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移山记43  

2016-05-18 09:25:5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3 独资公司

 

对胡象贤的这一惊人规划,胡支书也很感兴趣。都说春笋长得快,可是胡象贤的致富念头和理念变得比春徇更快。现在发财不再像文革中那么被人批判只挨斗争决不会受表扬。人们见面时也可以说一声恭喜发财了。他这个当支书的也需要一个致富典型,这对他有好处,能帮的忙他一定要帮,既是帮别人也是帮自己。让支书惊讶的是:胡象贤怎么会想出这么个主意来。这是好几千元的投资呀。那二十多头猪的钱就全都用在这儿了。一向用钱极为谨慎的胡象贤整个儿全变了,变得大手大脚,甚至可以说就像成了一个赌徒,把所有的本钱全都扔到里面。可是也看得出,他似乎稳操胜算,绝对不会亏本。难道他真的想让志清来接他这个班,大学不读来接管这个伟大的猪场?难道他有可能把猪场交给他的女儿经营?老头儿一下子变得高大起来,过去他很少同人说话,组上开会只嗯嗯几声,村上开会他从来不讲话。现在更加不爱与其他的人说话。可是过去不爱说话,是无话可说。他的生活永远没有变化,没有变化的生活也就没有话同别人说。可现在他的生活变得太快了,应接不暇的新事物让他疲于应对,因此他没有时间同别人说话。所以人们对他一直以为他是寡言少语的,挤也挤不出几句话来。三个女儿对父亲的印象也是如此。

可这天收工以后,岳父大人却发表了长篇大论,说的是他的长远规划。他要养两百头猪,他要用最少的时间取得最大的效益。他似乎在卖弄他的语言才能,滔滔不绝地说着,一点也不担心女婿们听不下去。事实上女婿们对他的长篇大论也极感兴趣,怎么这个老人不变则已,一变就从里到外全变了呢。可是他的衣着没变,外表的变不是衣而是神。他似乎就像一个村支书,似乎想说服三个女婿加入到他的团队里来。他似乎正在推销他的股票,要让这三个人都成为他的股东。

王松毅谨慎地说:“是不是让我们也做你的长工?”

二女婿刘进生听到长工这个词,笑了,不过他说:“如果要我来,我也同意?”

老头儿哈哈大笑,说:“想分成了?我要的不是你们的股份,我是要你们帮着做些事情。比方说,怎么样预防猪瘟,怎么样配合饲料,我也想买个手机,可是不知道怎么用,这也得你们教。我想搞点儿自动化,也必须让你们出些主意?可是,我不会让你们成为股东,不会在出了猪以后,就三个脑袋都扑了上来抢钱。想要钱,也要在我们两个老家伙百年之后才行。到那个时候我也会立个遗嘱,钱有多少,怎么分,不会让你们打破脑壳的。有便宜可占的事就这么积极,就想当长工了,这么多年了,我苦挣苦力,撑起这个家,你们没说来当长工,这会儿就想……”王松毅听不下去了,插嘴说:“爸爸,不要说了,您身体也不是一块铁,有个长工也好呀。我们轮流来一个,上次不是累得起不了床吗,还是有个长工好呀。”

老头儿却大度地笑了一声,说:“用错了字。那是短工。这几天你们打短工,开个价,只不过眼近只能赊账,如果事情成功了,发个小财,到期还债,绝不赖账。事情没搞好,那我就只能说声对不起,下一世再还你工钱吧。你会说这是赌。世上做大事的,都是赌。你看不天下大乱,一十八家反王,六十四路烟尘,都想打江山坐天下,结果只能有一家赌赢了只一家,其他的都输了。我已经走出了第一步,就只能在这长路上走下去。你们想让我还工钱,就要帮着我出主意,我要的是你们的主意,能省工的主意。不要想那些费工的事,让你们一下子成了股东。我不想做合伙生意,我还是想单干。”他又没讲完,仍旧是王松毅说:“现在搞单干行呀,只要发了财,就光荣。弄得不好还可当上人民代表,政协委员,到县里去吃八个碗的大席面呢。”

大家在灯下说着,可是突然停了电。近年来停电的事少了,可是偏偏在这样的时候停电,三个女婿以为老头儿会发一顿脾气,没想到老头儿却只是在黑暗中地笑了几声就说:“就说黑话吧。明天你们就要回去了,以后你们两天来一个人,夫妻两个都商量好,轮流来,没事也来,就算看看。有好主意也带到这儿来。”这时电灯又亮了。这时就看到门外有个黑影一闪。老头儿说:“那个痞子还在打我的主意,,我该提防他些。你们想得出好主意也告诉我。那块犁头也许起不了作用。”心平气和的话中也就有了一股杀气。

可老头儿这句话也没讲完,王松毅的手机响了,他到外面接了电话,才说几句就进来了,把手机放到丈人耳边,说:“你听,志清给你说话。”

老头儿刚听了一句就说:“还记得有个爷?记得就好。你以为你会赚钱?挑红砖那叫赚钱?看爷老子的,这才叫赚钱。你什么时候回家来?到北京过个年也好,最好是回来时,有新屋住。带着你的同学来,我也要好好地酬劳他们一回。听着吗?我讲一句你就嗯一声。对就这么做,你买了个手机?呀?宿舍里有个座机?好呀。你对同学说,要移什么山,狗屁。有什么山要你移?我想做就怎么做,你想移,移得了吗?什么?有人叫你?鬼主意,不想听了。你是谁?胡志清的同学?他哪儿去了?听不懂?算了。”老头儿从没出过这门,这一口中国第一难懂的方言,别的地方的人哪听得懂呀。

半年没说过话了,一说就是这么些,陈桂花听了也觉得好笑,爷崽两个恐怕再过三十年也还是这么个脾气,改不了。

可王松毅却很高兴,对着其他两个连襟笑笑,刘进生和李求真都心领神会地笑笑。

不过陈桂花说让他们休息吧,老头儿的谈兴这才划上了一个句号。原来他高兴的时候是个话匣子。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