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移山记50  

2016-05-27 09:15:0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0 思想先富

 

天气火热,正是去年志清挑红砖的时候,蝉儿叫个不停,催人欲睡。胡富平在渡口的柳树下真的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午梦,梦见他也养猪发了财,数钞票数到手痛。可有人从他手中把这些钞票全都夺走了,他奋力追赶,可是一双脚怎么也走不动,不只是走不动,还有人踢着他。这一踢却把他踢醒了。睁开眼睛一看,是胡象贤站在他的面前。

现在过渡的少了,很多人有摩托,虽说骑车上街去要多走几里路,可是骑车快,所以没人再从这儿过渡,但这个渡是少不了的,所以镇上也拨了钱支持这个渡口,因此胡富平领的是镇上的钱,钱不多,不过这是土鳞甲吃自来食,不必费多大力气钱就来了,而且稳靠,可他还时不时罢一两回工,以此作为交换的筹码,不然永世也就那么点钱。在这儿过渡的当然只去对河。所以胡富平马上说:“又去请工程师?要起花瓦屋了?”

可胡象贤也不想同他巴结,对方一提出各种问题,就会让他穷于应付,他不想答记者问,也没必要答记者问。

胡富平地站起来,看着这一回过渡的胡象贤,衣服全变了,腰间再也看不到那根猪肠子悬着,似乎早已放弃了那种大裤头,穿上了西装长裤。这料子薄薄的,在南风中显得轻飘飘的,一看就知道这是值钱的衣料。只是脚上没穿丝袜,赤脚穿着凉鞋,算是残余的土气。腰间鼓鼓的,胡富平知道那是手机。戴着一顶草帽,有松紧带儿的,不再用长长的带子缠着。人也显得白皙,农夫的味道似乎早已荡然无存,倒非常像一个秀才,如果也架上一副眼镜,就有点知识分子气息了。

且到胡象贤,胡富平就说:“以前过河,总是一挑蔬菜,一身大布,现在过河,空脚空手,变了。”说着,也站起身来,拿起了竹篙。

胡象贤只是看了胡富平一眼,露出了一点浅浅的笑,就跳上了船,那动作很是灵活,就像一个青年,还可够得上矫捷二字。胡富平从容地拿起竹篙,撑了一篙,说:“人呀,有了钱就容易变。”他后面两个字说得急促,生怕得罪了这个新富。可胡象贤却只坐在船中间,浴着河风,说:“这河中间好凉快的。”对胡富平的话好比没有听见,不发表任何议论。这种腔口也不那么像农民了,这样胡富平就不好把他的话题继续下去。现在胡象贤成了村上的红人,听说还是一个入党的对象,好多人说,也许他还会当上一个什么。谁还敢得罪他呀。

夏天,河水满满的,水流也急,所以船到河心,谁也不能丝毫大意,胡富平再也不说话。阳光在河面上撒下数不清的闪亮的斑点,每一个都反映出一个太阳,不可逼视。胡象贤现在也成了这样的一个斑点,不可逼视。

快到河边了,胡象贤突然说:“改变人的不是钱,是思想。你这个脑壳不变,永世也翻不了身。你说,是这样的吗?”船已靠岸,胡象贤跳上岸去,也不看胡富平是什么反应,迳自上岸去了。胡富平看着胡象贤从容而去,心中捉滋味搅拌在一起,有甜蜜蜜的羡慕,也有酸溜溜的嫉妒,有苦涩涩的自卑,也有火辣辣的的敌意。去年这个时候,两个人的地位还是平等的,谁也不比谁富,可现在变了,胡象贤成了有钱人了,政治上也神气起来了,可胡富平自己呢?依然故我。没人过渡,也就在河边等候。心里又想,就像一个长工等待地主老爷似的,真不是滋味甚至还可以说是小狗等待主人回来,更不是滋味。他知道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同那个工程师转来的。一定早就用电话联系好了,人不在家,他当然不会去的。

可有人过渡,胡富平也只能撑船过河。其实他也很高兴有个人过河,要让胡象贤也等待着他胡富平,也要让胡象贤就像小狗等待主人回来一样。可没想到这个上船的说:“刚才那个人是乡政府的干部吗?”

“狗屁,一个喂猪的。只不过赚了几个钱,神气起来了。”胡富平终于找到发泄的机会。

这个人看着这个驾船佬,笑着说:“老胡呀,现在养猪也不容易呀,也要一肚子学问呢。什么都要学习,当然,只养一两头猪,那倒可以用那老一套。可现在养一两头猪的还有几个?他养了多少?”

船到河心,胡富平也只能小心在意,不过也还回答:“两百多头,出了猪,钱多得数不清。”

“碰上好运了,正是猪价大涨。不过千把张票子,有什么数不清的,只是怕假票子。一张一张灯下照着,手也有点痛。”这个人似乎数过几万元的票子,有经验。胡富平知道说了一句外行话,表示出他是一个没见过钱的,也就惭愧地笑了,专心撑船。不过也知道胡象贤这一回挣到了十万。十万!好多的票子呀。才到河岸,就看到河那边胡象贤已经到了渡边,他只能快速把船撑回去。他没有理由让胡象贤老是等着,人家有钱了,也不能给他一点傲气。自己有什么本钱傲呀。

果然,请来了工程师,工程师穿得也不错,出门做客,当然也要穿得好些。不过比胡象贤也强不了多少。到底是来看地,穿得太好了也会弄脏。他很少过渡,但已经过了一回,也就认识了这个驾船人,很客气地向胡富平点头,让胡富平心头一热,觉得这个人到底是个大人物,比胡象贤这个土老冒强多了。工程师掏出一条丝质汗巾,轻轻地擦着额上冒出来的微微的汗珠,用和善的眼光看着胡富平,说:“驾船也要好技术呀。你完全可以开展一个风光旅游,晚上驾着船让人作月下游,只不过这船小了,不然一次坐上十来个人,还在船吃着喝着,收那么三十五十元一回,一个晚上好几百,倒也是一个致富的主意。”

啊?世上还有这样的事吗?他有点不相信。可是,他也情不自禁地问了一句:“游哪儿?这条河里没什么景致呀?”

“找个读书人商量一下,做什么都要一点学问。也许我能为你介绍一个。”船已到岸,工程师也就随着胡象贤上了岸。

胡象贤回头对胡富平说:“我说过了,变的不是钱,是知识,是思想,是你的脑壳。”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