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式文人思维(原创)  

2016-04-17 08:29:23|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式文人思维

一副对联让我想起了中国式文人思维。

这首对联是:

雨后静观山意思,风前闲看月精神。

说实话,我很喜欢这副对联,可是,也有一些想法。我觉得,这首对子可真正是中国式文人思维的典型体现。中国文人爱把客观事物拟人化。这可以说是中国的传统思维。日蚀月蚀是上天对帝王的警告,作为人世的最高统治者必须反省政治有无过错;雷击中者必是作过不仁不义之事的坏人;明朝时有男化为女,在《三拍》中写此人化女是为男时嫖娼过度所致,是天意。总之,在中国的传统思维中,天是有意志的。于是在文人的文艺作品中,也喜爱发现自然的意思。于是山在思考,有了意思,月也沉思,有了精神。你看,这首对联不也很有几分诗意吗。

可是,我却希望中国这样思考的人可以有而不能太多。我们的下一代要有极多的人去思考问题,虽说也不必再问苹果为什么要向地上掉落而不飞上天去,可是却必须看见什么都想问一个为什么。人类社会发展历史分为五个阶段,难道就不可以分为四个或者六个阶段吗?一艘潜艇可以拥有一个单独的核电站,难道地质勘测队员们就不可以携带超级小核电站去那大漠丛林吗?难道雅鲁藏布江的水就不可以流向塔里木盆地吗?

中国式文人思维想从自然物中发现天的意思与精神,可是我们更应该培养出想用人的意思去控制与改造自然的青少年。我们在教给下一代诗意时,也得多多地教育他们接受根本就没有诗意的科学,我们要让他们对什么山的意思与月的精神一点兴趣也没有,就只注意大量数据的积累与研究。

这两种教学方法不很矛盾吗?上一节课里他们欣赏的是山意思与月精神,下一节课却反其道而行之,反对研究山意思与月精神,这会让我们的青少年无所适从呀?

我想,也许不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一个对山意思与月精神感兴趣,可另一个却只对山的岩石土壤感兴趣,第三个却对月球探矿事业情有独钟。至于他们今后的发展方向如何,那就非讲授山意思月精神的先生和讲授物理化学的先生之所能左右了。

中国式文人思维也很奇怪。意思也好,精神也好,恐怕只能以语言表达与传授吧,要用眼睛看出来,这就很一种神秘感。可是中国文人却能静观意思闲看精神。这本来应当说是不非理性的语言,这动宾搭配是不合理的。可是中国文人却以为这种非逻辑的语言搭配却很有诗意,语文老师可能会在课堂上摇头晃脑吟诵这类句子,要求他所教的学生都生出同样的感觉出来。逻辑在这个时候全然被抛弃到九天云外去了。可是在另一个课堂上,老师却让学生建立一种逻辑性极强的语言体系。我们要求他们对每一个句子都首先研究其逻辑的可能性。中国的语言本来有天生的缺陷,这天生的缺陷就是极度的自由。名词可作为谓语就是一种极明显的中国特色。可是如果你想让你的学生学会写科学论文,那么就必须努力避免他们使用这一类非逻辑的句子,语文老师看到学生作文中那么多“的、地、了、着”这类表示语词相互关系与时态的字词,斥之为“的了先生”,可另一个老师却有可能对这类能够准确地表达语词关系与时态的造句表示赞赏。语言老师可能希望学生多写出富有想象空间却意义空疏的句子出来,而科学老师却要求学生只写意思明确不可能产生歧义的句子出来。语言老师要求造句简练,科学老师可能要求学生能写出有很多限制性定语从句结构繁复的句子出来。我真的想,如何让中国学生添加一门功课,这门功课就是让学生学会写作逻辑性极强的没有歧义的句子,每个句子的意思都是唯一的,决不可能生出其他的想象出来。能引发无限想象空间的句子叫诗,不可能引发其他想象的句子该叫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中国的青年需要这种语言的革命,需要一种诗意少一些的语言。

不过我也想补充一句,并非我不爱祖国的语言。我只能说,中国人的语言表达方式太受文言文的影响了。你可以想象把任何一篇科技论文译成文言文。我想,不只是难度极大,有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这个可能。而白话文有很多西化的句子,可正是由于有了这么一些西化的句子,我们的白话文的表达能力也就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只不过我们的语文课本里这类文章选得太少,因此对学生的思维训练也就显得很不够。如果要养成下一代的思维严密性,句式的改革也应当是极为重要的。而且还应当将这类句子渗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去,让新时期的青年从小就养成严密表达的习惯。在,在日常生活中,外国人的句式其实同我们也没什么差别,都是以短句为主。那种结构复杂表达严密的长句其实都是只用于科技类文章的。像俄语中的那些分句,连英语中也没有,但用之于汉语,我想却也做得到。这里在我不想举例。

雨后观山,风前看月,爱的是静与闲。这是中国文人的气质。是呀,国人确实也很忙,没得多少空闲。可是,我也不能说中国人就真的忙得没有安静与空闲的时间。我想说,这些时间都被什么活动占领了。试问,我们能找到几部电视剧能让孩子们激发对科学的兴趣?我们有多少评论能引起人们对当前社会现象的深沉思考?我们必须让孩子们爱祖国,拥护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对的,可是这种爱与拥护是出自理性的思考还是感情的接受?几十年前我们让孩子们天天高呼万岁时却没有教他们理性地思考天天高呼万岁的逻辑性。如果这么教了,会有文革十年浩劫出现吗?现在论左与右,人们常常只凭着感情,可是我们看问题不能只凭感情,却要多一些理性。人再忙也是有静与闲的时候的,我们应当如何利用这短暂的静与闲进行理性的宣传,也是宣传部门的一大任务。如果只注意情绪的感染,却少一些理性的思考,这种政治教育可说不会生出什么效果来。特别是那些最优秀者,尽管政治可以考出满分来,可一旦走出国门,几乎没几个还能回来为振兴自己的祖国尽一份爱国主义的责任。

我们更需要的是细察与穷究,而不是静观与闲看。我们不必去静观山的意思,却必须让孩子们把对于山的研究分成五十个一百个问题并且一一加以解答;我们也没必要让孩子们闲看风前之月,却必须让孩子们对月生出两百条疑问,然后在图书馆中在电脑上找到这些问题的正确答案,如果还没有答案,可能是他们一生的事业的开始。

唯物的思考、严密的语言表达、如何利用静闲时间,这是我对上述对联生出的三点感想。

2016-4-16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