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移山记66  

2016-06-20 07:55:3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 意外的喜悦与尴尬

 

王主任看见了邓献,只能称赞:你们的同学情谊简直就是兄弟情谊。可他又说了一句:“邓献,你到了志清家里吗?”邓献有点不明白了,问:“怎么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了?这一年半我到过他家好几次了。今天也就是从他家来的。他家里正大摆酒席呢。他父亲今天进六十。”

王主任却更加奇怪。“胡志清却说找不到他的家了。这是怎么回……”可王主任没把话说完。邓献的大笑打断了他的话。于是王主任说:“胡志清说了几次了,说那一定不是他的家。他父亲没那么多钱,怎么能起那么大的新房子呢。我们去看看。”他边说边走,坦克也就跟着王主任走。旁边的人听了,翅没一个想说明真相,只是暗笑,这老头儿瞒儿子真的也瞒得好紧。世上很多有趣的事儿,可件事这么有趣。

这时候胡象贤出出来了,老远就看到了王主任,快步走近,还相隔老远就伸出手来,王主任也伸出手来,两个人紧紧地握着。王主任说:“你记性真好,只见过一次面,你还认识我。”胡象贤说:“你是好人,你帮了我的忙。我想,不知你教没教志清的课,如果是,一定会来,我真的很尊重你。你比那个姓卢的混蛋根本就不是一类的人。我……”他没把话说完,就看到了他的儿子正向他走来。老头儿突然来了几丝火气,可是这点儿火气刚燃起马上就熄灭。他说:“清伢子,你这……怎么还不进屋?菜都冷了。你请来的老师都进屋了,你却还在外面转。出去才一年半,家在哪儿也忘记了?”胡象贤尽量把话说得缓和些。

胡志清张大了嘴巴,一时说不出话来,看着父亲,好像正在努力辩认,这真的是他的父亲吗?入按在确认键上,却没法按下去。这神态让胡象贤也笑了起来,说:“你以为你能卖几根笔芯就算是本事?你以为能去挑红砖也算是本事?这位老师贵姓?啊,王主任,到底比那个姓卢的不同,是领导呀。先去看看我那个猪场,我们县里要找到第二家也难。你好好地跟爷老子学,赚钱是怎么赚的。”那份骄傲那份得意,像打开了盖的酒瓶,芬香四溢,再也不能隐藏了。

里面楼上楼下的宾客看到主人回来了,正待举起筷子,可是却看到主人往后面去了,大家都知道那是去看他的猪场。虽说好多人都看过,可是不敢近前去看,现在有个主人引导,会不会让客人进去?如能进去也真的想也跟着进去看看。可没想到老头儿对这几位贵客说:“进去是不行的,要消毒。这一点我把得很严,科学么,这么大的场面,绝对不能乱来。将近三百头猪,挤得满满的,比学校里的寄宿同学还要挤。儿子,看到父亲的本事了吗?你挑红砖能挣到这多的钱吗?没本事的人才会去挑红砖。没志气的人才会去挑红砖。”邓献为志清脸红了,这个做父亲的真不留情面,每一句都直刺儿子的心窝。邓献偏过头去看志清,却看见志清脸上浮起的只是笑容。他根本就没去体会父亲的话中有多少刺,只是为父亲的能干而骄傲。

“爷,你真行。我向你学。再过几年,我也要赚很多的钱。”胡志清说出的话,他自己都觉得太不像话。可是现在他只能说出这种话来。他现在没有可以向父亲显示炫耀的任何本钱。

“你知道吗?爷老子的那点儿积蓄,全倾在这猪场上,把每一滴水全都挤干了。幸亏郑工程师还借给了两千,不然真的骑虎难下。你不是说要移山吗?你先把自己心里头的那座大山移掉。那是什么山?自以不了不起的山,总以为读了几句书就是人上人了?错了。书是要读的,只不过多读书也不行,要有勇气,要有决断。你看爷老子做的,是一般人敢做的吗?那半年,我们没吃过肉,有一个月盐都没得吃,我们只能让猪吃得好一点。王主任,让你跟着受累了。进去,都半下午了,真的要开饭了!”

走到门口,胡象贤大叫:“松伢子,放爆竹!”于是爆竹声响起,他自己也双手捂着耳朵。花炮也放了起来,天空就飞翔着美丽绚烂的光影,欢庆的气氛真的到来了。

可这时候公路上来了一部吉普车。胡象贤看着这辆车,也很纳闷,这是谁来了?

正站着的王主任却看出来了,那正是二十年前的县委书记胡介平,他正下车呢。只不过这个王主任不敢到这位老领导跟前去。地位相差殊呀。

胡介平穿着简朴,好像都是十多年前的旧衣,只不过所穿的不再是那种中山装而已,可那件皮夹克却看得出是猪皮的,现在再也没几个人还穿这种样式的服装。他已经八十出头了,却脸色红润,精神矍铄,快步走向胡象贤,热情地握手,说:“我今天才听说你做八十酒。特意来叨扰一杯酒。这是个一点小小的意思,不受我就走。”

这句话让王主任也难为情了,他是空手来的呀。他也想交一个包封,可是没那封套。他看着这个邓献,邓献是很机灵的,这一方面他双志清强。马上说,“等一等”。他飞跑着向那家小卖店跑去,两分钟后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王主任也说:“不知是你的大寿好日子,真的对不起,这也是一点小意思,不要就走了。”到了这样的时候,胡象贤哪能不受。其他的几个老师见状,也都向邓献要封套。出献当然也有准备,买了足够的,多余的他也可带回家去呀。胡象贤也笑得比春花还要灿烂,百多人都看着胡钟爱贤这么笑,虽说肚子都饿了,可是这时候谁都忘记了饿,只替胡象贤高兴。这确是少有的事。老县委书记的到来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呀。可谁也没想到,一件让人尴尬的事发生了。谁也没想到会弄出这样的纠纷出来。

胡象贤就是不接一个老师的包封!你说是谁?就是那个卢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