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17  

2016-07-19 10:37:1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

 

可谢坚马上知道通报两个逃兵的事不是萧荣此行的主题。

萧荣说:“可是,我想问你的是这个李琦是个真货吗?我总觉得他就是那个同杜威说了很多话的张文。当时我只能远观而不能近睹。尽管时移地易,衣冠服饰全然不同,可他那种举止风度,那种说话的神气,却依稀如昨。他却明白无误地告诉李宝臣,说张文负有狄仁杰的任务,这真正便我百思不得其解。他这一回来此山中到底所为何事?他怎么不怕李宝臣看穿其真正面目呢?我担心他早已混迹于我们的队伍中了,”

谢坚严肃地说:“他会不打自招,说吾乃张文也吗?萧君呀,这都是你自己的想法。我想,他仅是一个间谍,在摸清我们的虚实。最可怕的,他也可能在写下他对我们这些人的鉴评,谁个该杀,谁个可纵,都由他一语定夺。你难道不想到他那儿去领取一张免死状吗?”可话说到这儿,谢坚就走开了。轻脚轻步,就像一只猫,听不到他的脚步声。萧荣也只能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他知道他们总是处于监视之中。

那确实是李宝臣。他对萧谢二人也不能说是百分之百地放心。他到谢坚的帐篷里看了看,没见到人,就知道他和萧荣一定在这个地方相会。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可这两个人会真心帮助他完成这一次光复大业吗?他这一次能做出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来吗?他能做到一响百应吗?他心里空荡荡的。也许这儿会是他的葬身之地。这一丝不祥的预感时常来袭,有时夜半梦醒,似乎犹觉剑刺穿胸,可抚胸而无血滴,这才安心睡去。可他历来信奉一个真理:事在人为。荥阳之险,昆阳之危,都与失败毁灭擦肩而过,真正危乎殆哉,最后却也还是取得胜利。有的人到了最后一刻退缩了,其实只要再坚持一天半天也就行了。可是也有人因为及时放弃,等待下一次,同样也成功了。现在这一次他能成功吗?李宝臣还没把握。他本想找谢坚谈谈,没想到谢坚出去了。可谢坚在这个时候同萧荣会谈些什么呢?李琦说真正的张文可能早就到了他的身边,那么这个真正的张文是谁?谢也萧欤?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即使有疑亦不能使人觉。现在当做者仅让人不知己之心迹也。

可李存也像一片黄叶一般飘落到了他的身边。李存每天晚上要作照例的巡查。可李宝臣总觉得这位公子的巡查只不过是一种形式,他从来没提出某人触犯营规,也从没指责某人失去信心。他只是看看,甚至也可以说他只不过是走一走,散散心,办让部下看到他,而他却不一定看到了了部下。对这支队伍的前程,李存似乎根本就没放在心中。李宝臣觉得李存太没主意,太懦弱,或者说太无能。可是现在他必须对李存说一句什么,于是就把他的发现说了出来:“刚才谢坚不在帐中。”

可李存的回答让李宝臣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李存说:“能在这儿就行了。也许再过几天,他就会离开这儿。你说,还有多少人会跟着我们干到底?明天我们该做些什么,你想好了吗?已经有多少个逃跑了,你知道吗?”

李存说得可说全无感情,可李宝臣发怒了。“你那七百人也该练一练才行了。粮食快吃完了。那些没用的家伙,走了就走了吧,留下反而误事。我们马上就要行动了,你准备好了吗?”

李存知道,两个人之间的裂缝已经很明显了。也许最后会各自东西。李存知道这一担心总会成为现实。所以一闻此言,心情也很平稳,轻声细语地说:“在此山中,该练的是散兵作战,各自为战。我让他们练的就是这个。你那铁甲兵适合在这山间展开吗?我想再进一言,打下青龙寺,毫无悬念,虽不能说唾手可得,可也记不会伤亡狼藉,然而我们不去打,他们当然也不会走。可是只要我们的人去了,他们极有可能只会作反击的姿态,实际上他们早就想撤离那儿。你想过了吗?我只希望那儿一无所有。如果有点儿什么钱财,那可决慧吾等之福音,那只能会引起一场内部恶斗。说实话,我对此不抱信心。”

李宝臣对李存的无知更加感到可笑。“百多人的衣食饭碗在那儿,那些和尚能走到什么地方去修行?好好的寺庙不住,难道会去一家家化缘?”李宝臣不想再说下去。这个公子太低智了,这么一个低智的学生他是不想教的。说到内部恶斗,李宝臣想也不愿想这样的事。这个李公子真能异想天开。

“宝叔,你反复派人去侦察那个张文的真假,真是多此一举。你看到了那柄七星剑就以为他身出名门。错了。此种剑在我王府也只有我与王父才有,其他的人是没有的。这一点难道你也不明白吗?”

李宝臣笑出声来。“王爷,你错了。他确实不是李琦,这我知道。可是,你没看到他脸上的龙虎斑。那是李琦的大哥,他就是那个嫡长子李瑞。这种人是不可能归顺朝廷的。此人不用,太可惜了,可是他与我们合作,连你也拒之门外,真正令人寒心。”李宝臣不想再往下说。他对这位公子真正有点失望。明天要做的事他一直秣马厉兵,难道这位花花公子竟不能察其端倪吗?

可李存也只是笑笑。李宝臣不知道李存志在江湖,可李存却知道李宝臣就要孤注一掷。

月色朦胧,清露徐滴,晚风送凉,却也给人不测之感。风从何来,复向何去,不知也。今日之我安坐赏月,明日之我身在何处?李存久立而思。此地不可久留,可能从此以后独闯江湖,以避斧钺,但求苟延残喘,不求建功立业。这么些兵丁个个猛如恶虎,捷如雄鹰,可没钱养着,也不可能为其所用。想一呼而天下响应,裹粮云集,决不可能。

本想再去查一查营垒,可李存想,云有影而风无迹,明日之事,在历史长河中无影无迹,董狐不录,史迁不载,必不可为而为之,何苦呀!于是他只是走了一转,什么也没看,什么也没听,留影而无迹,就回到床上,睡下。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