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龙杠记58(完)  

2016-03-15 09:00:5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8

坟前的几支香已经快要燃完了,可王罗生的故事却还才开始。近午的风吹着,令人爽快。可罗生的语调,却是忧伤的。

“冯县长听到了胡宣徽去世的消息,本来也不会把它当回事的,可偏偏这个消息同胡焕泉的事联系在一起,这就有事了。冯县长不喜欢胡焕泉这样的人,他总说是小人得志。陆先生是深知这一点的。当然我是后来才知道的。我花了几年的时间才把这事调查清楚。他从你家出来后,就让轿子到了胡家。这时胡家的丧事还没办,还是在商量该怎么办。突然看到县长来了,居然也点慌,县长怎么也会来吊丧呢?这件事怎么会惊动县长呢?胡宣徽的三个儿子本来就只知道吃喝玩乐,家财不大,可是游手好闲,没一个习得正业。那时正为此发愁。”

陆先生趁着罗生停顿,插上一句:“好像听说后来这三个儿子都……”他不往下说了。因为他确实不知其详,对这种之事只能提个开头。

“对。也就同这件事有关。冯县长向他们献上一计,说既然宣徽先生去世与胡焕泉有关,何不就趁此机会给胡焕泉狠狠一剑,让他永世也不得翻身。那三个没见识的儿子当然对县长大人言听计从。于是冯县长就发了一个电报。这个电报说胡焕泉是共党,已经打进了国民党,开始掌握军权了,此事当然非同小可。胡光彩听说胡焕泉骂死了父亲,而且听说冯县长已经掌握了胡焕泉是共党的证据,当然会马上采取行动。”

于是罗生把胡焕泉所做的事说了一遍,虽然不能说得很全,但是也都能说到点子上。说到胡光彩的下场,陆先生叹息不已,曾会长也为之唏嘘。可怜胡焕泉到死也不知道胡宣徽的事,如果知道了也会后悔不已。当初不同这个族长往来,族长如何死的都同他没有任何牵扯。罗生也说:“家兄也错了,已经过去了的事就算了,何必还写那么一封信,结果送了好些人的性命。”

陆先生说:“送掉了哪些人的性命?”

“就在那一年大办农民协会,说胡焕泉是共党,当然会查,这句话因何而起,农民协会的人抓着了胡宣徽的三个儿子,也动用一些刑法,还拉着他们三个游团。那三个中两个没多久就折磨死了,剩下一个,第二年也死了,可怜胡家就剩下四房孤儿寡妇,日子过得极为凄凉。因何而起?就因为想到的是复仇二字,如果能忍,这事也没有了。到现在胡宣徽家的孙子一辈,可说是凋零殆尽。这不正合古人一句话,咎由自取吗。”

陆先生问:“姓冯的呢?我也不知其下落。他到哪儿去了?”

“你想,那十万大山一役,哪能真的全都消灭?跑出来的有一多半。真正罹难的只有那么几个。他们都是军人,更知道复仇是怎么回事,等他们知道了那些事全因姓冯的而起,于是也就有人一路追踪。姓冯的也知道了有人追踪,官也辞了,跑到了上海。正好胡焕泉的一个部下也到了上海,把这事探查实在,就把姓冯的暗杀了,还特意让人知道这事。租界上派人来查,可这黑社会的人你到哪儿去查。他们早就无影无踪,浪迹天涯了。”

陆先生也大发感叹:“姓冯的为了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害死许多人,到头来也害死了自己。可惜可怜。”

曾会长却问:“你知道胡焕泉的儿子的下落吗?”

“你问的是他在外的儿子还是在乡的儿子?”

曾会长说:“对,他在外应当另有妻室。只不过那是我不认识的,我当然只关心他在乡的儿子。”

“听说在刘绍祖那儿做事。刘绍祖当上了校长,他对胡焕泉的印象较好,所以对其后代也多加照顾。”罗生简略地说了一句,曾会长也就不再往下问。日已过午,罗生也站起身来,他说,他是从上海回来的,此次也不会到其他亲友那儿去。胡宣徽本是他的表兄,是至亲,可是他们一家因为革命与反革命,结果成了生死对头。现在他们王家在故乡再无亲人,所以他明天就会赶回上海去。

才行几步,曾会长突然想起一件事,就问:“你知道这是你大哥的坟?”

“是胡焕泉草草安葬的,他做了一个记号,时隔多年,他回乡时那个记号还在。虽然回家才几天,可他还是抽空到了这里,当然同我一道。后来我就重新修坟,把家兄迁葬此处。他们的生死友情,得到的却是那么一个结果,谁也想不到。”

三人慢慢地走着,鸟儿仍旧叫得那么欢,它们不知人间的悲欢离合,不知人间的恩仇情怨。三个人都站了好一阵,听着那鸟叫,再在王佑生的坟前三鞠躬,这才离开了坟地。曾先生的有人等待已久,于是曾先生邀请二位客人到他家去吃饭。对此行所为何事,曾先生却不愿对家人透露一字。可是,第二年清明和王佑生的忌日,曾先生总是亲自到那坟前去点上一把线香,烧上几陌纸钱,家人也陪同过几回,当然也就知道了这个秘密。

时间静静地流驶,胡焕泉的事也不再为人所知。王佑生的墓也不再存在。所有的故事就像天上的云儿经过,云去了,留下的只有那天空,可天空什么也不会对人诉说。胡焕泉到底是被蒋所杀还是逃出十万大山,那就永远不为人所知了。也许只有某处深山古寺,才知道胡焕泉的最后故事,可是那也不能叫做故事了,今天与昨天是绝对的相同而非相似,那是不能叫做故事的。这些故事中的人物的后人,也不会讲述前人的事,也许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吧。只有江水还在流着,今年同去年一样。

仇恨有时也是一味毒药。

 

2015-8-20写完

2016-3-7修改完毕

后记:真实的胡师长最后只能在十万大山为匪,后被蒋歼灭枪决。这儿是写小说,人物的社会地位变化了,所设计的结局当然也有所不同,敬希谅解。2016-3-14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