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移山记8  

2016-03-29 08:21:1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 离家宣言

老头儿呆呆地坐在门前,回忆起这些事情,也听着里面高声谈论,心里总有一点无名火在燃烧。一个在教室坐后排的不要脸的东西,居然还这么不知羞耻,说得这么起劲。自己有这样的儿子,真是丢脸。亲戚朋友来了,真不知怎么解释。可这时老头儿心里又是一震,他似乎听到了女声。这个声音是他不熟悉的,不是老婆的声音,是年轻的非常清脆的声音,不是老婆那略带嘶哑的声音。难道刚才来的同学中有女的?天晚了,还不回去,还坐在这里,回家路上也不怕出事。真是婊子出身!书不会读,就会谈恋爱,这都是女人纵容的结果。本想进去痛骂一顿,可家丑不可外扬,这些事说不得。太阳已经挨山,还在这里说笑,这些东西,恐怕都是不会读书的。没一个是好东西。

蝉声不知疲倦地叫着,里头的人也不知疲倦地说着。老头儿不好下逐客令,可是到了这种时候真想干预这种事情。现在这个世道,年轻人越来越不像话了。他倒背着手,慢慢地走到大门边。里面的谈话果然停了片刻,但马上就有一个声音:“叫爸爸呀。”说了却笑,这是一个女孩的声音,也不知是叫谁这么说,当然不是要儿子叫爸爸。这可真的是怪事。再不敏感,老头儿也想到那种事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全不知道。真的想翻天了?

可突然什么声音也没有了。他看到所有的学生都看着他,他现在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一定酝酿着雷电。他不能像一个杀牛的,不能一脸横肉,只是轻轻地说:“天晚了,早点回去吧,家里人着急呢。”他觉得这一句说得仁慈,像个大人长辈说的话。可他也不想看反应,就这么慢慢地走到屋后边去,他想看看他的牛吃草吃得怎么样了。

到了后门边,听到儿子说话了,“感谢各位,现在无以为报,以后再次感激吧。”他听到椅子声,知道他们都站了起来。他知道他做得对。这帮小家伙不懂事,这个时候了大人们都盼着儿女回家去,却还在别人家里玩着呢。

回到正厅中,学生们都走了。可儿子也不在。他就在厅中等着,等着儿子回来。可儿子过了很久才回。一看到儿子进了大门,老头儿就说:“好好收拾,明天起好好在家里做事,双抢马上要开始了,你也要好好准备才行了。”

儿子却说:“刚才你没听,他们都安排好了。不会误事的。”

“你说什么?他们都安排好了?我说的是我家的事,干他们什么事?”

“我明后天就要走了,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知道,也许十年八年,也许三年五年。”

老头儿摸着扫帚,想打儿子,可看着身高体大的儿子,却不想打,他觉得还有邻居在门外听着。他们对他家的事太关心了,不干他们一点事,也想管。

“我已经找到了一份工作,以后再也不会问你要钱了,这两年我也没问你要钱,是吗。你为难的事,无非是双抢吗,会有人来做的,这就用不着你劳神了。”

老头儿看着女人,可女人却根本就不看他一眼,似乎母子间已经有了密谋,他们已经达成了某种妥协,什么事都只瞒着老头儿一个。这三个人的家,他是少数派,他被孤立了。他在这个家的地位被边缘化了。辛辛苦苦起早摸黑,竟然没赢得老妻和儿子的敬重或者谅解,他真的想砸烂家中的一件东西来泄露他的愤恨。他想砸烂一把椅子,举起来却又轻轻放下,这是自家的东西,砸烂了不会有他人来陪,受损失的还是只有自己。他想再次摸起扫把,用这个东西汇愤,可是这个扫把也许再也经不起磨折,他还是放下了,只好狠狠地踩了一脚,借此泄怒。

儿子静静地看着父亲,从容地说:“我会供养你的。我有了足够的钱,会让你过上好生活,到那时,你就翘起脚儿享福吧。”

“就知道吹牛,就知道谈恋爱,丢你这张脸不要紧,只是把我的脸都丢尽了。少说这些废话吧。为人在世,只有三分能力就不要做五分的梦。我早就想不要你读书了,偏偏要读,你看这世上的人读多了书的有什么用?你看那边一排屋,哪一家是有读书人的?我家出了半个读书人,却连新屋也起不起。你不怕丑,我还怕丑呢。这么一所破屋,还想叫同学们来参观,你还要把爷老子的脸面丢尽,你你你……”老头儿不想再说了,他没有勇气把下面的话说完。

儿子不想作出任何解释,老妻在里面听着,见儿子不想作出任何解释,就说:“     坐在办公室里的人,轻轻松松赚大钱,夏不晒太阳,冬不经风雪。吃香的喝辣的。难道我家就出不了这样的人才吗?”

老头儿几乎笑出声来。可他马上停止了就要爆发出来的笑声。难道真的把儿子看错了?难道这一回儿子真的考得好?于是老头儿就说:“卷子还没改,成绩还没公布,就知道自己考得好?真会吹牛!”

“连自己的儿子也不相信,世上还有第二个像你这么不讲理的人吗?”老妻只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往下说。老头儿正要开口,老妻就说:“吃饭了,什么也不必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