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移山记68  

2016-06-23 08:35:5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 河水奔流无尽时

 

胡象贤把两位老师带到三楼。二楼都摆席了,只三楼还空着。厨房里当然也还有菜,于是迅速摆上了一个席面。菜全都加温。胡书记来了,谁都知道该怎么做。只说当年的老书记来了,其他老师也都狼吞虎咽,也不再等菜,快速吃完,到三楼来陪王主任和卢老师,当然实际上是陪胡书记。

胡象贤也还没吃饭,他很忙,对卢老师的态度也有了一点变化。是胡书记带来的呀,岂能一般见识,还是一味责怪呢。可是也还想说上一句:“卢老师,还记得我吗?”

卢老师也笑了,说:“记起来了。其实那时我也很忙。教语文的最怕的就是改作文,我脾气也不那么好,或者说也不适合当班主任,这就希望老前辈原谅了。”

“算了,我也不想再记起这样的事。不过我也还得谢谢你。说实话,你是嫌贫爱富的,志清的同学也都说了,我想了好多晚上,要不让人嫌弃,只有发个财。我种菜卖菜能发得了大财吗?想了几天,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金钱变物质,再来一个物质变金钱。”

胡介平看着胡象贤,微笑,却不表示什么。王主任却说:“过去我只听说精神变物质,物质变精神。今天听你的高论,想来却也有些道理。”

胡象贤看着胡介平,不知道这话是不是能继续发挥下去。胡介平这才说:“你解释一下,我想也有点道理。”

胡象贤说:“原来我只是搞物质变金钱,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来。后来看到了刘自成的做法,这才想到,钱要生出崽来,我把一万多块钱包了包,藏了藏,能生出崽来吗?放到银行里去,能生出几个儿子来?”

听到这儿,志清也就笑了,说:“爸爸有水平。”

老头儿说:“要你这个小子说吗?我没水平能有你这个儿子吗?你只会读书狠,赚钱其实不狠。靠着挑红砖能挣到几个钱?我就不想再学你的办法。你还想动员同学来移山,想移掉愚昧的大山,你是想让精神变物质。我却想,那什么精神变物质,太抽象了。真正变的是把一个人推到那车上,让他再也下不了车,他就跟着这车儿一起走。我就是把自己推到了车上,再也不想下车,先起个大猪场再说。这有什么好处?有了这个猪场,我想退兵也不行呀,我就只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了。这叫什么,破釜沉舟,是吗?”

胡介平举起酒杯,说:“为这句话干上一杯!”同胡象贤碰了杯,又同其他各位也碰了杯,其他几位老师也只能拿着手中的塑料杯碰上一下了。

王主任说:“其实还是可以说精神变物质了。胡老的观念发生了变化……这个么……”可王主任没把他的话说下去。他是客人,不能把话说得太明朗。

胡象贤也笑了,马上接着说:“我当然不是谈哲学。我只是想说,不要谈太多的哲学。我也不懂哲学。我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喂,吃菜呀,只顾说话。好,等会儿再说。”他真的不再说,往胡介平碗里夹菜。才一会儿,就问王主任:“你喜欢吃点什么?只要做得到的,马上就叫他们去炒。羊肉还有一点,大女儿送来的。她自家的羊。再炒一盘如何?”

胡介平响应,说:“想几十年前,我们哪敢想望这样的生活。那时候的地主可说过得比现在的叫化还苦。在县城里讨饭吃的到餐馆里扫桌子,还可以每天吃到一点肉。可解放前只有初一十五这两天才杀猪。羊肉?想都不敢想。再来一点,王主任,你说呢。”

下面的客大都已经吃完,听说还要炒菜,而且是炒羊肉,有人就发言论了。可是,更多的人说:“你真是猪八戒吃人参果。你刚才也吃到了羊肉呀。你看,这桌子底下不就是你吐出来的羊骨头吗。你还想胀破肚皮?”正说着呢,胡象贤下来了,向村长和支书招手,说:“上去坐坐,闲谈。”

支书当然响应,可心中也有一丝苦涩。这胡萌贤的地位与以前大不相同了。不只是钱多了,说话的口气也变了。

可胡支书正想上楼去,那位老支书的儿子也就来了,他也想借着这个机会表现一下,也想借此机会表现一番孝意,就不会让亲戚强迫他跪到父亲的灵前,就不会有人说他逼死了父亲。他头上戴了一个三角形的白纸标志来谢孝。看到胡支书肖村长都向三楼走上去,他就知道三楼有贵客,也向三楼走上去。别人也不好阻拦,乡间除了死人无大事,办丧事也就叫当大事。这是大事,谁敢说些什么?可这却是人家的生日宴会时间。

那点儿白纸尖尖儿让胡介来马上看到了,也就知道此人打算闹出点儿事来。他马上就说:“这是谁的儿子呀?想谢孝也要选个别的时间呀,这也是乡间的规矩呀。你是谁的儿子?”

听说是老支书的儿子,胡介平也就明白了很多事。他认识这个人,马上说:“你父亲太左了。我也不想给你留面子。当时我在新疆,对那些事当然不知道,可是后来回到县里工作也就听说了那些事。凡事总得有个度,要做到适可而止。超过了这个度,做得太过分,就不行了。你想一想,你的父亲是不是做得过分了些?再想一想,你选择这个时候到这儿来谢孝,是不是也做得过分了些?”

胡象贤却还不知道这回事,也想问个具体,忙问是得什么急病。胡支书却直截了当地说:“今天早上没有赶上早饭,剩饭都给猪吃了,所以吃农药死了。”

当着几十个人说这事,也太不给人留情面了。可是人家选择这么个时候戴孝谢孝,也是故意的,胡支书老大的不满意,哪会有好话说。说得这个老支书的儿子满面羞惭,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可这个青年下楼时却强装门面,说了一句:“不过我父亲到死也还坚持了社会主义,没有走上资本主义道路。”他也不想听其他人的意见,就走下楼去,弄得席上的人都有点目瞪口呆,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胡个平走到窗前看着此人走远,这才入席坐下,举起筷子,说:“这种人总以为他穷得光荣。这也是一座阻碍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山,我们的国家如果不能够搬掉这座大山,我们前进的速度也就会受到影响,象贤,移山的事还远远没有结束。你必须带领金星渡的人继续移山。干杯!”

人们迅速地忘记了这件不愉快的事,尽情地喝,尽情地吃。有些本想回到家里做点其他事的也都继续饮茶,说些闲话。几位老师接受了胡家的礼品,高兴地离开了金星渡。

向东望去,河水日夜奔流,决不会因人间的某些小事而停止它的前进。

 

2016-6-9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