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龙杠记55(原创)  

2016-03-09 10:16:5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5

打了这么多年仗,经险历难,不知见过多少危险,可没想到阴沟里也能翻船,几个过去的部下竟然会使出这般伎俩来,而且出手之快,使招之强,让胡焕泉根本想不到也没法抵御,他只能跟着走了。回首一看,似乎没人关心他的妻儿,也不知妻子自己能不能想出办法来脱离险境。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王志生身上。他没跟上来,原来就是由于这个原因。当年救他大哥一命,得到的回报不可不谓厚重。

果然,胡焕泉被挟持走后不久,志生马上就上楼了,对夫人说:“我来救你们了,快跟我走,迟了就走不脱了。”

“你是志生?你什么时候来的?”

“大姐,不要说这些了,我跟着姐夫几年了,我不想见你,我也没告诉姐夫说我是什么人。以防万一呀。快走。”

因为是亲人,他们母子当然都相信王志生的话,匆忙收拾东西,只带了最需要的衣服,钱都拿着,才走不久,就看到来了一群士兵,他们躲进一家小店,等这帮人过了再快速行走,王志生说,不要坐车坐船,那些地方是去不得的,只能步行,先到海丰或者陆丰再说,到那儿先去香港,再搭船去上海,有人在那儿等着我们。果然,他们乘着小渔船到了香港,再到上海的一家租界内,在那儿有一家石铺门的房子,姐弟三家人,胡焕泉家,王氏兄弟两家,就都住在这儿,他们也都找到职业。胡焕泉的妻子再也没有嫁人。她焦急地等待着丈夫的消息,可是一直没有。传说纷纭,也有人说,姓蒋的已经杀掉他,也有的说,那支军队被消灭了,可是一直没找到胡焕泉其人。直到日本人占领上海后,才得到一封信,也没署名,说希望他们都安好,不要再等他了,如何过日子,就听自己的。说得不明不白,但她相信是胡焕泉写的,字是他的。可送信的人也立即走了,从何而来,向何而去,都不知道。

原来胡焕泉被劫持到了师部,三个团长都在那儿等着他。看到老师长到了,马上就开拔,胡焕泉想说些什么,马团长却说:“老长官,这会儿还能听你的吗?现在没打,打起来再同你老人家商量。我们只不过是借重你老的大名。”

到第二天,抓胡光彩的人到了。一见胡光彩,胡焕泉就火上来了,问这个已经被五花大绑的先生:“你真的告我是共产党?”

“你早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一天。是与不是,也没人查。只要有人相信就行了。到了现在,我还有什么话可说。看到你的困窘之状,犹如丧家之犬,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对你一家都很好,我到你家,送给你父亲两次礼物也不可说不重,难道我还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吗?”

胡光彩不知道这些,只能让胡焕泉说下去。也许有什么误会,现在再说都已经迟了。他只能什么都不说。他也不想把父亲已经离世的事告诉这个当年不可一世的将军。

“王佑生的信,我交给令尊了,可是受人之托,我也不得不尔。你想听一听你的表哥是怎么说的吗?这是几十年前的事了,王佑生已经牺牲快十年了。多少恩怨都已经水流花去,再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只不过我是感激令尊的,没有他一句话,我可能现在还在惊心渡驾船呢。我能有轰轰烈烈的一段时光,也全赖令尊所赐。我也把这个意思对令尊说明了。你说,我们两家有何恩怨可言?”

胡光彩听了,如一桶冷水当头浇下。胡 焕泉所说的大约是真的。可是三位弟弟怎么把胡焕泉说得这么可恶?冯县长怎么要把胡焕泉当成共产党来告?误会到底从何而来?

马团长说:“说这些干什么,给他一粒红枣吧,我们没有这么多时间。没有他这张嘴,我们也不会做出这等事来的。这是一个害人精。拉出去,先挖好一个坑,再那个。”

“还有一件事让你临死也知道。我的妻子就是你的表妹。姓王。”

可胡光彩什么后悔都已迟了。一声枪响之后,再商量到哪儿去,这会儿胡焕泉只能说:“事已至此,我也不能再回去了。什么都说不清。只有两条路,一是投奔桂系,如果他们不能容纳,那恐怕就只能在十万大山终此一生了。只不过桂系中我认识的人也不多,当年交情现在还能不能用得上,我也不知道。”

在向广西进发时间,一直没人来追。胡焕泉知道,如果这时就回去,事情还有可能挽回。可是他也知道,如果那样做,也只能保住自己一命,三位团长的性命是保不住的,他们三个全都清楚,做错了也只能错下去。

老蒋确实没有派兵追剿,一则刚才夺取大权,地位还不能说很稳固,二则实在也无兵可派,他只能与桂系联系,不能接受这支部队。过几年再看情势,再作决定。至于胡焕泉是否共产党,很明显,不是,不然胡焕泉也就不会派人查实胡光彩所说是否真实。老蒋只能叹气,误信人言,只能屈杀一员大将了。

胡焕泉带着这九千多人,还没入广西境内,就得到情报,桂军早已严阵以待。胡焕泉长叹一声,说,只能与各位当匪了。半年之后,只剩下三千多人,其他的不辞自别,一一消失了踪影。一个早上,胡焕泉也不见了踪影,三个团长面面相觑,知道再也用不着费人费力去找这位头头。再说,也没了时间,老蒋的军队已经到了,这个仗几乎没打,这些人就散了,三个团长一个饮弹自杀,两个束手就擒。老蒋说,胡焕泉已经就地正法。这两位团长当然都只能相信,可他们的命运最后也没人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