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组织、制度与道德  

2016-04-10 08:40:3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组织、制度与道德

捏来这么大一个题目,本来是可以写一部专著的,可是我哪能写出专著呀,只能说几百字。

人类社会是由不同种类的许多组织构成的。小者家庭,大者政府国家,中间有各种团体。可中国的组织中,宗族却曾在历史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试想,历史上的几次北民南迁,若非宗族协作,这南方能得到开发吗。即使到了现在,宗族也还极大地影响中国社会,清明节即其一例,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现象更明显地反映了中国的宗族特色。可中国历来缺少地域性团体。这就让中国政治具有中国特色。有很多人想引进西方民主,百多年来做了很多的事情,可总是不那么成功,所因为何?我想,中国的社会组织具有中国特色,姓氏比地域更在政治生活中起作用,农村基层民主就常带有宗族特色,城市社区的民主因非亲非戚,也难以推广。不普及地域性团体,我想中国的民主就没有生根之地。可这种民族特性能改造当改造吗?我也不知道。

各个组织各行其是,也就要有制度来管着。有了制度当然也就有了相应的法律。可是,法律改来改去太容易,法律也就失去了其特有的作用。再说,执法也难。对法律的解释也常各异其词。法治实行起来也真的不容易。不过我想,如果社会组织多样化多元化,对法律的需求也就更迫切,想违法也就更难。法律缺乏严肃性,大约也同社会组织的单一化有关吧。不说别的,就只说对付美国对中国的围堵,我们只能由政府出面,可美国佬却有多元化的多样化的组织一起来想主意议办法行手段定措施,我们却一种组织形式应对,这就有了些难度。所以社会组织的多元化多样化,不只是有力地维护法律,也还能有力地应对国际反华势力。再如,搞科研,全由政府出面,这就全靠着一个教育部长。如果社会组织多元化多样化,我们的科技进步恐怕也快些。群策群力总比一策一力强。

好啦,这组织多元化和多样化了,各行其是,到后来互相逆反,我要向前,他要下水,第三个要往天上飞,这车还拉得动吗?当然只能靠法律,可对法律各有解释,甚至法律也无能为力了,怎么办?我想,在法律之上就只能靠道德了。没有道德的约束,很多事情就做不了。

可问题又来了。世上最无力的恐怕也就是道德吧。你说他没头没脸耍无赖,他就我是流氓我怕谁。你请一千个讲道德的人来说也无济于事,而且这些讲道德的恐怕也有几个只是明里讲道德,口里说的是仁义道德,做的却是男盗女娼,这时候道德能扮演什么角色?这就只能说自律与他律了。法律是他律,道德是自律。一个社会培养出来的人缺少自律意识,法律也就难以起到应起的作用。而自律就必须让信仰起到应起的作用。

信仰当然是多样化的。有宗教信仰,这种自律可说是神律。小时候大人教导我,说乱抛米饭遭雷打。当然我知道雷是不管这种事的,可是到现在我还不敢乱抛米饭。明知此事神不可律,却能一生一世也遵守不误。可见宗教有时也很能管事的。其次则有政治信仰,比如说信仰马克思主义。此时自律可能转化为纪律。可不能让每个人都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呀。这时纪律还能管得住每一个人吗?也许只能请神来。其三有古代的儒家学者的自律。可饱读圣贤之书者不一定都是明而清者,昏聩者有之,贪腐者有之,颟顸者有之,嗜杀者亦有之,清而酷者亦有之。可是,如果这种自律性训练自幼养成,也许有效。现在有人提倡国学,我想也就是为了这一目的,让国人加强自律。从这一点出发,我想提倡国学是可行的。但要让国学来治国救国,那恐怕对国学抱的希望过大了。我一直以为国学有极大的缺陷,具有封闭性与凝固性,且其论证逻辑性不强。如果孩子们成了国学的俘虏,那就很可怕了。只不过如果提倡国学却反对把孔子偶像化,不让孩子们拜孔,这国学的自律性恐怕也就差些。现代中国社会的人们,不拜祖宗,不拜神灵,不拜孔老二,倡义而不拜关公,倡忠而不拜岳飞,却说要这要那,没有仪式化的约束,哪行呀。很多事情大家看不过意,可以法作他律,事小而不可用,以信仰为自律,这种人却全无信仰,什么也不拜,这自律从何而来?想到这儿,我想拜拜祖宗也许有点作用吧。现在的老师学生到高考时才去拜神灵,功利化目的太重,我想神灵真的有灵也不想保这种人。要让国人去掉偶像崇拜,那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信仰必须有,可怎么树立信仰,却是大事。没有信仰也就难以谈道德,没有道德难以谈自律,没有自律只靠他律,法也会失去光辉。

还有一个问题也想谈谈。有人说,从霍布其洛克到卢权作,就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法律是道德的外化,道德是法律的内质。对这一说法我总有点怀疑。至少就中国来说,古代法律就有很多不道德的内容。汉文帝废除很低肉刑,也就是为法律加上一些道德化的因素。可法律的非道德因素一直到几十年前也还存在。某人政治身份成了问题,就祸延子孙。这种法也就有违道德。所以我想,让法律实现道德化,这目前还只能说是一种理想。要让这种理想成为现实,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即使在国际法中,受大国控制的强权因素也还存在。有些国际法的内容明显地是受大国控制为大国所左右的,真正做到道德化,也还不能说已到其时。所以说,让道德制约法律,让所有执法者都成为道德高尚的人,这是我们应当努力追求的目标。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我想社会组织的多样化也许能起某些作用。执法者无隐私,确立这一原则,执法者才能做到在道德上无懈可击。

2016-2-142016-4-3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