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移山记50  

2016-05-30 08:36:2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1 冷热不均

 

七月一日,胡象贤入党宣誓。这天晚上,他被邀去参加河上夜游。邀请他的是从金星渡出去的一支笔杆子,也姓胡,叫宣威。也许他是受工程师的诱惑,真的来扶植胡富平的事业。他租了这条船作夜游。这是一个有月光的晚上,风平浪静,河上波光粼粼,无数个小银点在水上跳动着,煞是好看。船上坐着七八个人,支书也参加了,这一次是胡象贤作东,酒食都是他买的,船也是由他租的。这让胡富平很高兴,他也能分享胡象贤的胜利成果,也能在他的肉汤里分一杯羹,也许以后这类生意还会源源而来,让他也尝一尝数钱的兴味。他轻点篙慢划船,也凭着记忆选择了几个他认为值得一游的地点。几个县宣传部和文化局来的人高兴得唱起来,也拍了好多胶卷,说还要当作电影放映。胡富平就要上电视了,这是他一生中最荣耀的事。

可让胡富平不解的是,胡象贤竟然有那么多的话说,而且说出来的竟然还很有点文气。有些话富猴子还听不懂,不知说的是什么意思。一起出工十多年,只看到胡象贤闷着头做工,从没听见过胡象贤这么会说话。这个晚上才知道胡象贤脑瓜子里头还有些货,所以他才敢说,要改变命运只指望他人支持还不行,还要思想要知识,脑壳里面空空的,没科学没技术,什么也变不了。政府扶贫,可是这些贫穷的人总是贫,总是富不起来,给钱更加懒,给技术学不会,其实想要这些人富,先得富他的思想。让一个头脑空虚的人变成富有,那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梦想。

这一游,直到半夜。大家似乎也很尽兴。可是胡富平等了好多天,也没见人来第二回。那工程师再也没来同他联系。他想打听这是什么原因,他打听不到,就让他老婆打听,可是什么也没问出来。胡象贤也不说什么。甚至还听说,那几个游过一回的也不想再游第二回了。又过了十来天,胡富平听到了,他不该在人家最高兴的时候说些不三不四的话,让他们大扫其兴。他说的话太粗俗了。他以为说得很机灵,是农民都很爱听的佻皮话。可没想到那些话读书人不爱听。由于他的几句话,把自己的生意搞黄了。这时他才想起,改变命运也还得靠脑瓜子。胡象贤说的是对的。可再过几天,胡富平就一肚子的火。也许是胡象贤怕自己发财,故意从中造烂吧,因此看见了胡象贤,就故意给他一个脸色,让胡象贤也知道他胡富平的存在。可胡象贤却看见了等于没看见。他没有心里来分析胡富平变脸的原因。胡富平从来就是这么个脾气,胡象贤是了解的,因此根本没把胡富平的脸色放在心上。可胡富平怎么能直接向胡象贤兴师问罪呢。

可胡富平也没想到,让他的生意黄的也不是他说话粗俗,而是他总爱说贫下中农什么的,总爱亮出他那贫下中农的身份。他没想到那天晚上的几个客人中有几个出身成分高些儿的,他们最忌讳的也就有人谈到什么阶级成分,这种带有文革气息的话他们不想听,听了夜里也会做恶梦。可胡富平却觉得他是贫下中农,所以他才有资格独霸这条河,换了别人是不行的。他想只有他才可垄断这种生意,同时也让人知道他的身份的可贵。没想到此言一出就让他再也没了生意。

胡富平这儿冷冷清清,可胡象贤那儿却热热闹闹。胡象贤确实没有时间注意富猴子的心情变化。他正在起屋。他现在搬到了原来做猪先生宿舍的那几间旧屋,他的房子全拆了。他想在年底住进新屋。工程师给他画的图,设计确实也很合他的意。三弄屋,只起三层,他常住的也就夫妻两个。清伢子不会住他的屋,多起也是为别人起的。将来给谁住呀。他要女儿女婿都给他保密,不要让儿子知道他起新屋的事。全村的人,给他帮工的就有十多个,工匠也尽量用村上的人,每过几天,工程师就渡河过来看一看,看了就匆匆走了,有时饭也不吃,他说他也很忙,不是看在老同学的份上,他是不会管这样的事的。有一回胡支书暗示镇上可能也想请他去负责镇上新宿舍的建设,可工程师却摇头说:“这两年没时间,我想他们也等不了这么久。到处都起房子,叫他的都几年前就说好了的。搞房屋设计的也大有人在,如果实在不行,我可以推荐几个人。”胡支书只能把这样的话向镇上传达。可胡象贤的房子,工程师却来得这么勤密,也让人知道他们读高小时是要好的朋友,据说还同桌呢。

因是暑假,所以志清的同学也来了几个,可也只能看一看,老头儿也不会让他们帮着挑红砖。不过起屋事多,有时候也需要有人帮个小忙,所以老头儿也觉得他们的到来对他有点好处。只不过他们是轮流来的,并不是每天一来就三四个。而且来了也不吃饭,到了吃饭时间也就偷偷地走了,反正他们都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可老头儿都交待他们,绝对向志清保密。这就让电线杆想不通了,那天他要老头儿解释其缘故,说:“你再不说,我就要打电话告诉志清了。”王松毅那天也在这儿,马上说:“爸爸,这是个无赖,你不说他真的会告诉志清的。”这话是当着电线杆说的,电线杆想说几句,却又忍着不说,只当王松毅开玩笑,干咳几声,表示等会儿他还有话说。王松毅也就对电线杆笑一笑,把这句话的严重性消除几分。

志清的好朋友居然是个无赖,那么志清是个什么人?老头儿一时糊涂,问:“我怎么没看出来?”电线杆马上说:“老王,你要我把那一天的事说出来吗?”

王松毅对这件事不甚了然。妻子给了弟弟一千元,这本是一笔小钱,妻子没告诉他,只对他说,这个电线杆如何如何坏,要防他。却没想到有把柄留在别人手中。可王松毅一时想错了方向,就用希望的眼光看着电线杆,并把电线杆叫到一边,小声地问:“你们那个……”

电线杆伸出了手,很想打王松毅一个巴掌,可是他回了手,说:“你看错了了。我只不过是说服志秀支援志清一点点儿钱,后来也只给了一千,太给少了。姐弟之间,只给这么一点点,说来让人笑掉牙齿。”

“那么她怎么说你耍流氓?”

“她不答应我就不走,你说这流氓吗?”

王松毅看着电线杆,将信将疑,看这个学生神色的镇定,好像说的是真话,看那身衣着,也是正派人的穿着,一点流里流气的模样儿也看不出来。他只能问一声:“真的只给了一千?”电线杆大笑,可话还没说出来,他突然收住笑声。他看到了老头儿正在那一头看着,那神情中表现出非常关切的意向。电线杆把话收回去,小声地说:“不要让老人家知道了。”可说了这一句,电线杆马上自言自语:“我明白了,他不想告诉儿子,是同儿子斗气。要让儿子知道老子的本事一点也不比儿子差!”说着,电线杆又笑了,只不过这笑声是收敛的。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