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移山记10  

2016-03-31 08:58:2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 酝酿新的计划

 

胡象贤回到家里,才吃了半碗饭,就问老婆:“你听说现在还有种黄瓜豆角的吗?”

“你不去看别人的菜地。多看看不也知道了吗。怎么问我?”

“你说我们这儿也有这样的癫子?”

老婆的回答很让象贤生气。“种的不叫癫子,不种的才叫傻子。”

“几千年都没人这么种,你说现在的人却这么种,不癫不猛会这么做吗?”

老婆没做声,过了一会儿才说:“我们也不能这么做,一没土,二没地。不过只种那些大路菜,是卖不了多少钱的,志清早就说过,只是他不敢跟你说。”

老头儿愣了。是呀。自己的菜好,可是人家卖的黄瓜豆角,总能多卖些钱。总以为人家有个温室,其实根本就不要这个。难道世道这么变得快,种菜的规矩都变了?怎么一直没人对他这么说呢?他想起了,人家卖的菜,有一些他不认识,不知道是什么洋东西。可是这些菜他不认识当然也不必种。六十岁了还要向别人学技术,当小学生,这种事说出来都叫人笑话。自己种菜也算得上是一个老师傅了,怎么还要向其他人去学呢?不过反过来想,鲁班现在恐怕也得向人学习如何用机械了吧。可再想,老婆说的也脸道理。那一回在街上看到有个做木货的,用的就是电刨子,省多少力气呀,也要快多少呀。

路过一家,真的看到有人种黄瓜,只不过还才出土,可他认得那真的是黄瓜。黄瓜早就落摊了,还有人种,这世道真的变了。老祖宗的规矩都不作用了。有人曾经问他还有什么别的菜,他当时只是笑,却不批评这个人。就这些菜,还能有其他的菜吗?可现在明白了,能种的菜多呢。很多他不认识的菜都有人种有人卖。可他还只能种老祖宗种过的菜。

来到田边,居然忘记了他想做的是什么。看着几丘抛荒的田,他打主意了。把这些荒田借到手,种上菜,卖给菜贩子,比自己辛辛苦苦挑到街上去卖,哪一样划得来?他心里的那个算盘也就拨动起来。自己的菜让别人赚一次,他不想干,可是,他只当地主,扇着扇子看着人家来买菜,那是什么滋味?可他马上想明白了,别人是开着车来收菜,不会像他一样挑着担子上街去。马上想,如果自己有辆自行车,每天把菜送到街上去,又快又省力又省钱,那该多好,可是快六十岁了,再学骑车,哪有这多时间。

就这反反复地想,到菜园时,老妻已经做了很多的事,他只能歉意地笑笑,放下钯头就挖土。他想这些做什么,也不同妻子说。晚上再到乾生家去,看他们的荒田交给他种行不行。

他以为人家会提出很多条件,甚至这些条件还很苛刻,他以为会谈不拢,没想到乾生娘大为称赞。“早就想跟你说了。荒了这么多田,你怎么不包下来?我们也不会问你要这要那。同一个菜贩子订个合同,你也不必天天来回几十里到街上去卖菜,省工省力,好好好。”

正要走开,乾生娘却说::“你种的菜都是一些老古班的菜,也要种些新鲜的菜才行,那样可以多卖些钱。”

胡象贤又是一愣,好一阵才问:“什么菜?”

乾娘笑笑,说:“你从来不到种子公司去,那些摊子上也有种子卖呀。”

老头儿有点惭愧了,说:“这个么,我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买了回来也不知道怎么种,那不浪费了吗?”

乾生娘不好再笑,只能告诉象贤:“你照那包包上的话去做不就行了吗?种菜种菜,还不都一样种,只要照着他说的时间就行了。你也卖这些菜,可以多挣些钱呀。靠你如今这个做法,你想起新屋,难呀。等你积攒起这多钱,钢筋红砖早就涨了,还是钱少了。”

末了这句才是硬话。象贤听了,好半天说不出话来。等他想说一句什么时,那个女人早就不见人影。

就明天开始吧,他从明天起,要两天才上街卖一次菜了。还要到卖种子的摊子上看看,买些新的菜种回来。回来时也要搭车了,菜担子放在车顶上,也就能上车。他也得改变观点了。他自己对着自己笑了,不也同其他人一样癫了吗?癫了就癫了吧。可是,他还没太大的把握,做得到吗?种不好费工还是小事,出洋相才是大事。想了三遍,最后想,人家能做到的事,我胡象贤就做不到?难道人家都是三个脑袋?

新的计划在酝酿,在成熟。老头儿呆呆地站着,忘记了走路。他有了很多新的想法。哼,到那时候,看是爷挣的钱多还是儿子挣的钱多!

可要做的事也很多,这些田几年没种作物了,先得垦荒,还得烧几堆火土灰,要十来天才能把这些事做完。自己还有这身力气吗?捶打着胸脯,挥动着手臂,似乎还行。

他以为这是绝对的秘密,其实只要他到乾生家去,老妻就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了。可是,妻子什么也不问。一家人只共一个屋顶,想到之间谁也不说,就像陌路之人。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