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19  

2016-07-21 09:45:3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

 

吴常当着吕安的面,说他是个夜游神,吕安听了,又涌出几分愠意,抓这种哀告游神是其职责所在,而今呢,同越剧者,市井小人也,,打交道者,草莽英雄也,小人讥讽之词,只能忍着。吕安把目光投向对面山上,吴常走开,也不留意。可是,吴常的几句话,却又让他警觉。吴常说了两种可能,一是血洗南阳城,一是血洗青龙寺,都极其恐怖,都同他的官运相关。他只有三百兵力,可宛王叛军约有千多人,到现在也不知其详。如果不向裴刺史禀报,真的出事,他一个人独担其责,其重也不堪承受,其冤也不堪言说。去南阳则佛寺当灾,守佛寺则南阳有危,顾此则失彼,救魏则赵亡,何以自处?他一直停留在这儿,如果对方见此,已乘虚发兵南阳,一旦南阳失守,朝廷问责,他将何以应对?想到这儿,他心为之寒。

懒懒的太阳已经被密林隐没,林中也就阴暗起来。最危险最紧张的时刻也正是这种时刻,他不敢有所松懈,看到他的助手朱桓,他手一招,朱桓就走了过来,刀插入鞘。他站在离长官几步远的地方。下级同上级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是极必要的事。可吕安却要让他更近一点,就让朱桓坐到他的身边,然后放低声音说:“你得赶快回到城里去,力争在城门关闭吊桥拉起之前进入城中。你就把我的口信告诉裴刺史,说,要谨防宛王残部趁城内空虚攻入城内,叫他千万小心。快去,什么也不要延误!”

朱桓听了也是一惊,可是知道此言确实极其重要,情险如湍,责重如山,马上拉来战马,也不管这山路崎岖,迅速离去,树枝打脸,棘刺挂衣,他也不察不觉,唯知向前。

可朱桓刚走,吕安也还是不放心,万一有人在路上设伏把朱桓害了呢?他马上叫来另一助手童迟,把同样的话对他说了一遍,只不过又补了一句:“如果朱桓出了事,你就赶紧回转,不要再向前了。”童迟刚去拉马,吕安又走到其身边说:“两个人不要走在一路,要一前一后,这样也可有个照应。只有情势危险时二人方可会合到一起。快去吧。”于是童迟又去了。

吕安就只剩下九个手下。这九个手下看到走了两个,也就知道情势可能很是危险。只不过这几个都是打过硬仗的,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尽皆履险如夷,视死如归,鲜血与死亡见得多矣,现在他们必须到寺中去吃斋食了。没有鱼肉的饮食,他们终究有几分厌倦,可是情况特殊,也只能忍着。还不知今天晚上会出现什么情况。还是那句老话: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他们三人一组,轮流睡觉。越是夜晚,越要小心。

可还没来得及睡觉,就听到了一点声音,来自那西边的林子。十个人都高度警惕,刀剑全都出鞘,马上就看到,巢鸟惊飞,群鸦乱窜,各人心悬半空,意系丛林。寺中的和尚们也都拿起了齐眉棒,列成八队,各守一方。寺中的最高领袖长老也来到大殿中,站到吕安身边,轻声问:“有何动静?”气氛紧张肃穆,如临大敌。

吕安也轻声说:“如果寡不敌众,我们只能撤退,你们最好还是各寻出路,不必与这寺庙同生共死了。一切都属身外之物。作好这个准备吧。”

慈清长老长叹一声说:“不战而逃,人言可畏,众毁销骨,众口铄金,我能逃往他处吗?可是,我能让这百十来人为此作无谓的牺牲吗?两难呀。各随其便吧。”这话儿其意之重,其语之沉,让吕安听了也心酸。。

举刀的手也倦了,拈弓之臂也累了,可再听时,却什么动静也没有了。吕安说:“各位都去歇息吧。他们故作动静,扰我清眠,等到各位非常疲累时,他们才会发起攻击。现在有我们几个在此守卫,请大家毋须惊慌,只是不要再打坐了,早点儿睡,大家也就和衣而卧,器械放在身边,一听到声响,再起来应战吧。”这样百多和尚才各自回到房间里去睡觉。可是风声鹤唳,杯影蛇弓,哪一个能睡得着。

吕安对手下说:“还是三个一起睡觉,现在天气还不甚冷,就这么坐着,多加上一件衣吧。他们故意扰乱人心,不必理它。务必镇静。”

他马上靠着墙睡着,首批守班的三个也就站着,大门也就打开着。现在还不到关门的时候。这时已经听不到诵经声,再也没人敲着木鱼,似乎也忘记了给正殿的菩萨上香,闻不到香的气味。偶尔听到的脚步声,吕安知道是寺中的那个莫里沙,这本是宛王的人,怎么到了这里,且又逡巡不去,却有几分神秘。可吕安也不便加以干涉。

林中再也没有了声音。这样的安静,倒也令人难以放心。那些人做什么去了?他们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呢?

可吕安突然醒来,他觉得情况不对,这儿似乎少了一个人,谁呀?他马上想起来了,这个人就是武元春,还有那个据说有万夫不当之勇的李武。还有元春的几个随从。这是一个显著的目标,这些人到哪儿去了?难道他们已经得到消息知道了叛军去向?难道吴常已经同元春结成一伙,有意让他吕安心神不安?也许吴常仅仅轻轻甩出一把谣言,就同迷魂毒雾,让他失神弃智?乾坤本清朗,时局本平安,吴常却说成山风咆哮,浊浪翻腾,好像危险迫在眉睫,天将倾而地将覆。上当了。想到这儿,他再睡不着了。可他也只能佯装熟睡,免得扰情乱志,徒生事端。于是他轻声对那三个守班的说,关上大门吧,他们打破大门也不是一点儿工夫。

前边大门才关,后边喧闹又起。但闻人声鼎沸,脚步杂乱。吕安再也无法安睡,他马上命令九个部下全都走进大殿后边。本想留两个人到大殿中,可转念一想,也不能顾此失彼,区区十人,决不能两头兼顾,分则力微,聚则气壮,不然碰上了真正的危险,什么也对付不了。

可才行数步,就听到大门砰砰作响,惊心裂胆;后殿嘈杂声音偏又同时并起,扰其心智,乱其精神。二者只能择其一。吕安决定继续留在前面,大门外是什么人在厮杀?要不要出去支援?正难决断,一个部下大叫:是朱桓童迟两个都回来了。叫门的是童迟。马上打开大门,这就看到了,昏黑之中,十多个人正围着两个人在搏斗。刚打开门,门边的两个人就大声说:“贼子们,我们的人出来了!”这时还有什么可说,十人一齐冲了出去,也不管那些人是什么人,一个个奋勇当先,就是一顿乱杀!耳边只闻刀剑响,眼前只见血雾飞,确是一场恶战!

可这些人却很骁勇,刀法严密,步法坚稳,遇险无畏,受伤不惧,完全是正规军训练出来的杀法。

难道血洗青龙寺的事情真的就在眼前?吕安极其紧张,可什么也没工夫想,眼前应当对付的就是把这些暴徒赶走。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