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移山记48  

2016-05-25 09:18:3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8 要入党了

 

胡定三病好了。可是他再也没有力气了,他走路速度缓慢,说话声音弱微,完全变了一个人。村上也不想支付这个中年人的各种费用。养着这么个人,做的事却总是让人为难。胡支书受到了不少的批评,他只能对这个中年人说,你该劳动,你要把自己的田种起来。才四十零岁就要让大家养着你,你自己过意吗?

胡定三想到镇政府去告状,可是他没力气走完这十八里路。想搭便车,却没人愿意。而且正月间村上再也不给他钱,问支书,你欠我的钱什么时候给?胡支书说:我什么时候欠你的钱?胡定三说,我的生活费呀。胡支书说:就算你是吃国家粮的人,也要满了六十岁才办退休手续。那钱也是国家给的。我们村上没有实行退休制度,再说,你也还没到六十岁。你到了六十岁,我们一定向镇政府为你申请一笔钱来。胡定三说,原来给,怎么现在不给了?支书说,谁给的?他有钱给你,你再问他要呀,找干什么?胡定三说,他说要你批。支书说,放屁,我有这样的钱批给你吗?我这里恰好有两毛钱,你拿去用吧。支书把两角钱丢到地上,再也不理这胡定三。可胡定三还坐着不想走,支书说,我要开会去了,我家里有些很重要的文件,平时是不让人坐到这儿的,请你回家去吧。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胡定三也不是一个傻瓜,他再不走也不行。

他去找老支书。可老支书情绪也不那么好,他自己的事情也让他日子很难过。老支书是文革时的马,那时候他从来不下田劳动,天天开会这外就是到各个组上看看,叫做检查工作。现在干部都要劳动了,可他只能吃空饭,他的媳妇不希望养着这个只吃饭不做事的人公公,每到吃饭就要骂上几声:吃饭猪!有时候到别人家会久了回到家里,什么都收拾了,菜也吃光了,乘下的饭也进了猪食桶,弄得老支书只能到时候在家里等饭吃,可媳妇嫌他站这儿拦丰了她,坐那儿也碍她做事,骂声不断,老支书再也不想管胡定三的事。不只是不管,还骂了几声。他一肚子气没处发泄,只能朝胡定三身上发泄。

胡定三只剩下一条路,偷,偷得厉害了就会进派出所。可是派出所有现成饭吃吗?他想再到胡象贤家去,可是想到那一天晚上的事,他还有点儿怕。他不知胡象贤会设下什么圈套让他去钻,现在这只脚还没全好呢,再来一回,他就没命了。可他还不想死。他知道自己心毒,可没想到世上也还有其他的心毒的人。可胡象贤早就对他发出了警告,自己偏偏不相信人家有这么厉害,要往人家设好的套套里钻,还能责怪别人吗?

他跑到村上和邻村合办的小学,打破了门,打坏了桌子,搬着那些桌子腿回到家里做柴烧。他再到菜地去,不管是谁家的菜,只要能饱肚的都要,当然最好是萝卜。

于是派出所真的把他抓去了,可是到了派出所也没便宜饭吃,说在他家里人送饭来,可家里的人已经百分之百进了派出所,哪还有人给他送饭。这才知道派出所不是养老院。关了几天,却挨了打还要做事,不做事就再挨打。他已经没了亲戚。太穷的人本是没有亲戚的,他没有朋友,太懒的人本是没有朋友的。可他的生命力也很强,入春后他居然决定要种田了,可是他根本就没钱请人来做工。这时支书说,村上帮你耕田,可如果你自己不下田插秧,村上就再也不帮忙了。

这个懒汉只能自己种田,饥一顿饱一顿地过下去。胡象贤也就省了一块心病。晚上也能睡个安稳觉。他的水田里,包括他租园林化的那些田,大都种上了玉米,这是要作饲料用的。因为养猪已经成了一个里手,用不着再像去年那样花很多的工夫,所以栽玉米居然没叫女儿女婿来帮忙。他这个猪场真的只成了独资公司,女儿想用劳力入股也不行了。蔬菜再也没种了。当然自家吃的菜也还是要种的。水稻也只插一季,这样省下的工就更多了。做了这么多的事,他也显得很悠闲。有时到支书家里坐坐,他的话匣子里也更出话,有时谈到夜深谈兴犹浓。

可有一回,支书却对他说了一句让他想也想不到的话:“你也该写个入党申请书了。”

胡象贤就像受到了电击,他这号人从来不积极,怎么也成了入党的对象呢?可支书说,你走在致富这条路上起了带头作用,不发展你这样的人发展什么人?

这时他已经买了个手机,他用钱如泥沙,手头也很紧,支出是那么地大,摊子也铺得很阔,一直没想到其他的事,这个入党的事真让他晕了头,只能把王松毅叫来商量。

女婿来了,想不出派人叫他来是什么事,可丈人却什么也不说,先带他看看猪场,那份得意那份喜悦当然都是不用说的。最后还是说了一句:“还像模像样吧?”

“我已经看过几次了,好像没有新的变化,说有变化的话,就是猪大了些。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王松毅仍旧想不出他能在哪件事插一手。

回到厅屋里坐下,老头儿才说:“请你帮我写个申请书。”

“申请贷款?”王松毅身子向前倾,心想,也许该帮点儿忙了,不过不要多久就能还的,这一回得放慷慨些。所以他露出了大度的笑容。

可老头儿说:“不,写个入党申请书。”

愣了片刻,王松毅才说:“年纪这么大了,我看也就算了吧。还想当个什么吗?当村支书也只能当到六十岁,你才入党也当不上,当上了马上就得退下来,何必操这个心?”

“写一个吧。我知道你早就入了,会写。”

王松毅马上明白了,说:“动员你了?写写,是致富路上的带头人,该入,该入。我们那个村就是不明白这一点。我马上写!”

陈桂花历来不管男人的事,这时才明白了叫王松毅的原因,也露出了笑容。写完了,王松毅立刻拿起手机。可老头儿却说:“告诉妹夫可以,就是不要告诉志清,到时候我会告诉他的,那要在新房起好那一天。明白了吗?”

当然只能遵命。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