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4  

2016-12-08 09:57:3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再说李武的船,日暮时到了一处市镇。听到人声嘈杂,便知此地安全,绝无劫船匪盗。听说这儿离县尉衙署很近。李武却对李实说:“小心为上。张文已经分道扬镳,我再失错,让他笑话。”于是两人轮流睡觉。雨云散尽,星光明亮。市息人静,风微浪轻,蛙声阵阵,秋虫声声,唯闻箫鼓之声隐隐约约。

二更时分,果然看到岸上灯光明亮,听到岸上人声:“就是这条船。”李武踢醒李实,二人背上包袱,立即到了船头,看得到弓箭手,都持火把,明晃晃的照亮了河岸。李武抢先跳上岸,动作之快,如闪电流星,箭未离弦,早已砍倒一个。只是用力不很大,不然早就毙命。接着,一一点去,无不应声而倒,弓弦断裂的嘶嘶声,弓臂弹开时的噼啪声,打在手臂上的砰砰声,人们的哎呀叫唤声,连续不断,而李武手法之快,让人防不及防。于是哭嚎相继,没等长官下令,早就夺路而逃。听得有个长官大声叫唤不能跑,李武脚步也快,马上就给了这个家伙一剑,这人负伤哀嚎,一声号令,众人带伤而逃。李武也插剑入鞘,不想穷追。没想到这帮人没跑多远又跑了回来,李武大声叫:“不要命了?刚才没用力,饶你性命,还不心服吗?”马上就跪了一排,连叫饶命。河中的船都已离岸,可也不敢远去。不一会儿,就听到马蹄声,昏黑中也看不清是什么人,李武正待上前砍杀,却听得张文声音:“牛老哥,张文在此。杀了多少?”

县尉赶来了,火把照亮河岸。张文怒斥:“你是维持地方治安的,却纵兵行凶,处事迟缓,想在朝廷与叛逆之间脚踏两只船,投机取巧吗?”

县尉连声说不不不,李武就说:“这帮人很有组织,动作整齐,号令严明,恐怕你并非处事迟缓,而是来检阅成果吧!”

张文也说:“哈哈,正是。如果我能放心,也就不会转来。你可知道,我们两个有便宜行事之权,或者说是有杀人之权,你该当何罪?”

县尉说那是英公府的人。说时缩颈弓腰,舌头也大了,火把光中也看得见那回避躲闪的目光。张文冷笑着说:“哼,我已问过几人,都说是奉你命令。你早就背叛了朝廷。即使他们是英公府的人,可蛇无头不行,没你指挥,他们敢动吗?嗯?”一声嗯拉得老长,语轻意厉。

县尉无言可对,可也做出一个无所畏的样子出来,似乎生死置之度外,也像是有恃无恐。

“牛哥儿,此人留着无益,是吗?”

可县尉图穷匕见,一声大呼:“都给我上!”三五十人立即围了上来,二话不说,挥刀就杀。张文也不便丢石子,只能夺得一把刀,与张虚李武李实三人合力诛杀,可片刻之间,就有一二人倒地大叫,其他的却没一个上前相救,反而都落荒而逃。张文提剑四顾,只几个呻吟者在。张文立即捡起一个火把让张虚照着,给伤者用药,真是放下屠刀,就做菩萨。

突然听到响动,张文按倒张虚,自己也伏到地上,掏出一把石子盲目打去,马上就听到了哎呀之声。张文举着火把一照,正是那个可恶的县尉。他已身受重伤,再也没有还击之力。

李武大叫:“让我来!”

这时就有一人在马上大呼:“刀下留人,杀不得呀!”此人很快就到了近前,在地犹燃的火把光中,看得见是个蒙面人,也不知其年岁。

“汝是何人?”张文问。

“武元春派来的人。此人不能杀!”蒙面人亮出了他的证件。半明半暗,也不知其真假。

既然如此,也就饶了此人不杀。可这蒙面人却不再与张文等人交谈,只是派了几个还没受伤的扶着这个县尉去了,对其余受伤的人却不闻不问,于是留下一片骂声。可张文也顾不这许多伤者,只能顾自己的事了。

李武李实各夺了一匹马,与二张共同前进。可才行数里,那大刀徐方就到了,这一回他再也不搞外交,不逞言辞,挥舞长刀,拼命杀来。这长刀重约五十来斤,速度快,力量大,徐方又技艺高强,一把刀耍得忽溜溜转,只见刀光护体,白光缠身,再兼徐方身着盔甲,李武的长剑当然无法抵拒,只能让开些。可徐方也没想到,李武虽说身躯甚巨,却甚是灵活,眼看退到河边,再无可退,只能用力挡开一刀,退到柳树后面,徐方大喜,奋力一刀,把这柳树齐腰削断,枝叶横飞,李武大惊,此人不只是力气大,手段也很不错,他想也没想,把断了的上半截柳树,约莫现在的两百斤重,大手抓住,掷到徐方马前,那马一惊,几乎把徐方掀下马来。李武趁此机会,劈开双腿,身子一矮,就到了马下,待大刀到时,李武一个滚子,避开一刀,顺手刺了徐方臀部一剑,再刺了那马肚一剑,这马就带伤而逃,血流如注,肠子也流了出来,徐方也无法控制了。没多时,那匹马也訇然倒地,徐方也跌下马来,头部受伤。蒙面人却不知何时失去踪影。

张文大喜,说:“今天才看到了你这头猛牛的真功夫,都变猴子了。他骑在马上,除了脖颈眼睛臀部,再无其他地方可刺,你怎么就想到了刺他臀部呢?”

“少见多怪。”李武却非常冷淡,看着那正在挣扎的徐方却不加杀害。。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