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7  

2016-07-05 08:41:1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青龙寺规模很大,上百间房间,树林茂密,香火也盛。莫里沙到了这里面,确实是很难让人发现的。可吴常是个飞檐走壁的能手,他到青龙寺后不久就发现了莫里沙的踪影。可是,他也无法肯定那是莫里沙,因为那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儿。眨了一下眼睛,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人了。可吴常没有看错,那真的是莫里沙。他现在也不知他的具体任务是什么。王爷听说没了,两位王子也不知去向。他的任务是守卫寺中的那尊佛。可这大佛有什么人敢于侵犯,莫里沙是弄不清楚的。他每天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日子过得很正规也很枯燥。可他是一个喜爱冒险的人,对这种每一天都像两滴水一样相似的生活却是很不适应的。他向往的是打斗,是胜利,是同他人较量。可庙里的和尚虽说一个个都有本事,可是没一个喜爱同他人打斗,这种生活很不合莫里沙的胃口。更有一层,他练武也不方便,只能在花木深处,躲躲藏藏的,不能让其他的人看到,像个女人一般。可秋天来了,树叶黄了落了,他想隐蔽也有几分难处。这个晚上他感觉到有人看到了他,似乎有只眼睛就盯在他的背上,让他觉得背上有点火辣辣的。于是他只能躲进房间里。可他不会念经,不会打坐,他也不知怎么样才能打发这段时光。

第二天一大清早,莫里沙刚起床,想趁着天刚蒙蒙亮这段时间去练练武。小鸟叫着,露水滴着,晨钟响着,木鱼敲着,空气中传来淡淡的焚烧的檀香味儿。莫里沙不那么喜欢这种气味,可时间久了,也逐渐地适应了这种气味。

他刚好拔出他的刀,就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那么对劲。那种有人盯着的感觉又出现了。他站了一个马步桩,警惕地四下里看着,可是什么也没发现。他才玩了一个招式,突然停下,还是觉得事情不那么对劲,那种被人盯上了的感觉仍旧强烈地袭击着他。他再一次四下张望,而且还走动了几步,甚至拨开那些干枯的荆棘,始终没有任何发现。可他总有点无法宁下心来,他总觉得有个人正在盯着他,可是这个人藏身何处,他却没法发现。

他想叫个帮手。人在遇到危险时,总希望能找到一个帮手。可这个时候他只能感到孤独,和尚们都正在念经,没一个会来帮他的忙。

就在这种孤寂感袭击莫里沙时,他果真看到了人影。他立即转过身来,看到了一个他见过的人。天呀,这不就是那个张文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家寺院里?难道一直与他朝夕相处吗?

莫里沙本能地举起他的大刀,可是张文离他这么近,这把长柄的大刀却不那么好用。而张文却把剑执在手中,只要张文一动手,这柄剑就会刺入莫里沙身上。莫里沙本能地向后退,而张文也紧紧地跟着他。这让莫里沙欲退不能。此一惊非小,他叫道:“你想干什么?”他自己也听得出来,声音都变了,简直是惨叫。这可让其他的僧人都有点动心,有几个马上起身来探问,可是多数僧人却仍旧是不闻不问。出家人会管这么一些事吗。看望的人也只不过看了一眼就缩了回去。

这个张文从容地说:“你认识我?”

看到这文雅的举动,听到这平静的声音,莫里沙迅速地知道这个张文是不会怀有敌意的,于是也就说:“你不就是想刺杀宛王的那个张文吗?”

此人却笑道:“世上并无张文其人,对,确实有人曾经叫我张文,可是你应当记得,那个时候同时出现在宛王府中的就有两个张文。大家都喜欢这个名字,也喜欢这么叫别人,我是没有办法的。可是你也该想到,难道真的有个张文吗?难道真的有个人把那宛王刺杀了吗?我只能告诉你,宛王就死在你的面前,我亲眼看到的,如果我说这个倒霉的宛王就死在莫里沙的刀下,也会有人相信。你能接受这个说法吗?”

莫里沙迅速地退后一步,拉远了同张文之间的距离,于是他再次把刀举了起来。可是没想到张文马上一个石子打到了他的手上,虎口处顿时鲜血迸流,他自知不是敌手,太近了,而且是步行,不是在马上,他的优势根本就不具备。他看了看还渗出来的血,只能把刀放下。还没到拼死的时候,他只能等待机会。他说:“你打算拿我怎么样?”

“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杀死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会有人买你的死尸吗?太平世界是没人做人肉馒头的。我会做这种对我自己来说没有一点收益的事吗?如果有人出钱,说杀掉了你值钱十万,我现在马上就可杀掉你。可没人买下你的性命。你就放心吧。”

“那么你为什么要找我?你这么紧紧地跟着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哈哈,你又想错了。我只是劝你一句,那尊大佛对你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大佛肚子里藏着什么,你知道吗?如果你不知道,你守卫着这尊大佛也就没有了必要。如果大佛里真的有钱,你就用不着守着它。现在你应当知道,已经有上千人对这大佛肚子里的钱感兴趣,早晚之间在大佛前有一场恶战,会血流成河。到了那时,你以为你这把大刀可以杀掉几十上百个人。可是你想过没有,当人多时,人挤着人时,你的大刀还能施展开来吗?到那时危险的只不过是你自己。我只能说一句,真的有事,你就快走吧。恋着主子,还把看守大佛当作你的事业,你就没命了。是一个什么傻瓜叫你这么做的?”

张文还在说着,莫里沙哪能听得进这么多的道理,突然地莫里沙退后一步,可就在他高举大刀时,他的手上又中了一下,这一下更重,虽说这一回没出很多的血,可是他执刀的右手肿胀起来,一会儿就肿得像一节木头,青黑色的,痛得他什么都忘记了,刀落了下来,他只能靠着墙站着。他知道如果他还想做得彻底些,他所失去的就只会更多。

“记住我的话。”张文说过了也就走了。莫里沙也没看清楚这个张文是怎么走的。只知道一眨眼之间就不见了人。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