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移山记7  

2016-03-28 08:50:0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从此如同陌路人

那个卢老师看到自己根本就不加理会,这是象贤近年来的奇耻大辱。奇耻大辱除了在过苦日子时被坐队干部骂过之外,象贤一直只是当一个能对人专政的角色,只不过他对专政也不感兴趣。都是几个天天见的熟人,专他什么政呀。可是,能坐在会场里跟着别人举起手臂喊口号,也是一份骄傲。可没想到这个卢老师对待他就像对待一条癞皮狗一样,只看了两眼,再也不想多看一眼。让他受到侮辱,都是儿子的过,是儿子不争气,连累了他这个当爷的。

经过渡口,那屏癫子高声地唱着:“永乐天子定太平,只有黄河水不清。人人都遵圣贤教,东海无波也安宁。”他唱着,眼睛定定地看着象贤,好像这个癫子把象贤受到的侮辱全看穿了,难道他真的看穿了?这个癫子过去是读过书的。当年胡师长的后人只有他一个留在乡下,而他留在乡下的原因也只是疯疯癫癫,现在是队上养着他。可他是读过书的,一定把象贤看透了。

回到家里,看到妻子,什么话也不说,几个侄子都起了新屋,都有了钱,看到叔叔满脸的不高兴,都想打听一下出了什么事,可象贤只是把那件衣往一张竹椅上一丢,也不像平时一样就到地里去。从来都是那么勤劳的一个人,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当然让人觉得极不寻常。可老头儿却叫一声:“看什么,回去。都是些懒东西。”侄子们也吓了一跳,回家去,但要他们马上到地里去,却是不会的,现在田里工夫很少,种菜也没多少收入,只要自家不到超市里去买菜就行了,谁家还像象贤一样种着菜到街上去卖呢,当农民的比当工人的轻松多了,休息时候多,有几个像象贤那样一天到晚做个不停呢。

这一天儿子回家,当然放下书包立即帮着做菜园里的活,他看到了父亲的脸色异常,知道是什么原因。父亲本来不必去看班主任老师,这个班主任老师爱钱是出了名的,他的脸色,他的感情,全都由钱决定。可是他的父亲不知道这一点,总以为当老师的一个个都是孔夫子的好学生,一个个都只知道传授知识,教导做人的道理。可志清也没想到,父亲把他受到的侮辱全都看成是儿子不争气的原因。所以摸着黑回到家里,父亲对他说,明天再也不必上学了。他才知道父亲的愤怒到了什么程度。可是,儿子的倔强更胜过父亲,居然大胆回答说:“那不行,我还得考大学呢。”

“你看我们的几间屋这个破烂样,再不起新屋也会倒塌了。你就帮着做田里的事吧,起了新屋也还是你的。”语气倒是出奇的和平,看不出有一点生气的模样。连陈金英听了丈夫的话也极惊奇,怎么换了个人,怎么居然说让儿子明天就不再读书了?她想不明白出了什么事。听到儿子说不行,她是支持的,可是她也不敢公开地支持儿子。

儿子说:“现在田里土里的事你都还能做,我还会到学校里去。就这样吧,下个学期起,我的学费就不用你的了,我自己想办法。”

老头儿惊奇了,愣了片刻才说:“偷?抢?跪到大街上向人讨?拿个化缘簿子去化缘,见人就叩三个头?”

这你就不要问了,反正我不会再用你的钱。这就行了吗?如果你还是那么嫌我,我就到学校里去读寄宿,也不会在你眼前现眼,好吗?

老头儿举起手来,儿子也站起身来。老头儿还是放下了手。事情闹大了,左邻右舍都知道了,那真坏事,家丑不可外扬。象贤是个有见识的人,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可他想不出儿子可以不用他的钱的道理,那么钱从哪来?三个女儿从来没孝敬几个钱,回娘家就那么一点东西,都是自家出产的,难道她们都暗中支持弟弟读书?对。那三个家伙一个比一个厉害,都是把钱看得比命还重要的,哪会出钱让弟弟读书?所以象贤生气了,轻声说:“我不能看着你进班房。不要把一家人的脸都丢尽了。”

儿子笑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做了点小生意,卖笔芯,学费钱是有的,你就不要再操这个心了吧。”

老头儿放下筷子,看着儿子,好像不认识了,过了一阵才再次摸起筷子说:“好吧,你就去读你的书,还是读通学。能帮得上一点忙,也算是为家里作点儿贡献吧。起了新房还不都是你的。”

“新房是要起的,只不过,我今后会买自己的房。我也不一定会回来住,我会在外地找到一份工作。如果迟几年,我就能出钱帮你们两个起淅房了。能等到那一天吗?”

老头儿自言自语般说:“坐教室后面的人也考得上大学?哼!”

可儿子笑了,说:“读一中的人有几个考不上大学?就算他再不会读书也可以考上一个专科呀。我想我要考一个好一点的大学。打个赌行吗?”

“就会吹牛!”老头儿再也不理儿子了。可是从这一天起,他再也不问儿子的学业成绩如何,他坚持自己的见解,并不相信儿子所说的话。可从那一次以后,父子之间可说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两个人之间可说是陌若路人。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