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移山记2  

2016-03-21 09:13:4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意想不到的车水人

果然,没多久,就有一大群人说着笑着走过来了,连那辆手动水车也扛了回来。岂止是扛回了水车,还带来了无边的欢乐与喜悦。象贤说:“怎么水车也回来了?”一个同学说,谷子都黄了,还要什么水,田都满了,恐怕你还得放掉一点水才行呢。象贤说,怎么这么快?志清说,他们一身都是力,这么多人轮流车,真是不费吹灰之力,有什么难呀。车放哪儿?

象贤愣了一会儿才想起他该做什么,立即把水车放到了厅屋中固定的位置,有个长长的钉子钉在墙上四米高处,要把水车搁上去。以前一个人放那儿,总得费很长的工夫,还要一身好大的力气,几个人做这事,举的举,推的推,就真的只不过是小事一桩,说两句话就放好了。可是茶还没烧出来,只能喝井水,而儿子已经挑着水桶到井边去了。几个同学好奇地跟着去看那口井,没多久就带着一路笑声回来了。陈氏马上说,到这儿吃饭吧。志清说,那哪行,我们的炉仓也煮不下呀。你就多说几声谢谢吧。这时太阳已经挨山,这些同学也就背起他们的书包和简单的行李,无非是被帐,立刻赶回家去,当然也带走了无限的勃勃生气。乾生他娘看到这个热闹场面,又来了,可她来了同学们已经走了。乾生娘说:“象贤呀,你总说志清不懂事,到底是志清不懂事还是你这个老头子不懂事?他一个人做的事比你一天做的事还多,你有福气呀。”她一说就没个完,看到象贤不那么愿意听她这番扬崽抑爷的话,这才停止了她的演说。

太阳已经完全到了山后,铁猫也拿着竹篙回来了。他回家要经过象贤家门口,看到乾生娘也在这儿,就问,什么事,好像都有点喜气洋洋的。乾生娘就说,这瘟老头总说儿子不懂事,考完了还帮你去撑船,自家的事却不做。养着这样的儿子真没用,可田里的水已经车得满满的,今年再也不必车水了,只等着收割扮禾了。你说是哪个不懂事?

铁猫扶着竹篙说,我请他帮我撑两个钟头船,我付了钱的,这位老人家却说我是剥削,真是冤枉。我家里也有事,也想车水呀,我哪能时时守在渡船上呀。我还得车水去。你倒好,什么事都做完了。说着,铁猫也就急匆匆地走了。夏天日子长,他还可做一段很长的时间呢。

这时老头才记起他一直担心的事,就问:“考得怎么样?”哪知儿子却回答:“这也要问吗?考得好你真的就打算送我去念大学?早知如此我就好一点考。可惜你这话说迟了。已经考完了,明年我也不会再去考了。”

乾生娘以为老头会很不高兴,没想到这老头却如释重负,说:“也好。我每天挑着菜到县里卖了回来还要做这做那,太辛苦了,真的吃不消了,有了你,明年我们就可以起屋了。你看,我们的房子夹在他们的房子中间,就像叫化子站在老爷们中间,这个寒酸,亲戚们来了见了也不像。再说,再过两年你就要成家了,没一所新房子谁家的姑娘会来呀?”

可乾生娘已经看到志清脸色变了。她马上就说:“老头,你再也不要这么说了,志清是要去读大学的。你真的要把他绑在你这柄钯头上?”

“哼,麻拐子也想上天?真有那个本事,再说吧。”象贤说着,想一想,现在还有什么没有做完的事,可是想来想去,现在好像没有事情可做了,到菜园里去,也没多少事可做了,即使去也不过是喂蚊子。何况太阳早已落山,剩下的事只有洗澡吃饭。于是他站起来又坐下去。

志清说:“考得好再说?真的考上了一个好学堂,你送不送?”

“喝烂米汤一样,你以为大学是这么容易考的?真那么容易考,个个都是大学生了。”

志清却说:“说句实话吧,真的考上了,我也不会要你的钱,我自己挣钱。现在至少头一年的学费我已经有了,你信不信?”

“偷的?抢的?你会画票子?那是犯法的事,你知不知道?为人在世,犯法的事不为,闹人的药不吃,你这也不知道?亏你还读了高中。书读到屁眼里去了?”

正在办晚饭的陈氏出来了,细声地说:“乾生娘,不瞒你,我们的志清也学会了做点小生意,老师都不知道。他卖笔芯,卖作业本,同学们都买他的,比店子买便宜些。他挣了些钱,准备做学费的。老头子你你想说一句什么?你放他走他当然会走,你不放他走他也会走,明白了吗?”

老头叹气说:“读了一个大学有什么用呀?读了一个大学我就不用种田了?我就享清福了?做媒的就踏破门槛了?我就看着你帮我抱孙子了?”

陈氏听了,不再同老头理论,志清也进屋去,他本想到池塘里去洗个澡,看到父亲这个态度,也就只能在家里洗澡。当然他洗的是冷水。即使在冬天他也只洗冷水澡。可老头看着乾生娘回到她家里去,他一个人仍旧怔怔地坐着,他一时还没有理清这两个钟头中所得到的印象。他没想到儿子已经有了私家钱,儿子大了翅膀硬了,可以起飞了,他想做什么他这个做爷的再也拦不住了。该为此高兴吗?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的新屋梦在这一瞬间全都破碎。他知道儿子是不会帮他起新屋了,也许他到死也只能住在破破烂烂的房子里,再过几年上不了屋检修,也就能睡在床上数星星。一到下雨端脸盆。他只能让人笑话。没能力没本事!苦挣苦力一世,到头来起个新屋的梦也做不成。可是,他现在拿着这个儿子一点办法也没有。儿大爷难做呀。可那乾生娘却还在说:“你们兄弟家,就你们家第一个出大学生,光彩呀。”

“放屁,八字还没一撇,就说得好像是真的!屎还没出来,就打得狗尖叫。你回去吧,我不想听!”老头火气上来。连最关心他的邻居他也得罪。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