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移山记56  

2016-06-06 08:11:1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6 甜蜜的陷阱

 

出了刘家的门,胡象贤也有点儿忐忑不安。可上了车,他也不能老是想事情,只能专心骑车。十多里路,当然也要不了多久就回到了家。到了家又忙着喂猪。其他的事,当然无暇去想。可到了晚上,乾生的话和刘自成的事,就不断地在脑子里闪现。现在他也学会同老婆商量了。女人的智慧有时也是很管用的。他没想到的也许女人想到了。现在他住的地方很狭窄,东西摆得很挤,转身难。粉碎机早就搬到了猪场。只不过做工的可以在新屋里摆席,这才多了几分方便。他想起了刘自成的话,要喂好村上的几个负责人,虽说不可喂得太多,可他也必须常到支书家里走一走,当然也少不了到村长那儿打个转,但这种交往不能太密也不能太疏。

支书看到象贤就说:“到镇上?”象贤当然作了肯定的答复。“找了刘自成?”这一句也不能瞒。

支书笑了,说:“也到我这儿喝上一盅吧。到你那儿喝酒,地方窄,那个气味呀,也不好受。新屋起好了再到你那儿喝。”于是备酒。才端杯,支书就说:“其实刘自成村上的人,也为刘自成说了好话,可是镇上的人想搞一个开发区,哪还听得进村上的话。村上多有几个钱多的人,对村上没有什么坏处。你知道我这么说的意思吗?”

胡象贤不说话,他只是想,是什么人向支书汇报了他到镇上的事?他马上就想到了电影中所说的特务,难道真的有特务,把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到眼里,报告给支书。可是他又想,他算什么人物,也值得派特务去监视他?养一个特务要多少钱呀,他又不会搞破坏,也派个特务跟随着他,那才真是笑话。可是支书怎么知道了他去镇上的这件事?问,难开口。不问,不放心。辞了支书,就再到村长家里去,也许能探听到一点消息。村长听说有客,出来了,看到胡象贤,有点吃惊,说:“有什么心事?你也有闲工夫出来,我也有点吃惊。不要想那些,喝酒。”这句问话,就好像看见兔子爬上了屋顶一样奇怪。

胡象贤说:“我这个人呀,过去老是把自己关在屋里,世上的事一点也不知道。刘自成把我拉到了养猪这条路上,所以我也很感激他,今天特意到他那儿去取经,没想到他的猪场没了。说拆就拆,猪还没大呢,只得让给别人了。他说,平时对村上的干部也有点不那么尊重,事情是他自己造成的。”

村长姓肖,却还没听说这事,他只知道有个刘自成,猪养得好,可是也不认识这个人。这时支书也到村长这儿来了,这就让胡象贤有点不放心了,怎么这么跟着呀。可村长马上就拿了酒出来。各敬一杯,瘵杯就说:“听说刘自成这个人脑子蛮活,第一个大养猪的听说就是他。镇上还表扬过他呢。他的猪场拆了?哪天的事?我知道了,镇上搞了个开发区,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

胡支书马上说:“正是这个事。我们村上就有人想也在我们村上搞个开发区,想把象贤的猪场拆了。你说,我们村上也能搞什么开发区吗?即使搞开发,能搞到象贤的猪场那儿吗?哪一个开发区是开到山边上去的?开到山上也发不了呀。现在有的人,看见谁钱多了几个,就叫,共产党不是要共产吗?这么多人发了财,怎么不共产了?”

村长也有点气愤,说:“其实就是那几个人,好吃懒做,偏偏村上去年还养了一个胡定三,幸亏今年没有再养他了,不然想共产的人就更多了。”可村长也只说了半句话。养胡定三是老支书的意见,今年不再养他,老支书很生气,可是换了领导,老支书说话也等于是放屁,没人再听他的了。

村长生气有个原因。支书承包了村上办的红砖厂,村长承包了村上的办的沟瓦厂,两个人收入都还可以,来做工的有河南的四川的,都是外地人,赚的钱却是他们的,当然每年也要分一点给村上,比方说,集资办学建校舍,其他村上家家户户派钱,蚊子过身也要掰只脚。可他们村都是村上出的,这么一来,对几个村委承包的厂子也就没了意见。可是这个金星渡村,还有一半人可说还没脱贫,这些人当然就希望能从集体经济中多分点儿油水。不劳而获,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

胡象贤叹气说:“自己多做些事不就行了吗,偏偏有人想吃现成的。以前就总有人偷我的菜,那胡定三吃的菜可说全是我家的,可他吃了别人的还不罢休,还想造谣生事。”

村长说:“他再也不敢了,看见你的影子也怕了。”

“怎么这么说?”胡象贤不得不问、可村长却再也不说。好像他对那图钉的事全都知道了。象贤当然也不再追问。

支书说:“就这样吧。如果有人还想办猪场,我们也奖励。号召归号召,实际上真正能做到象贤叔这个样子的,我敢说,一个也没有。他们不亏死才怪呢。如果胡富平想养猪,我们大力支持,让他也知道劳动致富的难和苦。”

胡象贤不做声。这明明是走赶着猪上树,胡富平哪是一个发财的料。至于撑船,水边的人能做这事的多呢。反正已经是镇上出钱,虽说钱不多,懒人子还是想这块肉吃的。前年镇上还曾成立一个航运办公室,管着金星渡的渡船和水库里的两条船,只不过后来很多人有意见,说三条船四个人管,真是笑话,这才把航运办拆了。可金星渡的渡子的钱就由镇上出了。胡富平想把这块肉让出来,想吃的人多着呢。

象贤也知道支书这条计其实也很毒,这是一个甜蜜的陷阱,胡富平会把裤子也蚀光的。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