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鞋  

2016-03-05 08:23:1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久没去水帘洞了。

且住,你千万不要误会,以为我同孙大圣交情甚好,其实我从来没有见过孙大圣,我也相信孙大圣同样也从来没有想到过我。我与他素昧平生。

唉,我这里说的是做梦。我好久没有做到水帘洞踏水的梦了。那儿的水是冰凉的,绝不友好的,总是令我感到困窘的。在那儿,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大圣,只感受到自己的耻辱与悲伤,总有一种穷途末路之感,总有一种踏尽天涯无归路之感。

是,我做过很多的梦。

说些什么?世上所有的人都做过很多的梦。

我做过很没穿鞋的梦。赤脚行走在冰冷的水帘洞中,时刻担心溜进水底;或者在冰天雪地是赤脚行走,每走一步都痛入心肝。喂,你做过这样的梦吗?

我不骗你,我曾经有两次很长时间没鞋可穿。第一次是在学校里。五个月只能晚上洗了脚借同学的鞋去窗户边倒水。那是一个干旱的夏季,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打水,还要爬上坡再爬上楼。后来父亲给我带来一双元宝套鞋。冬天,寒假,下雪,窗外雪光耀眼,室内仅我一人。一个人坐在宽大而空旷的阅览室读书,双脚打鼓般击地驱寒。用餐的铃声响了,倒掉这双元宝套鞋里的水,再赶到食堂里去吃饭。没穿袜子。如果穿上袜子,肯定也会拧得出水来。我说给女儿听,她说:真的吗?太恐怖了。还有一次,唉,那惨状,我不忍述说,因为那更加恐怖,那是与摄氏千多度高温联系在一起的故事,说出来,一定会有人问我,是不是喝醉了。我不想让我的事交给世上所有的人。有些苦只能由自己品尝,虽说多次品尝,没一次尝出甜味来。这苦味不是苦瓜的苦,是黄连的苦,想忘记是不可能的。虽说我已经忘记了很多的事。

可最近两个月,我再也没做这样的梦。也就是说,再也不去水帘洞,再也不作极地行。

对,是再也不必做这种梦的时候了。我有好几双棉鞋,我穿得很暖,我为什么要再做没鞋穿的梦?可是,早些时候我也穿得很暖,却常做这样的梦,这是为什么?

有些事多想几遍也就明白了。我的被子换了。喂,你说胡话?没说胡话。现在的被子加长也加宽了。

啊,原来被子短了些,脚就有点儿受凉,于是当年没鞋穿的故事也就在梦中重演。

十一岁的时候,我打赤脚在雪地上走了二十多里路回到家里。开始走时,天呀,那个冷呀,我只能说, 自己去试试。五里路后,脚有了知觉。十里路后,我觉得可以自由支配我的脚了,我小心翼翼地下了河岸,到达渡船上。撑篙的人看着我的脚,什么也没说,没有惊讶也没有怜悯。我怕的是掉进河里,因为下河时那坡上的冰太溜。但过了河上了岸,我才知道,冰也好雪也好,都算不了什么回事。我的脚完全听从我的大脑的指挥,不再是从匹诺曹那儿借来的了。只是到了家,却不能用热水烫脚,得先用冷水泡着,慢慢地才加上一点点儿热水,大约二十分钟或者半个小时后,我才穿上了鞋。

这种体验多,我也不想细说。你不爱听。说这些干什么呀,为什么要让别人同情我?难道还会有人给我几个钱奖赏我再说一段伤心史吗?

我只能希望,中国人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记忆。我再说一遍,现在我有很多双鞋。

2016-2-24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