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移山记(老人创业故事)22(原创)  

2016-04-19 09:01:4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 文明的无赖

 

志清请同学们帮着他父亲搬掉压在他身上的三座大山,可也有的同学觉得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有的同学虽说很乐意来帮着志清家里做些事情,可真的要每一个都这么做, 这也绝对地不可能。当然,搬掉了那三座大山之后,就再也用不着同学们来帮忙了。只要能完成这一任务,也就算对志清尽到责任。可是,看着这个老顽固,谁也想不到志清竟然会有这么一个爷。他们都知道愚公并没有完成移山的任务,他只不过是感到了天帝而已。可天帝只是神话中的存在,在现实生活中哪有能搬掉这位老伯伯身上的顽固保守落后的天帝?知其不可为即不为,乃人之天性也。

但坦克豹子和电线杆却还在继续战斗着。朱翠英与何小兰虽说很愿意继续战斗,可是她们的失败让她们似乎也有点知难而退。插完了田,坦克问:“还去杀一盘吗?”两个都笑而不言。上次那一局棋她们自认为输了。既然长辈说只能请一个无赖才能战胜这个蛮子,可是她们能够扮演一个无赖的角色吗?

电线杆看到坦克那眼色,就知道有话。而且这话是不能当着其他人说的。这让他极感兴趣。他是一个知难而进的人。越是有困难的事他越想去做。听说是让他去扮演一个无赖,他当时吃了一惊,但马上心领神会。可说每一个人都潜藏着一种野性,只看这种野性在什么环境中释放出来。有人把他的野性释放成恶臭,有人却能把他的野性释放成芳香。

何小兰本来已经走了,她刚刚同朱翠英分手,突然产生一种神秘的感觉。尽管还没吃饭,可是她很想知道电线杆这个无赖是怎么扮演的。于是她又打了转。朱翠英正上山,回头一看,老远就发现了何小兰走向了另一个方向,当然马上就知道了何小兰想去的是什么地方。她第一个想法当然是先回去吃饭。她身上没有多带钱,到什么地方去吃饭呢?现在打转,总得为自己也找出一个理由来,但马上就想出了一个理由:声援。万一电线杆遇到了困难,甚至陷入一种难以言说的尴尬,她也可以站出来为之解围。一个男人深入到一个女人家中去,去扮演一个不那么好说的角色,弄得不好被捉到派出所去,这个时候最要有人证明他的清白。这个理由非常恰当。而且她对电线杆是否能扮演好这一角色也很表怀疑。一定会有很多人围着他看笑话。可转念一想,到家吃过饭再去也不迟,她需要看的是尾声而不是开始。于是她迅速赶到家中,吃过了饭就说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她的妈妈当然也知道这几天她忙的是什么,只是笑一笑,却说了一句:“不要惹出祸来呀。”

她来到志秀家时,果然似乎已经成了僵局。电线杆坐着不动。胡志秀说了几遍,她要锁门了,可电线杆却说:“志清对我说了,不达目的决不休止。你不答应你弟弟的要求,我姓邓的是不会走的。” 声音很大,分明是说给左邻右舍听的。门外当然免不了有些看热闹的。中国人大多有看他人热闹的习惯或者干脆说是天性,可是现在电线杆最需要的是这一效果,看热闹的人越多越好。

志秀站在厅中,大骂:“你这么流氓?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志清的同学,分明只不过是一个社会无赖,冒充别个,想讨点儿便宜。你要多少钱才能打发?你这个恶叫化,祖宗十八代都是当叫化的,只有叫化爷才能养出这样的叫化崽出来。”一句比一句更不文明。

电线杆坐在一把竹椅上,一只手轻轻地在膝上打着锣鼓点,一边用心专一地听着志秀的咒骂。等志秀骂完了,他筛了一杯茶,送到志秀跟前,说:“骂得辛苦了,先喝点儿水再接着骂,一直骂到你心服为止。你骂人的词语很丰富,可惜我没带本本儿,不然要记录下来,以后把这个本本儿交给志美,告诉她,你姐姐很会骂人,她有一本骂人的经呀,我记录下来了。以后告诉你的侄儿,说他姑妈很有骂人的本事,要好好地向你姑妈学习呀。这叫传经送宝,你看我这样做行不行?”

门外有人笑出声来。志秀听着这一笑声,心中的火更加燃烧得旺盛,她想走出门来看看是哪位邻居对她这么不礼貌,可她知道这是看不到的,问其他的人也不会有人说。连最要好的几位闺蜜,到了这种时候也不会对她说真话。她有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可是应该如何对待这个无赖呢?她真的想打电话到派出所了。可这时候电线杆发话了:“你现在想找政府?对,我也向你提出这样的一个建议。这样的时候不找政府,什么时候找政府?找当地吧,就去找豹子的爸爸,他是支书呀,这样的事他不管谁管?或者就找派出所黄所长。对,我这儿有黄所长的电话号码,我念给你听好不好。说完事,顺便还向黄所长说一声,这个混蛋晚上还要到他那儿去一趟,总不能一句话也不作解释,就让人家骂一通呀,你说呀这样做好不好?”

门外的人听着更感兴趣了。这个人说他是无赖,有点不像,看不出那种流里流气来,不说一句不文明的话,一直心平气和的,可说还有几分斯文,倒还真有几分读书人的样子。说他不是无赖也不像,他这种作风哪能不像一个无赖,恐怕世上多半无赖还得向他拜师请教呢。何小兰与朱翠英也相视而笑。这时才有人注意到她们两个,就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朱翠英就说:“那个电线杆是胡志秀的弟弟志清的同班同学,……”于是把志清如何自力更生挑红砖攒学费的事说了一遍。

胡志秀走出来,大声说:“你放什么屁。我哪里说过不给弟弟钱,只是这几天不得空。你们谁给我看羊,我明天一早就到县城里去,就把钱交给他,免得让人笑话。都回去。都回去!”

站在远处的豹子马上报名应征:“我给你看羊!”

“好,一言为定。”胡志秀说得很干脆。到这个时候再也没法后悔了。她知道这件事只能这么解决,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这回事,也不能让别人的口水把父亲淹没。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