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移山记55  

2016-06-03 08:00:2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5 大智若愚

 

房屋的内粉刷还在紧锣密鼓地进行,那个瘟猪的骇人谣言也自然平息。就好像从来没人说过这样的话。看到胡象贤这么平静,还有谁会相信这样的事呢。乾生正为他娘准备做生日酒,也很忙。可是晚上也抽空到象贤这儿坐一坐,说:“早几天有此谣言……”象贤微笑,说:“当然,我也听到了。不过你想,如果我大发脾气,手拿砧板剁一刀骂一句,就会有人相信谣言是真的。我看得很平淡,不把这样的话当成一回事,谁还相信那些屁话?我想,现在这个社会,真正的傻瓜也不多。今天亲密,明天敌人,翻来覆去的事见得多了,人也就变得聪明了。老一点的人不再说,后生小子却都是不关心他人的事的。”

“你这老家伙,怎么变得像个领导了。”乾生笑着骂。“你这人,少年糊涂老来智。”

“你也错了。读高小时,同学们都说我会读书,考试成绩也好。只是大跃进后才糊涂。高举三面红旗时我也十多岁了,那时候,也好激动的,可是,后来呢?这些事你没经历过,我也不说了。总之,一句话,那些年,只有糊涂人才不会吃亏。”

乾生不说了。他也看些报,看些什么文摘之类的杂志,对过去了的事多少知道一点,可是他也弄不清楚。只不过他决不会左得相信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才会让人摆脱贫困。或者说,他任何主义都不信。他只相信两件事,一件事是政府已经做过了的事,另一件事就是自己已经已经做过了的事。什么中央领导的讲话呀,报上的社论呀,他是从来不看的。把未来描绘得越是天花乱坠,他越是不相信。资本主义坏不坏,他不知道,因为资本主义长得胖还是瘦,丑还是美,他没见过当然也就不知道。说什么中国四大美女,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谁见过?书上说资本主义如何丑陋,社会主义如何漂亮,可到底什么才叫社会主义,他也不知道。可是现在的生活比过去好多了,这是他知道的事。文革肉都吃不上,现在肉都吃厌了,这才是真理中的真理。耳朵知道的事,抵不上眼睛知道的事,脑袋知道的事,比不上肚子知道的事。这就是乾生这类人的人生哲学。有些人用脑袋感知政治,有些人只用肚子感知政治。乾生正是只用肚子感知政治的。

可乾生也突然记起了一件事,说:“你这猪场占了那么多的地,会不会有人攻击,说要收归集体?”

声音虽小,可是胡象贤听了却像听到了一声惊雷。事实上他已经有了两处宅基地。虽说还没人提出这事儿,可是他也隐隐有点担忧,一旦有人提出这样的事,支部的人会说些什么?难道真的去拉拢他们?他不会这么做。今天拉拢了他,明天他就说他觉悟了,上当受骗了,认识提高了,他就要检举揭发了。这种人总想鱼和熊掌兼得。而且政府决不会说这种人没品德,还会表彰这种道德当成一块硬币的人,信手一掷,正面是它,反面也是它,可政府不说这种人没立场,还要培养这种人。胡象贤看得多了,也就不会进这个圈套。他只能对乾生说:“如果你第一个提出这件事,那我就倒霉了,马上就会有五十个人跟着起哄了。”

乾生点头,轻轻地说:“其实我也担心。我也算得上一个有钱的人了,也会有人嫉妒,恨不得一口把我吞了。只不过我挣钱的地方远了,他们的手短了,如果他们的手能伸得那么远,还不知有多少脏话泼到我的身上呢。”

象贤也点头。胡乾生再喝了半杯,说:“怎么,刚才我想说一句什么话,现在再也想不起来了。”他摸着脑袋,反复地想,胡象贤也静静地等待他把他想说的话说出来。

“啊,记起来了。刘自成发财了,就有人想挖他的蔸蔸了。他办猪场的那块地,有人向政府买了,说要起个大市场。政府到手九百万,刘自成可就惨了,什么都没有了。他正在想其他的办法呢。你也得作个准备。”

这才是乾生真正想说的话。他也说:“真的再也不喝了。喝酒总是会坏事的。”他掉头走了,把担心与忧虑留给胡象贤。

明天能挤压一点时间去看看刘自成吗?是他把胡象贤带上了现在这条路。胡萌贤必须去,再忙也得去。

可第二天见到刘自成的时候,刘自成却显得很平淡,说:“那些猪还才百把斤一头,都得卖。现在那儿成了开发区,限我十天之内把那些猪卖了,哪来得及呀。天无绝人之路,怕什么。报上说,有个人包下了大片荒山,种了很多的树,三千亩呀。果树呢。可是到了结果子的时候,村上说,那个承包合同不能作数了,村上要把那块地收回。一个子儿也不给,就把那块地再承包给了村支书自己。你说,那才叫冤呢。”

临走时,刘自成狠狠地说:“我从来没想到要去喂村上那几个有权有势的人。你可不要跟着我犯错误,那几个人好好地喂。听到了吗?把那些人喂肥喂壮,你不能独吞,要多分一点给当权的人。山中打猎,见者有份。老祖宗就定出了这么一个规矩。”说罢,刘自成哈哈大笑。

可听着这笑声,胡象贤一身都起了疙瘩。有的人总爱用社会主义这一武器来达到他个人的目的。而且无往而不灵。以维护制度之名,行鲸吞蚕食之实,很有一批人精于此道,胡象贤不得不防。他也知道,狗是喂得熟的,可人是喂不熟的,喂得越多,他可能害你越重。给人也只能适可而止。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