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24  

2016-07-28 09:32:3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

 

但李宝臣也马上控制了自己。虽说他有几个卫士相助,可挑战张文,也难操胜算,他左张右望,见那七个卫士都已经离他很远了,李琦的这句话声音也很低,这才放下心来,轻轻地说:“你这个人很可怕。我还以为你就是李瑞,不是李琦,没想到你是武家的密探。若非密探,能知道这么多事吗?”

“好吧,不说这事了,我就说第三吧。刚才我要说的也正好就是第三。你的这一回试探性进攻没能成功,我想你也会萌生退意,会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终其天年。朝闻鸟语,暮读《南华》,练几回健身拳,做几回养生操,炖点儿草药,得天地精华,益寿延年,读几卷诗书,明宇宙奥义,贯古通今。如果真能这样,我倒是愿意给你医药的帮助。我的老师也教过我很多医药方面的知识,熟读灵枢素问,细研伤塞金匮。我敢说对你这种病症,有妙手回春之能。只不过你现在这么劳累,元气消耗太过,对你的身体无一益而有百害。如果你能急流勇退,这才真正是可喜可贺的事。知过能改,圣贤之为。我再无他言。大人还有所赐教吗?”

“你的老师是个什么人?”

“对不起,我不会告诉你的。我只能告诉你,李瑞牺牲了,他的剑到了我的手中。现在我是我家唯一的幸存者。我的老师逃了出来,如果让人知道了他,他还会躲过这一劫吗?难道这个道理你也想不出吗?”

“看来你很有韬略。你能在这方面给我们一些帮助吗?如果你能给我们某些建议,这才真正是可喜的事。”

“当然要说,那是我大清早来此之本意。我也看出来,你本来就没有在此长期驻守的意愿,恨不得明天就离开这里。我说对了吗?”

“我想听的是你怎么会作出这样的判断。你听谁说的?”

这李琦笑出声来,说:“难道你怀疑你的部下会对我通风报信吗?用人当信而不疑,若用而疑之,此乃兵家大忌。在此成败存亡之秋,你还对下属怀疑猜忌,是会弄出大祸来的。如此猜疑,即使得十张良而不能用之,得十韩信亦当弃之,能成事吗?苻坚听从王猛之言,扫荡天下。王猛一故,违其言而兵发淮滨,意在吴越,结果大业崩溃,身死国亡。史上这种事多矣,难道还须由小可指出吗?”

这时号角吹响,所有兵丁全都起床了,炊烟四起,晨雾也随着炊烟弥漫。可这千多人的主帅却还未事盥洗,站着同人说话。但没有命令,其部下也不便前来探问究竟。李宝臣也看到了谢坚萧荣都在远处逡巡,可李宝臣也不会召之近前。如果这个李琦想动手,必须乘人之不备,现在最佳时机已过,所以李宝臣也相信这个李琦决非刺客。不看别的,只要看其剑仍在鞘中,那搭扣也没打开呢。

李琦看着在山谷中流动的人们,也放低了声音,静静地说:“我第一次到这儿,就知道你在这儿并无长久之计。如何安营扎寨,你是深知其道的,可是你现在看到的一切,屎尿横溢,臭气四扬,再过几天必将瘟疫流行,疾病传播,此种情形,将军自己满意吗?”

李宝臣也笑了,说:“好厉害的一双眼睛。对,如何处理污秽,我也没多加考虑。本想昨天前天就动手,可是打听到的情况让我也有了几分担心。四方蜂摇拥而来,我们还能动手吗?可是,我也知道我现在的难处,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告诉你吧,本来今天就要动手,我本来马上就要发出命令,我也想趁官方大兵未集,群雄无首,迅速发动,可是你来了,你让我只能改变计划。你选择了这个时机,确有深意。你真是一个老贼。”

“说得太难听了。我本来想好了很多的话,如果不是为了李家王朝,我会关心这多吗?我会想得这么多吗?为此我也夜不能寐,夜半醒来,走了十多里才曙光初现,你说我想的是什么?如果我是一个局外人,如果李氏王朝的命运与我毫不相干,我会来得这么早吗?”

李存也来了,站在那边高声问:“我可以过来听听吗?”

这还有什么可说,李宝臣当然只能让他过来。虽说李存年轻,可是他者这支队伍的真正的首脑。

李存走了过来,步履轻快,从走路就看得出他精力旺盛。他和李宝臣是属于不同时代的人,李琦也看得出,李存的某些想法恐怕与李宝臣有很大的不同。不同年龄的人其思想当然不同,因其经历不同,见识当然也有别。再说,识浅者锐,熟虑者钝,也是必然之理。

李存走到这两个人的面前马上就问:“阁下真是李琦?”

李琦说:“现在问这个问题也太迟了吧。你说我是李琦也好,说我是李瑞也好,甚至说我是张文,都行。我只是想说,你们现在身处困境,要怎么样才能摆脱这一困境。我是一只云中鹤,想飞就飞。我想说的你们想听我就讲,不想听我飘然而逝,去作我的逍遥游。如果你们以为包围了我,让我无法逃脱,那只不过是一厢情愿。.

李存也笑了,说:“杀了你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如果有必要杀你,我早就派人了,决不会派一个什么本事也没有的脓包去一试高低。你就说你想说的话吧。且慢,我还想让谢坚萧荣也来听听,你同意吗?”这个李存似乎有点刘邦风度。可惜生不逢时,他最后只能隐姓埋名,独行江湖,默默以终。

李宝臣听了很有几分惭愧。脓包二字,刺其主而伤其意,可怒而不敢言,怨而不能发。可是他也只能强忍。对老王他还可辩驳几句,如老师之训学生,可对少壮的李存,他却如待长辈,只能恭敬而不敢放肆。不过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卫士武艺竟然如此低劣。唉,忠诚与技艺难以兼具呀。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