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知足  

2016-03-19 08:43:4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足(小说)

老向已经成了书法家了。他退休以后就成了书法家协会的一把手,也是省书法家协会的理事之一。

人生苦在不知足。那些自命为书法家的人,总喜欢写些成语,比如,他们就喜欢写什么“无欲则刚”这一类的话。

这是老向所说的话。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没在场,只是听人转述,到底原话是不是这么说的,当然我也不知道。现在很多事情都是无法究其真假的。

可这一天我终于见到了老向。我也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老向。十年不见,他那模样儿也发生了变化。头发不知怎么的,留得这么深,大约也只有这样才像一个书法家吧。他没穿西装,穿着一件工作衫,上面竟然还有墨痕,恐怕是洗不干净的了。

他正在赏玩一张钞票。我不经意地问一句:这是新钞还是假钞?他抬起头来,可他什么也没回答,只是看着我。我的目力已经受损,但马上就看出来,这不就是老向吗?怎么大驾光临我们这个小县?陪我的人马上说:“正想作介绍呢,没想到你们认识。”

握手之后,老向这才说:“这是新币。我刚才想起一个人,你应该认识的,他就栽在贩卖假钞这件事上。”

是那个胡某吗?

他马上说:“正是。他是我邻居的妻侄。这个人太不知足了。一个人的欲望不能太大。他已经有了一份工作,虽说当时只不过是一个民办教师,可是只要能够熬下去,总有一个转正的时候。可那正是改革开放初期,看到那么多人发了财,他心动了。于是他也就走上了错路。”

我坐下,接过一杯热茶,从容地说:“对。我认为他失足也在于不知足。他是我的学生。我路过他家时,顺便也到他那儿看了看。他父母亲都已经去世了,他却不想就结婚。如果他母亲还在,我想他走的人生道路会全不相同,会安分些,结婚生子,当一个普普通通的教书匠。”

老向打断了我的话:“啊?是这样的吗?可我听说,他根本就瞧不起那些女子,所以后来就没一个媒人想上门提亲了。他还想进中、央、文、革呢。”

“大串连的时候他到了北京,也见到那个掌握大权的机构中的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当时几乎天天都出现在报纸上。凭着一篇文章,他就受到了此人的接见。”

老向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其眼神是希望我把这个故事说下去的。

“他写了一篇关于永动机的论文。他想推翻热力学第二定律。那个声名赫赫的大人物给他写了一张条子,让他到湖南图书馆借书。我看到他时,桌子上椅子上床铺上,到处都推放着俄文的图书。大都是物理学方面的。只不过有几本我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书名会同物理学有所关联,不知是我的俄文水平低了,还是他看错了书名。”

“你什么时候学的俄语?”

“自学的,学着玩儿。我想小胡根本就没法读完这么多的俄文书。大约有五十来本,都是老厚的书,可是我也只能对他说,你研究的这个题目还是放弃了吧,好好地当一个民办教师,等待着转正的时候。没想到他的回答让我惊讶。”

我饮茶,老向呆呆地看着,明显地希望我把这个故事说下去。

他说,工资太低了。而且现在他研究的这个课题也太重要了。他把他油印的一篇论文交给我,说希望我能交给我的一个朋友看看。我的这个朋友是搞物理的。拿着这几千字的论文,我震惊了。我曾读到过一个讲话,那个赫赫有名的文革“大将”曾说过,有革命小将敢于向资产阶级的物理学挑战,这是好事。我没想到这个敢于向传统物理学挑战的革命小将竟然是我过去的一个学生。可他这篇论文从字数来看也太没有分量了。我当时说,我的那个朋友不会同意你的这些观点的。再说,我也不会同意他的这些观点。我说我也不是一点物理也不懂。可是我还是把这篇论文带走了,也真的赶到了省城,把这篇文章交给了我的朋友。结果当然还是那句话,朋友要我劝这小胡放弃他的这项研究。他交给我那两页纸,我撕了,丢进了垃圾篓。对小胡的这片心血,我们都这么地不屑一顾,小胡见了,恐怕也会伤心不已。一篇要颠覆物理世界的论文,竟然成了一页废纸,他能不伤心吗。他心目中的珍珠,我们只把他看成鱼目;他以为那是稀世奇珍,我们却看作破瓦片。人生之不遇,有过于此者乎?可惜他没亲见。本来世上很多事情不亲见为好。很多事情亲自见到听到了,是太伤心的。还有一点恐怕他也没想到,或者是忘记了,物理学现在并没有人说它姓资,也并不因为有革命小将向传统物理学定律挑战而改变其内容。

老向说:“你劝他安心教书了吗?”

“说了。我也说他对其现状应当满足,比其他的同学情况要好些,至少有一个固定的工作,可以为人师范。可他能听我的吗?我专程到他家里,再次谈到了我的意见。明知我说的什么作用也没有,等于说服太行王屋不要阻挡愚公出进的大路,自动搬家,可我还是说了。但是,天帝可以搬走太行王屋,我却不能说服小胡,所以我再也不去他家了,即使过其门而不入。这种人,在文革时是很吃香的,文革失败了,文化固然所革无几,物理学更是岿然不动。他怎么能让他的梦想变成一场恶梦呢。我也不知是那个文革名人害了他,还是他的本性害了他自己。可我也没想到他的结局会是那么地惨。”

话说完了,老向当然知道此人的结局是什么,可是陪我的人却想问。我说:“结果他走上了贩卖假钞的道路,因为他也想结婚了,可是结婚是要一大笔钱的。他就做一本万利的假钞生意。结果可想而知。他完了。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句话说得对极了。世上确实有很多人就因为不知足而断送了他的前途。”

“他判了几年?现在几十年过去了,出狱了吗?”

老向站起身来,他不想说,我也无言。我对此人再也没了兴趣。就像一张废纸,丢弃了也就丢弃了,有谁关心一张废纸的下落呢,风扬之,水淹之,土埋之,都是没人关心的。

2016-3-10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