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血洗青龙寺2  

2016-06-28 07:54:2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在这静悄悄的夜里,洛京城内,人们都早睡了,可是在狄府内,却还灯光明亮,张文的尴尬也就在这灯光里表露无遗。他也在思考,能不能把那王妃出走的原因加以说明呢?可张文不露声色。他不能说明,这是他向王妃提出的建议。他私会王妃这事说起来就难以启齿。他只能不作声。有人说,对长官要坦白,不能有隐私。可奔走江湖的人哪能没有个人隐私。

狄仁杰说:“走了就让他走了吧,反正从此他和他的儿子就只能是一个平民百姓,也就没有了任何号召力。假如他们想公开自己的身份,那就等于就想致他们自己于死命。能为他们出些主意的当然是个聪明人。能毅然决然这么做的,也是一个聪明人。你说呢?”这声音很平和,可句句打动张文心弦。

看着那闪烁不定的烛光,张文真不知说一句什么为好,他只能说:“大人明察。”

“认了?好,我知道你会这么做的。我早就想到了会出现这样的事。你可能没想到吧?”

张文不好意思地露出一点微薄的笑意来,他不知当如何应对。他只知道他早就在他人掌控之中。他只不过是笼中兔,只不过这个笼子很大很大。

“可是还有一件事你根本就没想到。你说,还有什么事?”

“难道裴刺史在出进王府的地道里面根本就没抓到任何可疑的人吗?”

狄仁杰也笑了,说:“你原来想到了这种可能吗?”

张文只能承认:“想不到会这样。我想,那地道的出口已经有人控制了,他们能逃到哪儿去。”

“那根本就不是地道的出口,当然也不可能是一个入口,那是一个死洞,进去没多深,就走不通了,多方探测,也没发现里面再有了个什么通道。”

这是张文绝对没有想到也根本想不到的事,他还以为有人从那儿出来,当然一定是一个地道的出口。

“你们见到的那些人,也许只不过是想从那儿进去,没想到进去了却没有藏身之地,只能出来,出来时遇到了那个吴常,这才仓皇逃跑。连那个什么王爷也顾不上了。到底那一个身着王服者是什么人,现在也还没有查明。以前见过那个宛王的人都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们也没法证实那是何人。再说,这几天,那尸首已经开始腐烂,即使找到了认识宛王的人也没法辨认了。”

张文有点紧张,马上说:“我是没有能力去对付那么多人的。这些人逃向了什么地方?现在有了消息吗?”

“这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他们也不可能作鸟兽散,只要有个为头的,他们就还会团聚在一起,没个为头的,他们也会推出一个为头的,啸聚山林,还是会成为朝廷的祸害。你此去,也有可能同这帮人遭遇,如果碰上了他们,他们中肯定有几个见到过你,对你当然极为危险,你事先得有所防备。”

张文突然觉得心跳,马上说:“如果有万一之事,希望朝廷对我的家小有所表示,不要让他们无处乞食,更不能让他们被人追杀,让他们满门绝尽。”说到这儿,张文的眼泪也流了出来。男儿谁个没眼泪,到这种时刻不流出泪来才怪了。谁人不是血肉之躯呀,世上没有真正的心如铁石的人。

可狄相却似乎有点心如铁石,看不出他半点同情之色,他只是说:“放心,现在我已经派人赶赴你的家乡,要将你的家小搬迁至城中,由官府保护。”

张文仍旧只能苦笑。一则他同当地官府的关系不是那么好,因为他从来不去拜望那几个当官的人,百姓就是百姓,怎么要同官府来往呢。二则一旦有事,官府自顾不暇,哪能起到保障的作用呢。张文也不能因为狄相有了这么一句话就表示感谢,此事只能听之于天了。朝廷呀朝廷,为朝廷做事,总是没个好结果的。朝廷讲的是忠心报国,为国家而牺牲个人利益。可江湖上讲的是义气,对个人利益要相互照顾。这价值观是不相同的。

那侍卫看了张文一眼,对张文没个感谢的表示也有点奇怪,可狄仁杰是何等样的人物呀,马上就说:“我也采取了预防措施,让你的家人分散居住。乡间有句俗语,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再说,人多了目标大,分散了目标小,那些人也难以查访。”

张文没有反应。狄仁杰说:“这么说来,我这想法还有疏漏,你就提出来吧,应当怎么做。”

再坚强的人也会有性情薄弱之处,张文此时可说有点心乱如麻,他低声地说:“本来我想逃往江南的,没想到我还没能赶到家中,就……”

“把你的家小护送到江南去,已经不可能了。南边的事情很不好办,即使你自己护送也难说没有危险。那条路一两年内恐怕难以走通,我不能出此下策。”

这也是张文根本想不到的事。现在局势未稳,反武者多,他现在为武家做事,恐怕就是在江湖上也有些议论。张文不知怎么来评价自己了。是坏人还是好人,是助纣为虐还是为了伸张正义?他没法作出一个结论来。是大唐忠臣,或是武家鹰犬,恐怕狄仁杰也不好给他自己作结论吧。

张文终于流下了眼泪,说:“只能听天命了。大人能做到这些,小人表示感谢,至于事态发展到什么地步,我们也无法预测,也许什么事情都没有,一切都会平安无事。只不过也要作万一之想。还有其他的事吗?能事先给我的家人一笔生活费吗?他们手中有了钱,自己能想得出办法来的。”

狄仁杰终于笑出声来,说:“你是一个江湖上的自由人,如果你是官府的人,你敢说这句话吗,你只能说肝脑涂地,舍身相报,什么什么的,反正是为皇家作出最大的牺牲。你却可以开口就要钱。我岂能不想到这一点呢。只不过国家经费紧张,也不能让你借此发个大财。”

张文说:“至少也得十吊。”

狄仁杰对侍卫说:“通知他们减点儿。”

张文马上高声说:“不不,大人给多少就多少,再也用不着变更了。”

狄仁杰也笑了,对侍卫说:“那就照原来所说的不变吧。张文,我期待着你胜利归来。”

张文说应当走了,这时已经听到鸡鸣之声,天快破晓了,狄仁档要去上朝了。

出得门来,张虚正在打瞌睡,不知谁人给他披上了一件厚实的皮裘。

早晨很凉爽,张文也觉得有点冷,可是张虚醒来后马上脱下了披在身上的皮裘,跟着张文就走。走到哪儿去,他是不会问的,他的任务就是保卫主子的安全。

可才走到大门口,李确就拦住了他,张文正想问,李确就把一把剑交给了他。张文正想问,李确就说:“剑鞘换了,原来那个鞘太显目。你拿去吧。只不过剑有七星,识货者一见就知此剑来历。此行艰险重重,有这么个东西总好些。现在把你同那潜伏者接头的暗号记熟了吧。”

张文拔剑出鞘,一看到那寒光闪闪,一看到剑上的那七颗星星,也就知道此剑非一般人之所有。但他也还不明白什么人才有资格携带此剑。以此名剑相赠,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张虚马上就明白了,他的任务颇不轻松。可这十多年间,自从跟上了张文,所遇到的艰险何止二十回,他也并不把艰险什么的放在身上。他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家小也还过得去,他还有什么可以顾虑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