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5  

2016-12-09 09:18:5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

惩治了那个县尉,张文李武他们知道了前途的凶险,当然也不可有丝毫的疏忽大意。当晚都骑马赶到高邮城外的旅店歇息,那徐方居然没有再来。

睡时,四人一室,这样万一有事也好相互照顾。这时张文突然说:“那个蒙面人到底是谁,牛哥儿,你想过了没有?”

李武本想睡了,听到了这句话,就坐了起来,看着张文,问:“难道你见过?对。你来过南方,在南方比我多见过几个人。说,不要这么含糊。”

“你这个人,有的时候粗得让人怕。你听那个人说的是什么话?”

“咦,是呀。是河南话,或者说,就是南阳话。难道他也是从南阳过来的?”

“还不细。你注意他的举动了吗?”

“不要卖关子了,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你呀,我怀疑他就是宛王的二公子,我同他在青龙寺打个一架的,只不过他母亲的阻止,才休手收兵。你看那举止风度,全是一种贵族气质。”

李武却睡下,钻进了被子才说:“你呀,想得那么多,这么下去会癫癫疯疯的。睡吧。”

张文却来回踱步,李武不耐烦了,说:“在青龙寺你杀得了他,偏偏要放走他。你看上他那娘了?好色之徒!”

张文要掐李武耳朵,可是李武却动也不动,张文只能休手。不久后李武就有了粗重的鼾声,张文也就不再言语。

次日一早,四人一道骑马出发,骑的是官马,却都穿着便服。一路虽有阻截,可都望风披靡,不战而逃。也许先天晚上县尉已经发出急报,有四个骑军马穿白衣的人,如何厉害,不敢抵抗,即使有抵抗,也只不过虚张声势,敷衍一回。四人疾驰,当天傍晚就到了离扬州十里之处。此处有一小镇,就叫十里铺,三五十户人家,五六家旅店。其中一家比较僻静,店名叫做和义,杨柳丛中,鸡鸣树上,狗吠门前,禾黄豆熟,瓜硕菜茂,前临大路可驰马,后有清波可乘船,进退两便,正好楼下还有空房,内外两间,正好合意,四人进店,张文就问店主:“认识柔剑吗?”

“原来是柔剑的朋友,请进请进。”那样子特别亲切。

四人也就住下。太阳西下,鸦鸣雀噪,炊烟四起,晚饭也来得早。可张文要做的第一件事却不是吃饭,他说:“未进营盘,先寻败路,我们把逃走的路弄清楚再说其他的事吧。”主人听了也就知道这几个恐怕给他家带来的不是铜钱而是麻烦,可柔剑的朋友哪一个不是这类人物,只不知这一回有没有风险。

张文问:“你们这地方是兵家必争之地,兵来了,你们怎么躲?”

“客官看了地势,当知如何逃生。”

“你那几间杂屋似有别用?”

店主笑而不言。张文当然知道他说对了。但愿不会走那条路吧。

睡下了,仍旧照例轮流睡觉。可一夜无事,到天亮时似乎有事,只觉得凉风习习,直往被子里钻。张文睁开眼睛,看到窗下一片光明,原来有了一个孔洞,大为惊奇,一跃而起,再看时,发现李武正抓着一个瘦骨伶仃的人,捆在几案上,看到张文的目光,就说:“想不到只来了一个挖眼贼。”

张文问这贼:“也没根綯牵着你,偏偏我们到你也到,那么一定有个人推着搡着你来,是个什么人?”

可这小偷儿却不敢说。张文说:“哎呀,莫弄得我手痒,我们每天只做四件事,吃饭睡觉拉屎尿,还有一件是割人脑袋做粪瓢。前天晚上就杀人无数,还没听说?你不敢说,我就把你杀了,看你说还是不说。刚好今天还没开戒呢。”说着拿着那小小的铁片,那刀刃在朝阳中闪着凛冽寒光。张文说:“想死得快当点用这个。还有,这是一种药,让你吃了,半个月就死,最后那两天,你就会尝到生不如死的味道。想要哪一种?”

“我说了也是死呀。”小偷似乎还不那么相信张文的话,没有表现出那种瑟瑟缩缩的恐惧感。

“好吧。能杀你者权势非比一般,扬州境内只有一人。我想要你说的,你也不知道。我只问你,命令你的人高矮肥瘦如何?”

“中等身材,蒙着面孔,哪能知道他年轻年老肥胖清瞍呀。”

“看来你也什么都不懂,是王爷的人?”

“不干什么王爷的事。”

“我问你,要你偷什么物件?是这个吗?这个东西是朝廷给的,能让你偷去吗?这点儿东西也保不住,朝廷还会用我们吗?好不省事。今早不想杀人了,你走吧。”

“只说什么东西都行,你就随便给我一点什么吧。我也好回去交差。”张文以为他马上就会拔脚逃跑,可没想到他是一个老贼,恐吓对他根本就起不了大的作用。

张文哪会给他,嘴一努,李武也就松开了绳索,踢了一脚,说声走,可这小偷哪敢就走,李武一把提起此人,就像提一把稻草,丢到门外,也就不管了。那小偷爬了起来,看了看,一溜烟跑了。

哪知刚到门口,就被店主抓住,噼噼啪啪接连响了十多个大巴掌,打得这挖眼贼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指印纵横交错。这可怜的东西跪在地上叫爷叫娘,声音也嘶哑了。店主拖着这个贼进来看了那大洞,又打了几下,大为不解地说:“居然偷到旅店来了,这可真是从来未有之事,该送官去!”

张文说:“算了吧,这么个蟊贼也打,打脏了手。我出点儿钱给你请个工来修理。”

“要打掉他这点傻气,免得吃惯食上了瘾。从哪里进来的?”

又拖着走,这个贼说:“是有个人把我举进来的。”

店主吃惊地再问:“啊?还有同伙?从没听说你还有同伙呀。什么人?他叫你来偷什么?”

这贼说是个城里人,弄不清来头,说随便偷点什么都行,就可以去领奖。这话一说,就让众人莫名其妙。偷到了东西还有奖?太匪夷所思了。

张文问:“你这兔崽子,是那蒙面人吗?”

小偷说:“不是,是另外一个,也蒙面。他们是不是一伙我也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