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中国如何才能超越美国?  

2016-05-08 08:35:43|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能超越美国吗?

网上有篇文章,是美国人写的,说中国难以超越美国成为超级大国。其所持论点基本只有一点,那就是中国的科学技术在一个极长的时期内不可能超越美国。世界上曾经有过一些取代原来最强国家的事情,可是那些取代他国地位的国家,都是凭借着其科技实力而超越的。可中国现在还做不到这一点。

我想,即使我们现在尽最大的努力,恐怕在三十年内也还做不到这一点,也许还要两代三代。如果我们还是现钟现磬地敲下去,,那恐怕永远也不可能超越美国。不只是没法超越美国,而且恐怕还会有其他的国家凭借着其科技实力的兴趣,把中国这个好不容易才取得的老二地位取代,到那时我们恐怕也只能让出这第二的椅子。世事无情,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到大学去看看就明白。实验室里有多少人正在忙碌?我不知道,据说是不多的。很多毕业论文靠的是抄袭,尽管要求教授们经常写出论文来,可是真正能写出像样的论文出来的教授能挣到几个钱?市场价值高的教授真的是那些有了新发明的人吗?我一个弟弟靠着他所申请的专利过得也很好,收入也是大大的有,可是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学生,二十六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可他确实能凭借着他的专利吃饭,尽管他现在也不想再搞了,与新中国同年呀,老了。可是厂家也强迫他去卖力。不是自己的厂,是人家的厂。另一方面,我也看到有些搞科技的人,搞不出一个名堂来。弟弟看到人家大学生弄出来的设计,有时也觉得好笑。可是我也想指出我这四弟的缺点:他什么马列都不懂,根本就没学过哲学政治经济学,也没学过中共党史。他读小学时没人给他开这门课。可是并不妨碍他对科技感兴趣,也并不妨碍他发明出新的机器来。相反,那些马列学得极好的却不能做到这一点,那些政治能打满分的人也不见得能做到这一点。

我的二弟七十五岁才退休。这个退休是他从城市搬到乡下来住,不再管那些事,他说实在不行了,一些数据都忘了。可是现在一谈到延迟退休,意见却老大,怕。其实我也做到六十八岁,在极力挽留的情况下说一声“把机会留给年轻人吧”,走了。我想我们也别无所长,只不过都是忠于职守而已。如果我们所有搞科技的人都真正把搞科技当成自己的事,心无旁骛,我想也都会做出成绩出来的。可惜现在有很多事情让这些搞科技的人只能关心与科技无关的一些事儿。政治这个庞然大物,让他们不能不关心政治,如果他们除了科学技术之外什么事也不管,他这碗饭也吃不成。

前不久考公务员,据说泄题了。可查了一阵,却没查出什么来。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这么想,那些什么培训班之所以能存在,靠的是他们猜题的水平。他们猜不中题,还有人花钱去他们那儿接受培训吗?想当年我教书,非重点校能考赢重点中学,靠的是什么?无非是我的猜题水平强于他人嘛,估计要考的都讲了,重点讲了,学生一入考场就知道他可以做出题来。我的学生时常能考出全县第一的水平,靠的什么?靠这。我教出的学生几乎全都是读历史的,因为我是教历史的。他们的历史能考上一百三四十分,这就让他们只能读历史,也正因为他们的历史一枝独秀,他们也才能上大学,否则根本上不了线。

我说这些,只不过是想说,现在我们的考试能猜对题,只是因为我们的思维趋向一律。在这个思维一律化的年代,就难以有创新思维。正因为没有创新思维,所以我们才能猜中题。那些公务员考试的培训班如此,我当年教历史也是如此。这些答案都是标准化了的。可是搞科学技术能容许这样的事发生吗?我想,要让中国的科学技术超越美国,也就得让中国的学生思维趋向多元化。成天担心异化,这也不合规范,那也逾越官方规定的答案。这样的学生毕了业想要他们有创新思维,真是赶着鸭子上树,难。我们的教育指导思想不来一个大变化,不鼓励创新思维,我们想在科技上超越美国也难。不是中国人脑袋不行,实在是从汉武帝以来的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不行。我们只搞独尊一是,不能提倡多样化思维,成天担心的是乱。看,让他们这么胡思乱想,怎么行呀。只能让他们有一个想法,我们的社会才能保持稳定呀!我们必须让他们思领导之所思,想领导之所想,我们的社会才能保持稳定。

是呀,可是,社会稳定了,科技也稳定了,稳定在原有的水平,再也不能前进,这怎么行?困为怕出问题,所以我们在汽车轮子下前后都塞了一根木头。汽车不会出事了,可是车还能前进吗?

我们要做的事就是搬走塞在轮子下的那根横杠。有些事要稳定,可有些事不能要求稳定。要有活力。胡思乱想虽然不可,可是很多胡思乱想却是创造之母。富兰克林把天上的电引到地上,生想人工造出电来,都是胡思乱想,说得文明些叫异想天开。可没有这些七奇八怪的思想,人类社会能进化到今天这个样子吗?我们倒洗澡水的时候不要把婴儿也倒出去呀。

可有人绝对会担心一些人胡思乱想。像在台湾,一些人的想法也就有些不着边际,而在新加坡,那种威权体制也颇受国人称赞。在中国这么一个从来没有过民主的国度,要想实现美国式的民主,真可说是天方夜谭。而且几千年来,中国从来就没有放开过绝对的思想自由,因此科学技术的发展历来在中国极为艰难。要想改变这一局面,要想几千来的思维模式得到根本性的改变,其难度之大,是可以想象的。可是,我们也不能说没有可能,因为现在我们的科技已经得到了极大程度的发展,只不过是还没有放开手来而已。而爱国主义教育,我想只在口头上说一说是不行的,如果没有仪式化的程序化的教育,如果人们对自己的祖宗也不爱,如果几十年了也没到过自己的祖宗坟前,如果后人不知其祖先在什么地方,却忙于去祭黄帝,我想这种祭黄帝是没有作用的。高级干部父母死了不奔丧,不尽孝,却说要他们去爱国,这种悬空的爱,也没根没蒂。祖国,什么是祖国?祖宗之邦呀。在宣扬大义灭亲的国度里,却说人们必须爱国而可以不爱亲,这不是很矛盾的吗?而爱亲教育却和仪式化程序化有关。没有形成仪式程序的爱亲,也是难以普遍并深入人心的。当然这是一个与科技发展没有直接必然联系的问题,此文也就不再讨论。右一想到那么多马列学得极好的人才去了外国为之效力,我就想起那些没学过马列却能在新中国成立后回到国内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爱国者。没有这一批爱国者,我们真不能想象今天的科技进步。试问,钱/学·森钱//强等人回国之前学了马列吗?能回者,爱亲也。不归者,大利灭亲了呀。岂止不再爱亲,国也不爱了。想至此,如何让这些人才回国效力,难道不会让我们想到爱亲之重要吗?只有一个清明节行吗?

2016-5-3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