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移山记44  

2016-05-19 08:42:3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4 给懒汉划个地主

 

转眼就是过年,志清没回家,说他也不想回家,车费太贵,也很难买到车票。拿着这笔钱,他可以好好地补充补充营养。胡象贤对儿子的事,再也不关心。他现在最关心的是他自己的事。他要在儿子大学毕业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一切都让儿子吃惊。可现在原来的积蓄没有增多只有减少。过年也不能大手大脚。能不买的就不买。可是,猪场里要的东西却一样也不能少。人要的宁可短缺,猪老太爷要的什么都少不得。他真的养了两百多头猪了,可是,事情比原来喂二十多头还少。他已经知道了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应做的事做完。猪吃饱了,粪便冲洗干净了,自己洗洗手,锁上门,外面站一站,田里没事,他也打算只种一季杂交晚稻,把全部精力都放到养猪这件事上来。其他的人有闲时就去打牌,他不打牌,他的闲工夫都用来做能进钱的事。

要过年了,胡象贤也没去打年货。吃就省一点儿吧,只不过女婿来的时候总得有点招待,可是能省则省,他的资本全都投放在猪场里。刚从猪场里出来,就看到胡定三。一看到这个懒汉,他就有点火。可是,他也觉得这种人太可怜。这种人不是找不到事做,只不过他什么事也不想做也做不好。现在他竟敢到老头儿面前来,胡象贤就没好气地说:“你想使野法子吗?你也不怕这个犁头?”

这三痞子大笑:“犁头是骗鬼的,镇不了活人。你被骗了。你想拿这个吓我?我早在这犁头上屙了好几回尿了。你闻一闻,这犁头上还有一股尿臊气呢。你再看,我人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也从来没有肚痛过?你不高兴了是吗?”那神气可说有点嚣张,有点挑衅的意味,甚至可说有点耀武扬威。

“那你天天在这儿转来转去为什么?想偷?这儿有什么偷?”

“算了,我也看出来了,你的本钱都在这儿了,我还能从你这儿拿点儿什么?我没钱买线香,若能买线香,我也要向菩萨祷告,求你发个财,让我也能到你家里坐上一会儿,也能分两口汤。”

“你嘴巴越来越厉害了。你不到南方去打工?那可以赚很多的钱,日子过得好好的。你现在这么饿一顿饱一顿,过着有什么意思?

“人生一世,草生一秋,你这么劳苦,没好好休息过一天,除非是病了。到了走的那一天,什么也带不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少吃一口,慢行一步,不也过得好好的吗。”

象贤看着这个懒汉,今天也穿得也像模你样的,比起自己来,他也差不到哪儿去。穿是一套旧西装,也不知是哪一个给他的,虽说大了点儿,却也勉强合身。脚上一双旧棉鞋,虽说大了一点,可也大不了多少。虽说他吃得不是很好,可是脸也胖胖的,气色比胡象贤自己似乎还要好些。可这个家伙除了做点儿菜,养着自己那一张嘴,再也没做其他的事。就连那菜地里的草也比其他人家都深。可是南瓜照样结,丝瓜照样长,自己没有了,就到别人瓜棚上摘几条,他也从来不说这是偷。他只说是去共一回产。共产党不就是提倡共产吗。

胡象贤不想同这个家伙纠缠,他慢步走回自己的家。妻子现在也清闲了些,冬天事情本就不多。可是她看到胡定三,那双眼睛也就停留在这个又懒又爱偷的二流子身上。胡定三看到了,就大声说:“看什么?几个月没到你们家来了。你想要我来光顾一回吗?”

“什么事也不做,就像个地主。你呀,还要这么多人当你的长工。呸!”

陈桂花再也不看此人,去做她的家务。

可胡定三却不回答,定定地看着胡象贤的家。胡象贤问:“还不死心?”

“说我是地主?说我是地主?”他那张脸这会儿全变了样,似乎充满了迷惑,却看不出有愤怒。似乎受到了突然的一击,让他好久也不明白这完全想不到的打击来自何方。

“难道你不是吃剥削饭吗?你不劳而食,吃的是劳动人民的血汗,如果搞第二次土改,第一个跳到台子上用竹棘条子打你的是我,我要打掉你的懒气。现在我们村里唯一的地主也就是你。你说,你做过什么事?你比几十年前那个地主胡子弼还要胖,那个地主一年也才吃上两回肉,你呀,一个月就吃上两回三回四回肉。你剥削全村的人,让全村的人做你的马牛,比地主还要地主,不斗你斗谁?”

胡定三没有进行嘴巴子的反击,只是看着胡象贤。他居然输了理。他以为他才是真正的贫农,他才是胺压迫最深的受苦最深的,可没想到在他人眼中他才是真正的不劳而获的地主。乾坤大颠倒,阴阳大转换,这一概念的变化让他震惊,让他困惑。

胡象贤还没走几步,胡定三就说:“你要请人帮工吗?”

“你会做工吗?你做工谁放心?我是劳动人民,什么事我都是自己做。我同你不是同一个阶级的,你明白吗?我是劳动阶级,你是剥削阶级,你明白吗?现在我本钱都在这儿,两手空空,我再不做,哪有吃?”他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说:“我也不会请一个游手好闲的地主给我干活。他能做吗?他会做吗?呸!哪个地主会做农活?”

胡定三站着,刹那间成了一尊雕像,他真的呆了。怎么我也是地主?可是他能说自己是真正的劳动人民吗?那些坐办公室吃空饭的人可以说他做了事,可他能说自己劳动了些什么?他能同那些坐办公室吃空饭的人相比吗?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