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23  

2016-07-27 19:59:1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3

 

天刚亮,李琦就来到了李宝臣的帐篷外。几十顶帐篷,散布在这山谷中,绵延数里,大小便的气味,非常难闻,小孩也知道这些人想长期在这儿呆下去,是不可能的。不说别的,再这么下去,病疾频发,瘟疫流行,死亡与消瘦会有力地驱赶着这些人,想不走的只有白痴。

这时东方才一抹曙光,西边挂半边残月。林间小鸟啁啾,很是热闹,雾气还没升起,露水挂满林木,老大一滴落在颈间,怪清凉的。

李宝臣刚好出来洗漱,就看到了这个自称李琦的人。这让李宝臣感到十分奇怪。如此早起,所为欲何?行刺则太迟,言融通太早。且其住处离此二十里,则其真诚当在一个时辰之前,天犹未亮呀。所以他看着李琦,察其状而观其意,自己保持沉默,决意让李琦先说。李琦看到了李宝臣马上就说:“特来贺喜。”

一语惊人。难道那支小分队的试探性进攻得手了?那本是佯攻,只不过虚张声势而已,难道这也能吓倒青龙寺那儿的官兵,让百余僧众也弃寺而逃吗?李宝臣心中喜而笑容露。可他马上看到李琦的表情,同他自己的表情十分的不协调,马上收起笑容。表情转换之疾,表示心思变化之速,这倒也算得上一项优点。于是他问:“难道……”可他吞掉了后半句。有些话只能对自己说,不足为外人道也。总不能不打自招呀。

“你派出的那些人虽说战斗极其骁勇,可碰上的对手也极其厉害。战而不利,所以特来贺喜。”

李宝臣强装笑容说:“如此幸灾乐祸,人家吃了亏也来道喜,也是人世少有吧。你这么放荡不羁,一派魏晋名士风度,众人所以为是者不以为是,众皆以为非者不以为非,这种行世之道,还是收敛一点儿为好。”他尽力保持平和心态。

“李公子错了。如果你成功了,那才是可悲的事,那我就要表示悼念,表示哀伤。现在失败了,这才是可喜可贺之事。难道你还想不出其中的道理吗?”

这时李宝臣的七个卫士都已站到了其的身边。李琦一一辨认,问:“还有一位呢?”

一个卫士代为回答:“他不好意思来见您。”

李琦也说:“啊?药不见效,那就让小可真的不好意思了。”

李宝臣马上问:“这是何意?”

李琦说:“昨天他被小人老母刺伤,是我给了他金创药,我那药有奇效,现在他应当没事了。怎么还不敢出来执勤呢?”

李宝臣再次表示惊奇。老妇刺伤青壮,自以为精强之士却不及一老妇,实在愧、对人言。太不可想象了。昨天本想问个明白,可是没能究问到底。没想到真有此事。而这样的事真让他丢面子。可是当着卫士的面,什么表情也不能露出来,他只能继续问:“那么你说,有何可贺?”

李琦说:“也许李公是明知故问。我想有三可贺。其一,这一试探性进攻失败了,你就会打消血洗青龙寺的念头,你的人马也就能保存完好,你也就不会这么一意孤行。这是一可贺。”

“这么说来,你以为我们只要进攻青龙寺,就会招致可怕后果。是吗?”

“你以为狄福驻兵,离青龙寺不足十里,是怕你们这千把人吗?当知他们虎视眈眈,寅发而卯至,可畏者此也。你也许探明白了,朝廷一直没有加派军马,可朝廷这么做不是因为兵力不够,也决不是以为你的三百铁甲十分可怕。他现在示弱,所为者何,我想明白人一想便知。平静中险象环生,微笑里暗藏杀机,李君素以此待人,如今他人以此待汝,此为不可不知者也。”

李宝臣不想同李琦争论,只是问:“其二呢?”

“其二呢,是你应当明白,你的人既不可攻,也不可守,你必须统筹规划,为保存势力,实施你的第二方案。”

李宝臣淡然一笑。“我能有第二方案吗?胜则号召天下,败则以身殉国。你以为还可能有第二,真是笑话。”

“你想要这千把人都跟着你以身殉国?”

“那非我之所虑。”

“对。我看你脸色不佳,也许身有重病,与其辗转床榻,不如轰轰烈烈干出一番事业来。我也知道,你的身体恐怕也支撑不到明年。可你也不能让其他的人作你的陪葬呀。”

“好吧,这些话也不必说下去,你就说其三吧。”

“难道你没有求医吗?也许你的病是可治的呀。”

李宝臣面露喜色。“有何名医?”

“当然,你不可能到洛阳去,那儿名医多得很。不过有个地方你是可以去的,那终南山。那儿有一个与你同名同姓的人,现在专心讲究剑术,同时也研究医理。他可以为你治病。再不济,小可也可略施其技,汤药十剂,亦可截其锋而削其锐,稍为缓解。”

李宝臣脸色大变,右手也不自觉地摸着剑柄,七卫士也纷纷后退一步,忽喇喇宝刀出鞘,亮闪闪银光辉耀,如鹰之将搏,虎之将跃。可是李琦却若无其事,端立不动,好像不知流血惨剧近在须臾。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