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龙杠记38  

2016-02-02 09:40:0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8

正如陆先生所顾虑的一样,胡宣徽的大儿子正在在广州。他的官做得不可说小,虽说不能直接与那些大人物一起说话,可孙蒋胡陈廖诸公他都见过。但现在他也惶恐莫名,局势的变化使他不知倒向哪一边才好。那个姓陈的同姓孙的闹翻了,现在姓陈的真的沉了,逃到香港去了。于是姓蒋的大权独揽,气焰薰天,自从孙先生离世,蒋先生似乎有些事情就与孙先生有点儿不同。嘴里说的与实际做的常常不是一回事。可风到底会向什么方向刮?这个问题胡先生想了好几天也没想明白。

他所说的话应当也有一定的影响力。现在他的办公室里正好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帮过忙的胡汉泉。此人也是湖南同乡,他现在已经当上了营长。听说这个胡光彩先生曾经很看重他,为他说过一些好话。他不明其所以,但此人不可不谢。

可是刚看到此人,胡光彩就知道他做错了一件事。这个人并非身材非常高大的人。惊心渡的那个驾船人,胡光彩小时候见过,那时胡焕泉也不过刚好学习撑船,可是才十二三岁的人就长得那么高大。可看眼前这个,难道此后那个胡汉泉就不再长高了吗?

问到贵乡何处,此人的回答就让胡光彩明白了他多年来所做的事全是白费工夫。他所做的对于他同胡焕泉之间的矛盾全无好处。他现在已经知道他应当帮忙的叫胡焕泉了。可打听了很多的人,军队中师团一级的官长中根本就无胡焕泉此人。

含糊地说了几句好好干,胡光彩再也没有什么话说,只说欢迎他再次来访,但他也知道,此人再也不会来看望他了。以前种种譬如晨雾,太阳一出就消散。从此他同此人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牵连。这位营长也就更加莫名其妙地离开了这儿。他所送的那点儿土产也放在桌子上,胡光彩根本就不想去拆开那包装。也许就会让这点儿东西一直放在这儿,也不好意思把它带回家去让儿女分享。现在他考虑的是这封家书该怎么动笔。当然他只能承认他多年了来所做的只不过是一件傻事。而且这种事说出去再过一百年也还是笑话。

听说许将军已经离开了广州,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那位营长,也许马上就得改换门庭。如果成不了蒋先生的铁杆粉丝,所面临的命运也就难以想象。

写家信是小事,胡光彩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那个叫胡焕泉的人现在叫什么名字,如何与之建立联系,摸清此次他可能回家的意图。可是在一次偶然的闲谈中,他就得到了线索,一个叫胡然的最近可能要回家一趟。问其籍贯,确系同乡。这就让胡光彩出了一身冷汗。他对这个似乎有点目空一切的大老粗确实有点看不惯。此人打仗太神了,闽南数战,冒死犯难,于枪林弹雨中捞取了奇功。虽然多次受伤,可大难不死,按中国传统的说法,必有后福。可是,胡光彩历来对这种人不那么看重。他对那个独霸海南的邓本殷就很有点看不起,这种人看似很有点儿政治头脑,其实在政坛上也是摸不清东西南北的。这个胡然与邓本殷全是一路人物。听说胡然与那个姓邓的也有交往。

可是,这个胡然在这么一个极重要的时刻,想到要回家去,有何打算?不只是要丢下上万军队回家去,还要这么张扬,倒很难摸清其心思。

年关将近,这胡然很快就要启程了。写封信恐怕途中多有耽误,只能发个电报了。

拟好了电报稿,胡光彩也就不慌不忙,慢慢地上街来。到电报局路也不太远,所以他借着这个星期天休息的机会,也想好好地观赏街景。

刚到电报局门前,就看到了一个个子很高大的中年人,正从汽车里走下来。胡光彩不经意地看看此人,此人也不经意地看着胡光彩。双方都凝固了目光,双方都在搜索记忆,双方都明白了现在他的对面是什么人。

“你是胡宣徽族长大人的长公子?”这个军官问。

“你也是惊心渡口的人?胡焕泉?”胡光彩也这么问。

可他们是同时发问的,但即使没听清对方的回答也知道对方的回答是什么。

胡焕泉大声说:“他乡遇故知呀。什么事都不必说了,先饮三杯再说。”他过来挽着胡光彩的手,也不容胡光彩作出任何解释,就用一种军人的蛮横把胡光彩拉进了不远处的一家酒店。胡光彩不能说没同军人打个交道,但这么直率还是第一回见到。他也只能表示出热情。很快胡光彩也就融入了这种热情的温暖之中。

与他的想象不同,这个胡师长虽说懂不了多少古诗词,可是对聊斋故事,三国水洲,却还是极其熟悉。他们当然在一个单间,就他们两个,连勤务兵也不许上来。

“现在可说是非常时期,有的人的画皮很快就会撕破,就会露出真面目。在此风云变幻之际,要选对一个目标可说也真不容易呀。胡兄,如果你走对了路,要提携兄弟一把呀。”

这能说是大老粗所说的话吗?

胡光彩的电报稿不改也不行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