的挖出了货,怎么办?寺庙也不能没有钱,不然这日子也不好过。近来这些日子进香的人绝迹,功德箱沉默得就像一条鱼,多日不曾铜钱进入时发出时声响,眼看什么钱也没有了,山下斗米十钱,这儿却有米珠薪桂之感。总不能解散寺庙,让所有僧人都到山下去化缘哟,慈清也不知该怎么对待这件事

但慈清没多久也就想清了,做这件事只能在似与不似之间。他决定加强对正殿佛像的守卫,日夜四班人持械轮流守卫,不可松懈。理由是什么,干脆不说,不说就多了几分神秘。八个堂主轮班守卫,两个一轮。当番之时,不得擅离岗位,而且八个人都要背靠背,看着八个方向。那条地下通道,已经派人填埋,也派人时刻贴墙听音,以防有人从地下挖掘。想定了,就叫八个堂主前来开会。果然有人提出为何要这么做,长老只是含笑不言。等大家走开时才说一言半句:“佛说要我这么做。佛什么时候说过要这么做,当然不必问。”

这正殿加强了守卫,从山门外当然老远就看得见。吴常偏也晚上施展其飞檐走壁的本事,几次贴近正殿,还有意发出些许声音,让那几个守夜人惊恐一回,等这惊恐之声让外面的人也听到时,吴常却轻轻地从屋脊上翻越而过,连瓦都不蹬动一片。僧人都知道吴常现在只不过是在演戏,可是也不能不多作准备。吴常说的很可能是真的。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目光集中在这儿,不防备也不行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